甲骨学家董作宾的“学者印”

林夏

董作宾(1895—1963),字彦堂,号平庐,河南南阳人,知名的甲骨学家。

1928年,董作宾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之命,去安阳小屯调研考察,然后主持殷墟遗址的第一次发掘。由此开始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先后发掘15次,历时10年。董作宾“前七次发掘每次必与,后八次的发掘也常往参加”,为殷墟发掘立下了开创之功。(石璋如:《董作宾先生与殷墟发掘》)他始终站在甲骨研究的前沿,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的成果,他建立的甲骨断代学说,钩沉致远,振聋发聩。

董作宾对篆刻情有独钟。他在《〈平庐印存〉序》中自述,十一二岁时,见对门刻字匠周姓兄弟为人刻石章,很羡慕。他极爱刻印,但寒素的家庭哪有石料,只能捡瓦片磨成小方印,以铁锥子剜之,粗成文理。董作賓叙说:“周氏有《篆字汇》,每假以观摩。余之治印兴趣,自兹始也”,“稍长,助先父营商业,则购寿山石售之,且择其美者餍己之欲。尝梦得多石印,极良,喜出望外,醒则又懊丧无端,其嗜之之深如此”。这段经历,对于董作宾日后研究甲骨是有用的。他的同事劳榦说:“彦堂先生曾告诉我,他鉴定甲骨真伪的一种方法,是从原来刻字时的刀法看,而这种心得就是从刻字的方法悟到的。他写甲骨文是名闻天下的,他的书法有深邃的功力,一般朋友们是学不到的,这也是他在刻图章上树立的基础,他不常刻图章,而刻出来都十分好。”(《董彦堂先生逝世三周年的纪念》)

董作宾先后辑印有《董西厢印谱》和《平庐印存》,今日难得一见。“作宾启事”“旦冏造象”“行年五十”等,皆用甲骨文字,线条爽劲,古朴浑穆,深具甲骨神采。

“廉立散儒”是董作宾1942年为傅斯年刻的印章。傅斯年(1896—1950),字孟真,山东聊城人,著名学者。傅斯年为什么以此自命?董作宾有《“廉立散儒”》一文,这样评说:“廉是消极的做人之道,立却是积极的,‘四千学子三春雨是立,‘万卷诗书两袖风是廉,孟真先生一生道德学问功名事业的成就,处处都在这两个字上下功夫。他不但自己廉,同时也痛恨别人的贪;他不但能够立己,而且能够立人。”文末董先生感叹:“莽莽斯世,还有没有像他这样廉洁自守,疾恶如仇,而又科学精神,能够立德立功立言的读书人?”

标签: 殷墟 刻字 甲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