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奉贤区柘林镇一例输入性登革热疫情的调查和处置

胡亚强 顾红英 阮玉琦 顾琴妹

摘 要 目的:总结2019年奉贤区1例输入性登革热疫情调查和处置情况,为制定登革热防控策略提供依据。方法:按照上海市2018年下发的《上海市登革热防控工作方案(试行)》处置标准,对输入性登革热疫点的周围及时采取了控制措施,并开展了现场流行病学调查以及蚊密度监测工作。结果:病例从泰国旅游归来后被诊断为登革热;经及时地调查和处置,25 d内周围人群无续发病例;疫点核心区、警戒区蚊密度监测布雷图指数均在5以下;暂无暴发疫情的风险。结论:及时有效的处置可控制输入性登革热疫情暴发疫情的风险。提高医务人员诊疗水平,加大疫区人员的健康宣教工作是防控登革热疫情的关键。

关键词 登革热;输入性疫情;调查;处置

中图分类号:R512.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1533(2021)04-0044-02

Investigation and disposal of an imported dengue fever case in Zhelin Community, Fengxian District, Shanghai

HU Yaqiang, GU Hongying, RUAN Yuqi, GU Qinmei(Prevention and Health Care Department of Zhelin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Fengxian District, Shanghai 201424,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ummarize the investigation and disposal of an imported dengue fever case in Fengxian District in 2019, so as to provide basis for formulating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trategies of dengue fever. Method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isposal standard of “Shanghai dengue fever prevention and control work plan(Trial)”, issued by Shanghai in 2018, timely control measures were taken around the imported dengue fever epidemic point, and on-site epidemiological investigations and mosquito density monitoring were carried out. Results: The case was diagnosed as dengue fever after returning from Thailand; after timely investigation and disposal, there were no subsequent cases in the surrounding population within 25 days; the mosquito density monitoring Brayto index in the core area of the epidemic point and the warning area was below 5; there was no risk of outbreak. Conclusion: Timely and effective disposal can control the risk of imported dengue fever outbreaks. Improving the level of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medical staff and increasing the health promotion and education work of personnel in epidemic areas are the key to prevent and control dengue fever.

KEY WORDS dengue fever; imported epidemic situation; investigation; disposal

登革熱是由登革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主要经伊蚊传播[1]。近年来,登革热的发病率快速上升,广泛流行于热带、亚热带地区,已成为全球重大公共卫生问题[2]。上海地区目前尚未发生大规模登革热疫情,但是输入性登革热病例为所在地提供了传染源[3]。2019年8月上海市中山医院报告了奉贤区首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奉贤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柘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立即开展了细致的流行病学调查和处置。将蚊密度监测时所抓获的伊蚊标本送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本文旨在报告现将该例输入性登革热疫情的调查过程和处置情况。

1 资料和方法

1.1 资料

资料采用传染病直报网病例信息、现场流行病学调查情况、奉贤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情结案报告以及患者的病历资料等。

1.2 方法

诊断标准参照国家卫生部颁发的《登革热诊断标准WS216-2008》[4],疫情报告、个案调查、病例搜索方法按照上海市2018年下发的《上海市登革热防控工作方案(试行)》执行。

1.3 控制措施

(1)组织调查:奉贤区柘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接到奉贤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关辖区某公司一名职工被确诊为登革热输入性病例报告后第一时间做出响应,组织医务人员并联合镇爱卫办人员进入企业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处置。(2)明确疫区划分:以病例住所及工作单位中心,划定半径200 m之内空间范围为核心区,在核心区外扩展半径200 m范围为警戒区。(3)蚊媒控制:对疫点及其核心区、警戒区实施超低容量喷雾和热烟雾喷雾(氯氰菊酯),快速杀灭成蚊;清除孳生蚊虫的积水,对不能清除的积水投放灭蚊幼剂;对核心区、警戒区范围内的灌木丛实施滞留喷洒。(4)入户调查及健康宣教:对疫区范围内的企业及居民开展健康教育活动,宣传登革热防控核心知识,告知发现可疑症状及时就诊。(5)疫情跟踪:向奉贤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每日可疑病例的健康救治情况、共同暴露者的医学观察情况、以及媒介伊蚊的监测情况等。

1.4 蚊密度监测

布雷图指数法:检查核心区和警戒区内居民区、单位室内外蚊虫孳生地,每个片区的核心区和警戒区各检查不少于25户居民(单位),分别记录核心区和警戒区检查户数和阳性积水容器数。有幼虫孳生积水点记录阳性积水容器数,核心区每3天监测1次,警戒区每周监测1次。

成蚊密度调查:在核心区、警戒区和蚊虫异常增高区域、重大活动保障区域采用双层叠帐法监测成蚊密度,伊蚊监测在15:00~18:00进行。核心区和警戒区分别在3个片区各设置1顶蚊帐。记录诱捕的起止时间、地点和蚊虫数量。成蚊收集到螺口采样管,置于液氮罐内或-20℃冰环境中,送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蚊虫携带病毒情况。核心区每3天监测1次,警戒区每周监测1次。直至疫情解除。

2 结果

2.1 病例报告

2019年8月13日16时许,上海市奉贤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徐汇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通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报告一例登革热临床诊断病例。经现场流行病学调查,该病例居住地为奉贤区。接到通报后,奉贤区疾控中心立即组织流调人員于8月13日17时到达病例居住地及工作单位,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处置。

2.2 流行病学调查

登革热流行于全球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如南美洲、欧洲南部、东南亚、西太平洋、非洲北部、澳大利亚、地中海东部、印度洋岛屿等地区[5]。患者男性,40岁。于7月24-29日在泰国普吉岛旅游,7月29日晚搭乘泰国狮子航空SL974航班于7月30日凌晨1点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境。患者在旅游期间否认有明确叮咬。患者因发热,伴畏寒、腹泻(水样便2~3次/d)、双下肢及腰部酸痛、头晕乏力于8月4-7日每天至奉贤区中心医院就诊。8月8日因发热不退,患者被转至中山医院就诊,8月12日15时13分中山医院以“登革热疑似病例”进行了网络直报,8月13日15时48分中山医院订正为“登革热临床诊断病例”。

同批回国25人中未见登革热类似症状。患者在奉贤区住所同住者共4人,为患者父母、妻子和女儿,截止到9月3日均身体健康,无发热、皮疹、关节疼痛等症状。

2.3 蚊媒控制

通过实施灭蚊措施,布雷图指数控制在5以下、成蚊密度控制在2(只/人时)以下。见图1。截止到9月6日,核心区、警戒区用双重叠帐法共捕获白纹伊蚊4只,经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周边住户、厂区内外环境布雷图指数调查的结果均小于5。

2.4 疫情结案

截至9月6日,患者痊愈,同行人员、疫区内入户监测均未发现可疑病例,蚊媒布雷图指数最终的监测结果小于5,双层叠帐法小于2只/人时,根据《上海市登革热防控工作方案(试行)》的要求予以结案。

3 讨论

患者在泰国普吉岛旅行1周,泰国属于东南亚国家,是登革热流行地区。根据病例临床症状、疫区旅行史、实验室检测结果,患者被确定为输入性登革热。这也是2019年上海市奉贤区首次报道登革热疫情。6月至9月是登革热的主要传播媒介伊蚊的活动高峰期,此时出现输入病例,易造成疫情扩散[6]。因此,奉贤区启动应急预案,及时开展防蚊灭蚊和健康宣教工作,同步开展应急监测工作。监测结果显示发病地无第二代病例产生,暂无登革热疫情暴发风险(布雷图指数小于5)。

上海市是一个全面开放的特大城市,常住外籍人士和外来人员较多,输入性登革热疫情时有发生[7]。奉贤区柘林镇的辖区内有奉贤区化工区,且临近上海市化工区,企业和工厂较多,高风险地区往来和旅行人数也多,存在登革热病例输入的可能性。而且奉贤区广泛存在白纹伊蚊,具备传播登革热的条件,输入性病例有成为本地传播的潜在风险。因此应加大健康宣教工作,重点宣传登革热防控核心知识,增强其防蚊防病的意识;同时做好清除孳生地积水、防控成蚊,发现可疑症状及时就诊等措施。

该病例发病时有明确的流行地区旅行史,首诊医院未能及时识别诊断,所以还应加强各级医疗机构和疾病防控机构人员登革热防治相关技术的培训,提高辨别和处置登革热的能力。

参考文献

[1] 洪文昕, 张复春. 登革热防治研究进展[J].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19, 10: 151-152.

[2] 侯旭宏, 姜庆, 王建华, 等. 登革热的流行特征及防治措施[J]. 上海预防医学杂志, 2005, 17(8): 379-380.

[3] 焦召峰, 蔡兰平, 朱敏慧, 等. 上海某社区一起输入性登革热疫情处置与体会[J]. 上海医药, 2020, 41(18): 52-55.

[4] WS216-2008 登革热诊断标准[S]. 2008.

[5] 宋家慧, 刘文斌, 曹广文, 等. 登革热的流行病学特征和预防措施[J]. 上海预防医学, 2017, 29(1): 17-22.

[6] 黎勇, 徐晋眉, 罗桂英. 眉山市首例输入性登革热疫情调查[J]. 医药前沿, 2019, 9(12): 243.

[7] 李颖, 卫鹭, 袁祖英, 等. 上海市长宁区2005-2011年输入性登革热临床及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 2013, 27(9): 97-98.

标签: 处置 登革热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