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剪报本

方萌

我手捧红色的剪报本,端详着皮革封面那细腻光滑的纹理,细嗅内页那扑面而来的墨香……我仿佛看到了那位和蔼而又严肃的老奶奶,耳畔又响起了沙沙的剪纸声和那一句句谆谆教诲。

她的小院子总是收拾得井井有条,院子进门的右手边有一小片青绿的菜畦,那抹明亮的绿色一直让我记忆犹新。尤其是那一块块被剪裁得方方正正的报纸条,还有一摞摞被码得整整齐齐的红色剪报本,都让我稀罕不已。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种爱好叫作剪报,只觉得这位老奶奶和别人不太一样。我只知道,她家门把上时常会别着一卷厚厚的报纸,她时常戴着老花镜坐在梨木大摇椅上大声地念报,隐约可以听到什么“社会”“国家”的字眼。若是她神情愉悦,靠着摇椅摇啊摇,那就可以断定今天的报纸上有什么好消息;若是碰巧看见她踩着一方小矮凳,把剪下来的报纸贴在窗户上或墙壁上,那这则新闻一定是重大事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你都能看到她眉眼含笑地看着这方块纸上的一个个方块印刷字。

后来我渐渐地和老奶奶熟络了,便总爱往她的院子里跑。

每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总会坐在院子里的小木桌边,戴着那个时候流行的老式金边眼镜,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把做了记号的报纸段落小心翼翼地裁剪下来,再在那些款式差不多的红色剪报本上轻轻涂上一层胶水,接着又小心翼翼地把剪好的报纸条粘在纸页上,用那双皲裂粗糙的手轻轻抚平。我总会坐在木桌的另一边,听着纸页摩擦的沙沙声,认真地看老奶奶重复着这近乎神圣而庄严的事。目光里有不远处绿色的菜畦,还有镜片之下那严肃又慈祥的眉眼。我为之动容,不自觉就想到了街上抱着新生儿的母亲——同样眼睛里流淌著言语无以描述的痴痴深情。

“奶奶,你为什么要剪这些报纸啊?”有一次,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奶奶手上动作一顿,最后把手里的报纸放了下来,微笑着对我说:“这是我的一个爱好啊!奶奶虽然住在这小县城,但奶奶的心还是牵挂着国家呢!娃呀,奶奶给你看看这些报纸吧!”奶奶缓缓站起身来,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她的里屋。

屋内靠墙支着一张大方桌,桌上摆放着一块块被剪裁得方方正正的报纸条,桌边的玻璃门柜子里,陈列着一摞摞被码得整整齐齐的红色剪报本。

我第一次细细看起剪报的内容。

最显眼的一处贴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会于2017年10月18日上午9:00在人民大会堂大礼堂举行”“2017年7月30日上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隆重举行”“5月5日,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成功”……

“奶奶,这都是电视里的新闻吧?”“是呀!你可晓得,这些事对我们国家有多重大的意义啊!我们老一辈人能看到这些成就有多高兴啊!你再看看这些……”老奶奶抽出几本红色剪报本,“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构想”“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轻声念出来。而身边的老奶奶也抑制不住激动的神情,指着一个个小方块,给我一一讲起过去的那些故事……

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巨人从迷雾重重的森林里走到了灿烂的阳光下;仿佛看到了东方夜色里,亮起了万家灯火;又仿佛看到了苏醒的巨龙正翱翔于天空……彼时的我,体会到了老师常说的爱国之心和民族自豪感,也明白了老奶奶剪报的意义。

那天傍晚,直到晚霞为剪报本的封面晕染上了一抹橙黄色,我才想起来回家。老奶奶拿出一本剪报本递到我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娃啊,这个送你!你要好好读书,将来为国家争光啊!”

我一直小心珍藏着这本剪报本。每次拿起,都感到手里传来一股微微灼人的热度。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我真正能感受到那一份深深的爱国情时,老奶奶却搬走了。听妈妈说,那位老奶奶是一名退休老师,她丈夫是一名退役军人,早年去世了。他们的孩子最近转业在省城工作,就把老奶奶接去同住了。

台灯下,我合上剪报本,它红色的纹理像极了奔涌的长江、黄河。它的分量是那么重,书页间更是流淌着一股温热、耀眼的中国红。

标签: 菜畦 剪报 摇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