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文学

空庭

莫厘峰下太湖云霞闪烁一树银杏下的老屋温暖着斑驳的旧墙老瓦料红橘色退却枇杷花点白雪洞庭辽阔,青黛安闲今日空庭已少見银杏难不成黄袍加身,进城坐园——或许,空庭不种树,尽日好看云洞庭,我想寻那树老银杏那如佛的黄叶...

2019-11-11

三月

寒雨缭绕原野安静雨中,我们都是逃亡者羞于说出的贫乏羞于说出老去的年龄羞于说出对一场春雨绵绵不绝的无奈惊蛰,隐藏巨大震動宛然雨水生根在大地的欲望你没有听到轰鸣坠落下梅花、盛开出桃花一片片杨柳叶正把春风割破...

2019-11-11

篁岒观花

离开平原进入丘陵试想油菜花的不同平原似海梯田,彩带飘逸泉水潺潺波如刀刃,剃度探頭探脑的溪中顽石皈依山峰青山,如佛静坐千万朵油菜花千万朵佛灯点燃晒台上你举起一杯自酿的米酒于无声中,视线穿过花窗白雾,村口豁然缭绕起来...

2019-11-11

云朵

墨分五色,云带七彩云,也有她的出处一些来自山顶那是岩石站起呼啸的音符一些是争斗浪花挤了出去,总带有腥风那些纏绕着故乡的氤氲那些直上的炊烟那些心中的愁绪需要一丝微风,一缕阳光需要一条蜿蜒小道,一个邮差化身的快递小哥把她脸上的绯红压低——明亮与柔软,微笑中来...

2019-11-11

雪景

雪松,迎着灰暗承接白雪他在问:一场纷飞的大雪你想覆盖什么——雪,哑声,没有回答悬浮空中组成迷宫白色,单调统一占有廣袤与空间宛如又一次洪荒初始松枝针叶上的雪不断加厚、加重,落下时雪松仿佛颤抖了一下针叶充满青翠,枝杈反弹把一部分雪抛起再回空中其中几朵,消失得无影无踪...

2019-11-11

佛肚竹

罗汉一个叠着一个并有向四周扩展的趋势那些叶领受阳、月色也在黑暗中等待黎明她们,从不展现真容风雨念着:阿弥陀佛摆动的叶乱了手腳我在等,静止的一瞬间叶的指向...

2019-11-11

大湖

蓝天跌入无际的湖水阳光拍打浩渺的碧波结实的季风涨满灰色的帆影喘息的犁铧驶遍岸边的土地那荷花是惊艳的回眸芦苇是粗壮的呼吸鱼儿是快乐的羊群水鸟则是满天星星随意在湖中撒下一网便打捞出——穿越时空的一弦琴音追赶日月的一匹骏马光照千古的一柄挂剑在梦中飘摇的一座城堡水妖的歌声拐不走想象海市蜃樓也骗不了野性渴望如...

2019-11-11

甘露寺

爱江山,也爱美人有人为江山而来,抱美人而归甘露寺以永恒的表情静观刀光剑影与传奇江山依旧美人和爱美人的人不见踪迹甘露寺仍高坐天下第一江山听江涛西来望朝霞东升草叢里的秋虫大声喊出——一声甜,一声苦一声千秋,一声血泪...

2019-11-11

草原大昭寺

萨满的蹈声遁远铁蹄的嘶鸣陨落紫紅的旌幡舞动天空庄重的法轮千年无眠迎接代代斑驳的灵魂庙宇辉煌,金身辉煌佛祖高坐三界,天际深邃沉静风雨暂居时空之外枯寂的树木声音颤抖虚幻的嫩芽冉冉上升一只听经的麻雀倏然飞出打盹的瓦当扑向祈祷蛾虫...

2019-11-11

禅养

残酷的风暴有血腥的味道一棵樹瞬间失去一只手臂甚至几乎折断脊梁“这就是真相和本质”——他不再白日做梦年轮迅速粗壮那些被苦难破了相的事物学会了用苦难疗伤、滋养...

2019-11-11

沉默

瓦釜雷鸣,无雨當黄钟沉默时万物才真正朝两侧分开:一侧不知所踪另一侧伴随着沉默渐渐地滑向时间的尽头...

2019-11-11

启示

蚂蚁的河流,以奔跑的姿势向前。一匹骏马的嘶鸣像黑暗中的闪电点亮远方,羚羊在危岩上眺望幸福白云追逐湛蓝的天空,雪花使劲落下,想覆盖所有的疼痛一个肩扛使命和梦想奔走的人,就像有神在陪他說话、赶路...

2019-11-11

天鹰

低飞敛翼叹息一幕幕不该上演的悲剧鹰 毅然选择蓝天选择属于自己的高度它不再温顺柔弱用翅膀击碎乌云唳鸣响遏寒流当阳光照彻天宇鹰以哲学般沉稳与写意在高空散步畅饮明媚的气息生命的强者却回避尘世的搏杀鹰以蓝天为家把思索留給大地...

2019-11-11

墙上

笑肌创造的氛围固定亲切白而整齐的牙齿停止咀嚼,但已完成过程从地面走到墙上并非两年而是一辈子的事情现在,阳光一天比一天明亮桃花已落,曾经的灿烂结成沉默而欢喜的幼桃风不小啊纤瘦的竹叶摇过去仿佛不再返回这样是否也好:爸爸在墙上看人间——若即若离(没有惊喜,也无烦恼)墙上的挂历,爸爸的字迹绢秀,稳定——村上...

2019-11-11

爸爸的皮鞋

此生,我给爸爸买过两双皮鞋一双快乐,一双悲伤爸爸的苦难隐藏只有脚不愿意遮掩粗大的骨节裸露,曾扣紧泥土和冷冷的岁月一双皮鞋心痛脚的晚年护送手术后的阿爸回归信心满满快乐的日子购买有限阳光和笑越用越薄一双皮鞋难以承载新生的重量风雨固执摧打光洁的喜悦直至皮鞋松软失色爸爸惊恐的眼神在深秋掉落全部钉紧的美和爱快...

2019-11-11

爸爸谣

爸爸在天上在地上在干净的地方从历史中走出的我的爸爸一生皆为婴儿在光中行走被水濡湿他欢乐,也低泣爸爸的苦难圣洁他自知,又承载现在,爸爸在天上在地上在干凈的地方神在派遣人间来来回回,匆忙喧嚣爸爸走过圣人飘来他在本性中生活植物的通透灵性的自在人之为人的短暂忧伤当我的爸爸离开他重新开始回到光的微笑在万物的深...

2019-11-11

从现代启蒙理性退守古典伦常信念

谢燕红“文革”叙事与人性拷问在《古炉》“后记”中,论及创作这部长篇小说的内在“欲望”,贾平凹坦露心迹:“我不满意曾经在‘文革后不久读到的那些关于‘文革的作品,它们都写得过于表象,又多形成了程式。”此言表达出超越既往的自我期许,“不满意”隐含一份创作雄心。贾氏一再强调其少年记忆与历史内容之间的关联:“...

2019-11-11

1920:那一场青春告别

陆克寒一  挥手从兹去那场告别,距今已一个世纪之遥,时间为1920年10月16日清晨,地点在当时的北京东车站①:远赴苏俄的瞿秋白与前来送行的亲友,执手话别,挥手辞行——其情其景,秋白本人在《饿乡纪程》中如是记载:10月16日一早到北京东车站,我纯哥及几位亲戚兄弟送我,还有几位同志,都来和我作最后的诀...

2019-11-11

挂着露珠的冬麦

冬天的阳光总是让人那么喜欢,挂着露珠的冬麦,当然也不例外。站在五滧河畔二姐家东边的田头,眺望眼前那一片绿色的原野,满眼暖暖阳光,萧瑟的寒风也在她跟前发软。那一片望不到边际的绿色,是一片辽阔的冬麦。青青的、绿绿的。她在冬日的阳光下,呈现着一派蓬勃的生机。她很稚嫩,也很矫情。说她矫情,是因为她还挂着晶莹...

2019-11-11

渐行远逝的芦苇

陆汉洲冬日故乡的原野上,纵横交错的民沟、横河和大河边沿的浅水处,总有一簇簇一丛丛一溜溜参差不齐的白茫茫的芦苇,在风中摇曳。晚秋是芦苇的收割季。眼前那一簇簇一丛丛一溜溜白茫茫的芦苇,仿佛是被季节遗忘的弃儿。可她在凌厉的西风里摇曳,却依然那么丢人现眼,不失其顽强、坚韧的性格。芦花一旦绽放,就是到老也不会...

2019-11-11

柔情月亮湾

日落时分,我们赶到了月亮湾。冲着这个诗意的地名而来,看到的风景果然也是充满诗意。站上海堤,翘首西望,太阳正悬在数幢高楼间慢慢下坠,湛蓝的天空涂上金黄的一抹,恣意辉煌。不由得感叹滩涂上崛起的那座新城,创造奇迹的同时,也造就了眼前“夕阳无限好”的壮美景观。东望大海,喧腾的潮水正迎着沙滩、迎着堤岸席卷而来...

2019-11-11

烟雨角里

木火雨水之雨,急一阵,疏一阵,轻轻滴落,丝丝缠绕,给朱家角增添了一分水墨古韵。烟笼雾罩、白墙黛瓦,置身于老街,恍若走进了历史。从容想象百年之前的烟雨人,或是千年之前的江南春,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意境呢?是和如今一样的春天?古镇上,多彩的是一把把雨伞,花花绿绿、高低错落,拥挤在5尺来宽的石板街上,遮住了天...

2019-11-11

光阴里的光影

邓超我孤独地坐在一叶扁舟上。黑暗,在四周弥漫着,弥散着黑暗独有的气息。像布幔罩住了苍穹,像大雨滂沱的深夜。在这漆黑的夜里沉下来,沉住气,沉下心,甚至沉沦住光阴。让整个身躯沉下去,沉陷在软柔的放松里,只剩两只眼睛,向前探寻着光影。孤独在黑暗里光临,这不应是一叶扁舟呵,该是坐一千多号人的大船。人头攒拥,...

2019-11-11

走进森林

乘着动车,到了恩施,我走进了大森林。刚刚还坐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现在又身处原始森林,这是多么大的反差。离开喧嚣的尘世,来到静谧的森林,我不禁想起了李白的诗句,“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走进森林,我仿佛想忘记什么……走进这一片森林,我看到成片高耸入云的古树伫立在山间,像一个个古老的哲人在默默...

2019-11-11

路路海边记

金秋十月, 国庆长假, 我们全家带着刚满周岁的外孙女小路路去海南度假, 让她看看绿色的岛、蓝色的海。10月1日晚上,在我舅子位于文昌市海边的新房子里吃晚饭。到了一个新地方, 路路显得异常兴奋,满屋子跑来跑去,还第一次自己学会了原地360度打转转,地上好几斤重的大椰子,她两只小手也能腾空抱起。仿佛她知...

2019-11-11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