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文学

向光而行

王一淇初来乍到的不满军训时是阴雨连绵的,晚上收操,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到处是水坑的路上,练擒拿格斗精疲力尽,当你抬头望见,浓云后稀疏的月光,那时有一种感觉,很爽快的感觉,这就是军训。初到基地,怨气连连,国庆假期军训颇让人不满。教官严厉的声音...

2020-03-29

湖滨夜话

王一尘“呜呼!吾辈进退不苟,生死唯命,务请尚方宝剑斩彼元凶,头悬国门,以儆天下墨吏!”康熙三十六年,一个书生纠集四百余名落榜举人,抬着财神拥入南京贡院,撒了他一城揭帖,搅了他一个四脚朝天。书生叫邬思道,才华冠绝,行文锋锐。南京春闱,红榜无名...

2020-03-29

怀念豆腐

陈舒婷爷爷缓缓地向水磨中倒入黄灿灿的豆粒和澄澈的清水,然后,迅速而平稳地转起磨车。爷爷经营着一座豆腐坊,也熟识了一些老顾客,在村里小有名气。我还小时,最爱看爷爷像魔法师般将黄豆变成水灵灵的豆腐。黄豆是自家种的不消说,还要待它慢慢长大;成熟之...

2020-03-29

醉倒在时间之外

王倩“酒是有灵性的水”,时间赋予粮食和水以醇厚的滋味及性灵。读唐诗宋词,也如饮以诗人才情为原料、由历史酿造的酒,或微醺薄醉,或半酣迷离,或沉醉高呼,恍惚间飘飘出尘,在另一个时空漫游。而很多诗词本就是饮酒催生的飞扬情思,不论饮酒时浅吟低唱,还...

2020-03-29

醉着

万里清江万里天,一村桑柘一村烟。渔翁醉着无人唤,过午醒来雪满船。访隐者遇沈醉 书其门而归[晚唐]韩偓晓入江村觅钓翁,钓翁沉醉酒缸空。夜来风起閑花落,狼藉柴门鸟径中。...

2020-03-29

声感心来心绪动 扰随形去莫摇精

靳超有时,我们会因一束蔷薇的绽放而喜逐颜开;有时,我们也会因一片叶子的飘落而寂寞伤哀。其实,大自然中的能带给我们感受的事物数不胜数,而最能撩动人们的心弦的,却是声音。正如夜读的欧阳修听到了一阵秋声,便勾起了他宦海沉浮多年的感伤之情,同时,又...

2020-03-29

秋声赋

欧阳修欧阳子1方2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 3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4,忽奔腾而砰湃5;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6,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7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余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

2020-03-29

十年,我学会了告别

唐熠方 我们站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末尾,即将挥手告别2019年,迈向崭新的2020年。这十年来,我从一个稚嫩笨拙的小孩子,成长为了一个积极努力的初中生;这十年来,我渐渐掌握了许多知识,这十年来,我渐渐地更加了解了这世界的绚烂美好;十年来,...

2020-03-29

十年之约

吴艳蕊忙碌之中迎来了伟大的2020年!2020年,意味着全面小康的建成,意味着四年一次的奥运会将隆重举行,意味着千禧之年的人们迎来了青春最好时,更意味着一个约定到期……2020年的前几天,天气预报说台风来临。早晨我看了看窗外,树被吹得东倒西...

2020-03-29

拾年

苗雨晴穿过水稻田两侧长长的柏油路,便是县城。如果你把头探出车窗,风与光阴一同呼啸而过,在时光的罅隙里,你能看到十年前的我。那时我八岁,现在五十分钟不到的车程被那时爸爸的摩托车不断拉长。柏油路的尽头,是伴我长大的奶奶的村庄,柏油路的前方,是摩...

2020-03-29

十年与雪

邱思捷2020年一月,北京刚下完一场大雪,草木枯枝上皆是白茫茫的一片。清理道路的人拿着铲子,嗤嗤拉拉地划着地面,路上人们都匆忙又小心翼翼,赶早高峰的人无暇欣赏初雪,低着头看手机,默默赶路。难得有一个闲暇的日子,工作幾乎都处理完了,学业上的任...

2020-03-29

我们这十年

凌子春2020年,又一个整十年的节点。这一年,千禧年出生的人将要迎来生命中最灿烂的20岁;这一年,90后的第一批人将要迎来“三十而立”的新人生;这一年,80后的第一代人迎来的是40岁的后青春与中年之交的节点。2020年也是国家脱贫攻坚的决胜...

2020-03-29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外一篇)

何齐秦路母亲的店和我的学校恰巧顺路,只是过了十字路口便岔开了,一边通往学校,一边通向母亲的店。母亲新雇了服务员,一个年轻的女孩,单纯又羞涩的模样,话不多,干活却麻利。那晚放学回来,见她忙得不可开交,我便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盘子。“哎,不用不用...

2020-03-29

苍山负雪

尹悦凝眸望檐牙,识空山华发。佐一杯尘世,黑与白,扬尘纵马。心如鸢尾花,剑锋抖霜花,梦是转醒时,飞鸟枕云涯。已是漫漫隆冬,我与小兴安岭的冬雪一起共享人间娴静。一个人的旅途乏味,向窗外望,有深不到头的丛林与石山。火车在林间轰轰地开着,途经隧道,...

2020-03-29

突然记起,我还爱着你

李娜娜夜晚的操场在昏暗的月光下显得格外低调,一股细冷的风吹过耳边,模糊了耳机里淌过的音乐。抬起头,发现还有几颗星星醒着,记得老师说过,天上最亮的星星是木星,又称为启明星。找寻了半晌,终于发现有一颗最亮的星星闪着光,它,会是你吗?一有些人的爱...

2020-03-29

生养之地

张一骁五行缺土的人,会对故乡的稻谷把水田让给稗草、苞谷把山坡让给草木而深感自责,又为土地从不拒绝任何的庄稼、草木而顿生慰藉,爱就不会那么疼痛。五行缺水的人,故乡的流水时常流入梦中,梦中我摆舟捕鱼,梦中我身临一个个巨大的漩涡惊恐到汗流浃背,梦...

2020-03-29

我受苦受难的父母

张敏一呼地扑来一股恶味,40多度的候车室堆满了人,房顶的风扇最大档地旋转,却转不走稠密的人、肉、饭、烟、脚和狐臭……和菜市场处理鱼内脏散发的气味一样,让人难以忍受。我横在人群中,平静的如同呼吸着正常的空气,任身体汗流浃背。“开往稻城方向去的...

2020-03-29

神符里的爱

文伊琳山野清晨,静谧一片,一切都在沉睡之中。不远处,一间小屋子里面发出黯淡的光。“先师爷,求您庇佑开通天眼,世事清明……”奶奶嘴里念叨着保佑的话,爷爷在一旁默不作声地敲着木鱼,他们神情肃穆,古怪的念叨声交织在一起,在寂静的夜空中格外清晰。这...

2020-03-29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李璇父母的结合是旧时代包办婚姻下的产物。爷爷奶奶的朋友的朋友给父亲介绍了母亲,两个人年龄相仿,门当户对。于是,远在广东打工的母亲被叫回来结婚。“当年我还在厂子里工作,没有手机。一回来室友就说有我的信,说我母亲,就是你外婆来信让我回家结婚。我...

2020-03-29

善恶到头终有报

樊李富阳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劝君莫把欺心使,湛湛青天不可欺。——题记《大卫·科波菲尔》是19世纪英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查尔斯·狄更斯的一部代表作。读罢,缓缓掩卷、瞑目,不禁吟诵出明代徐梦龙《醒世恒言》中的诗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

2020-03-29

畸形环境中的人物成长录

史怡蕊《大卫·科波菲尔》是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最骄傲的作品,他曾经称其为“心中最宠爱的孩子”。怀着膜拜之情,我翻开了这本书。本书采用了第一人称叙事,以大卫·科波菲尔的眼睛展现了他的悲哀又离奇的成长经历,将朋友间的真诚与黑暗,爱情的懵懂与冲...

2020-03-29

世界以痛吻我,我仍报之以歌

王佳楠小孩子总是盼望长大,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大人,去一睹世界的精彩。而当有一天,我们终于长大了,却又回忆起小时候的快乐。其实,“长大”这两个字本身就是孤独的,现实就是这样,总是“逼迫”我们在时间的洋流里翻腾,在时间的路途上奔跑。我们一次次地...

2020-03-29

家乡的气味

刘星谷我的家乡是山西省太原市,古称“晋阳”,别名“龙城”,是一座具有4700多年历史的内陆城市。而在我的眼里,她还很年轻,并且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一座城市。说起“气味”,太原并不像青岛那样,充满了海洋的气味,也不像重庆,整个城市都是火锅的气味。...

2020-03-29

月份的香味

刘梓源12月,一个梅花盛开,灯火繁荣的热闹月份。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千里迢迢地跑去扑进家乡的怀抱。记忆里,外公家的香味是最浓的。常常在楼道里,就隐隐约约地嗅到那种熟悉的味道,是一种汤味,一种酥酥香香的味儿。我只要一闻,就好似全身浸泡在汤里,...

2020-03-29

饮茶记

苏钰霏我挥着大袖踏入了那个古色古香的老茶馆,那茶馆,是传统的中式建筑,用一砖一瓦堆砌起来的。茶馆的周围是一大片竹子林,一条涓涓小溪从门前经过,颇有种水墨画的感觉。那茶老板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据说有精湛的茶艺。他领着我坐在一把木制长椅上:“...

2020-03-29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