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兵站记忆

作为一个老兵,兵站于我是记忆深刻的。作为后方交通线上设置的重要机构,兵站主要是负责补给物资、接收伤病员、招待过往部队军人及家属的。曾经多少次出入于兵站,那里留下了我年轻的印记。蓦然回首,兵站已经远去,再次追忆兵站的故事,内心多了几份留恋和不舍。

1993年12月17日早晨,我和同批入伍的新兵从豫南大别山地区经过五天的汽车、火车长途跋涉,到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到达乌鲁木齐后,还要乘火车到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縣。抵达精河县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冬日的精河兵站已进入掌灯时分,驻昭苏县边防部队接我们的大卡车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因精河县距离昭苏县还需要一天的行程,我们只好入住精河兵站。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兵站,也是第一次入住兵站。依稀记得那时的精河兵站,就像一座小集镇,有很多南来北往的军人或其家属在这里留宿。夜晚看上去,精河兵站很大,灯火通明,也很美。第二天天还没大亮,我们这批新兵就被接兵干部一一叫起,洗脸,刷牙,打背包,吃早餐,因当时到昭苏县的火车只通到精河县,所以只能再转坐大篷车往昭苏县出发。

一直以来,总想找个机会,再一睹一下精河兵站的芳容。2018年8月17日,总算瞅准了机会,带上家人,带上重回“第二故乡”的心愿,踏上乌鲁木齐至伊宁市T9503次列车,只用了六小时,就到了阔别二十多年的塞外江南。

在火车上,还记着问列车员,到了精河站记得叫我一声,列车员小伙子告诉我说,这趟列车是特快,不停靠精河站。旁边乘客或许是精河老乡或许是对精河比较了解的热心人,见我问起精河站,就和我聊了起来。他告诉我,过去的精河兵站,因为部队上的用途越来越少了,加上经济发展和精河县城市的扩容,地方早已与部队进行了土地置换,昔日的精河兵站目前已经变成喧闹的城区了。

1998年7月,我从军校毕业,分配到了昌吉回族自治州吉木萨尔县人民武装部工作。在吉木萨尔县县城西南五公里处千佛洞景区北坡山下有一座前后两进的大院落,这里就是吉木萨尔兵站。作为一个刚从军校走出来的人,我又一次与兵站相遇,内心的激动难以掩饰。

吉木萨尔县位于天山山脉东段北麓,准噶尔盆地东南缘,东同奇台县为邻,西与阜康市接壤,北越卡拉麦里山和富蕴相连,南以博格达山分水岭同吐鲁番市、乌鲁木齐县为界。我知道,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想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记得1998年那会儿,这个兵站主要功能是补给物资,也就是部队的物资储备库。到后来,当地一些老人们还能说得上这个地方是兵站,但一些年轻人只知道那是当地驻军某部的库房,很少有人知道其还有过一段“兵站”的光荣历史。

听老人们说,当时吉木萨尔兵站也很热闹。白天是人来人往,晚上也经常是灯火通明。当初由于从乌鲁木齐市到昌吉州东部县市的交通只有乌奇公路一条通道,且路况不是很好。从自治州首府昌吉市坐班车去吉木萨尔县,过米东区后(那时叫米泉县,也属于昌吉州管辖。现在已经和乌鲁木齐市的东山区合并成为米东区,属于乌鲁木齐市管辖)也是走乌奇公路,需要八九个小时,中间还需要在阜康市的甘河子镇吃个午餐。那时的班车,都没有空调,冬天坐上去特别冷,像个冰窖;夏天闷热,车内气味难闻,坐一阵子,都得下来透透气。那时坐一天车下来,人都快要散架了。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交通事业快速发展,兵站接收伤病员、招待过往部队军人及家属的功能在逐渐地弱化。

还记得1998的时候,吉木萨尔县的县城面积只停留在南到南门,北到老县一中,东到镇政府,西到中心路,骑上自行车,一会儿工夫就把县城转完了。记得当时有人给昌吉州八县市编了个顺口溜“喝的是米泉,吃的是阜康,住的是木垒,穿的是吉木萨尔……”,现在想想,还真是的。

依稀记得,那时的吉木萨尔县,可以说是县城小,工业少,经济相对比较落后,而且那时的吉木萨尔县人还都安于现状,不愿意走出去;那时县城没有公交车,没有出租车,出门稍微远一点,只能坐带篷的三轮车,不仅很颠簸,也不是很安全;那时吉木萨尔县的政治经济中心是在“大十字”周边,繁华的地段前后不到一公里。一段时间里因为经济不景气,县城的繁华地方也会随着新建的某个商业体而转移;那时的吉木萨尔县没有一个像样的公园,人一闲下来,感觉无处可去。因此,那时吉木萨尔县流动人口很少,东来西去的人往往是沿着老乌奇路过南门经吉木萨尔县城是一“穿”而过,自然旅游业、服务业也得不到发展。

随着改革步伐的深入,借着西部大开发的东风,特别是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在党和国家一系列特殊优惠政策和措施支持及对口支援省市无私援助下,在各族干部群众不懈努力奋斗下,如今的吉木萨尔县可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昔日的五彩湾如今已在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统一管理下得到了大开发大发展。今天的吉木萨尔县城也比以前扩大了好几倍,不仅美化了,也亮化了。现代化气息多了,城市味越来越浓了。

如今的吉木萨尔县,“北庭”的名号已经传播到海内外。北庭西大寺、唐朝路、车师古道、卡拉麦里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五彩湾温泉度假村、花儿沟……显然吉木萨尔县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一“穿”而过了,而是集旅游、休闲、度假为一体的文化大县。吉木萨尔兵站已经失去了原有功能,现在也只能为当地驻军发挥其他作用了。但“兵站”的记忆却一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这里不仅凝聚着军人情结,也是新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生活发生巨大变化的见证。

李传友,男,河南商城县人,供职于新疆昌吉州政协。部分作品在《昌吉日报》《人民政协报》《亚洲中心时报》《新疆民兵》发表。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