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将军一声吼

阎 纲

我说的將军,叫尹武平,从士兵一步步升为带兵的师长,退休的少将。

退休后,他写了大量的散文,其影响飞出军营。王蒙赞曰:武平将军的散文风格如果不是真情实感的记录和豪迈精神的表达,我反倒有些奇怪了。

这里,我只说说尹武平的散文《牵一缕清风拂利剑》所给予我的艺术打击——震惊!

作品发表在最新一期《美文》(5月号)杂志上。

形象大于思维,先做个文抄公,该抄就得抄。

《牵一缕清风拂利剑》总共写了两大段、三小节。

第一大段:题目是“品味好话”。说的是身为共和国少将的他,从带兵的军区副司令员位上退下来后,应酬性的活动越来越少,好听的话却越来越多。忽然有人傲慢地说:“不要以为写几篇文章就是散文了!”想听听他的高见,远处却传来叫卖老鼠药的吆喝声。原来是午间一梦。

“听到好话不要就以为好得不得了忘乎所以,听到不好就以为一无是处而妄自菲薄。”——“这就是我从听到的好话中得出的一点味道。”

第二大段:题目是“牵一缕清风拂利剑”。他说:“我们师是一支声名显赫的红军师,是一柄横亘在西北大地上随时准备出鞘的利剑。我既然做了一师之长,就铁了心与战友们一起,要牵一缕清风,拂利剑之尘。把部队建设成为敌人很害怕、上级很放心、官兵很信赖、人民很拥护的雄师劲旅。”

下分三小节,讲述三个故事。

(一)他受命于危难之时,由于特大火药燃爆事故十余名战士不幸牺牲,全师士气空前低落。“士气低落还不是最令我担忧的。最使我担忧的是那会儿腐败之风已肆虐部队,军营里也出现了权钱交易的恶习。”

陆续有人或亲属送钱、打电话来。真要面对敌人要作出牺牲时他们会不会以金钱换来赧颜苟活?“我不寒而栗啊!”“签字笔不知何时被我捏断成两截!”

索性推开窗户,让冷空气帮我稳定一下情绪,又见外面操场边上数月前栽的一行行雪松,有几棵经不起风吹雨淋,歪歪扭扭地斜伫在那里,随手抓起电话接通了营房科长赵忠诚,告诉他:弄根钢管把那几棵雪松支起来,树既然活着,就让它直溜溜地往上长吧!

他主持制定《士官选取方案》,“先过群众关,再过领导关”,“这是我的手机号:……,整天二十四小时开机。”

(二)第二个故事是说他发现战士吃不够伙食标准,把食堂伙食当成“唐僧肉”讨好上级。

(三)人们会看见,现在全军陆海空军和火箭军官兵用餐的方式全是“自助餐”,就是他尹武平把“自助餐”引入军营的。

(四)第三个故事:“我那天吃了豹子胆!”

集团军政委要给他“交流安排两个团职干部”,他没有同意。第二天,集团军政委亲自来了,坚持说:“交流给你们的干部必须接受。”

“晚饭照样是一桌丰盛的酒菜,推杯换盏中,大家都说着那些言不由衷的官话、套话、奉承话。”席毕,政委一行要返回军部,师常委们排成一行送行。喝得微醺的政委下车走来,手指着他说:“尹武平我告诉你,你以后能不能提升,我的意见可是很重要的!”

尹武平猛地一怔,“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么!”他愤愤然:“政委,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能干到师长已经是超常发挥了。”接着,提高了嗓门,有力地挥动了一下右手,斩钉截铁地说道:“只要我把这个师带好,上级要提拔我,你一个人是挡不住的!”集团军政委愤然回身,小车一溜烟似的驶离营区。

他喝口水,平静下来,扪心自问:“我没收部属一分钱的礼,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若不替这些肯实干有本事不会巴结上级的优秀部属说话,我还配做这一师之长吗?”

钞后赘言

以上是散文《牵一缕清风拂利剑》,牵一缕清风、拂利剑之尘,决然晒出四个长短不同的故事。

恕我抄录过繁。鲁迅说:“《小说旧闻钞》,该钞还得钞。”此情此景,转述和评点我生怕走样。

形象大于思维。跌宕起伏的情节,体温冷暖的故事,本身就具有极其强的说服力。

我说过:传神的情节是魔杖,生动的细节是魔鬼,“不疯魔,不成佛”。

他“先过群众关,再过领导关”,自上而下践行民主。

他的任何改革决策一概经过师常委讨论通过。

他的“自助餐”用餐方式,是经过军委充分肯定后走进全军陆海空军和火箭军官兵的食堂。

他敢于当面顶撞军部的领导:“只要我把这个师带好,上级要提拔我,你一个人是挡不住的!”

他扪心自问:“我没收部属一分钱的礼,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若不替这些肯实干有本事不会巴结上级的优秀部属说话,我还配做这一师之长吗?”一腔热血,两袖清风,完全有资格代百姓立言,他才是最称职的人民代表。

现场记述、“田野调查”,够锐利够痛心够震惊是吧?能说“不像正能量”就是“负能量”吗?殊不知凛然亮剑,直言善谏,绝对地“以人民为中心”,货真价实的“中国故事”!

将军一声吼,军营为之变色。

将军一声吼,响遏行云走出军营。

雄哉将军,陕西乡党司马迁的遗风。

名将之花常开不谢,美如璀灿的五彩云霞。

阎纲,1932年生,陕西咸阳礼泉人,1956年供职中国作家协会,1986年调中国文化部。参与编辑的报刊有《文艺报》《人民文学》《小说选刊》《评论选刊》《中国文化报》等8家。出版著作有《神·鬼·人》《文学警钟为何而鸣》《阎纲文化之旅》《惊叫与诉说》《座右鸣》《我吻女儿的前额》《文网·世情·人心》《爱到深处是不忍》《美丽的夭亡》等20多部。出版《阎纲专辑》共3卷4册。多次获民间团体优秀著作和散文、报告文学奖。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