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站立在芳草湖眺望(组诗)

黄 敏

江布拉克

更高的地方是白色的光

是锯开尘世的圣水之源

是光环遗落在人间的乳房

江布拉克,七彩变幻,风云难测

如诗如梦的花海子

向尘世播撒着上天的恩赐

笑容,幸福,安宁和快乐

在天地间,在人与人之间发芽

拔节,成长

林海雪峰在风中歌唱

那是天籁的第一个休止符

将大地的呼吸和命运连接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

可以造就江布拉克,招来众神

植被,草滩,麦田,牛羊

如同一面面旗帜

在山间喊破喉咙

将所有隐秘的事物坦露给人间

我想,这就是江布拉克的胸怀

在这个世界,你永远无法复制出第二个江布拉克

缭绕的烟火背后

是江布拉克,遗世而独立

装睡的雪山在水中清洗人间的污涩

蜻蜓路过,拨开微澜

树上挂满群鸟的铃铛

蓦然回首,人间岁月静好

博格达,轮回的生命

是谁

赋予了你如此的力量和气质

近些,再近些

向上,向上

对,只有向上才能看见

属于——神的光芒

我一生爱辽阔也爱风雨

而苍天把它们储存在博格达

把所有的精气存放在5445米的身高

我历经5445次企盼和回首

5445次心跳和呼吸

终于靠近你

在博格达

每一粒雪都是凝固的历史

每一粒雪都装有我们无法遇见的盛宴

正如星空把秘密存放在黑夜

而博格达将所有灵魂交給万物

交给脚下的黄芪、贝母、雪莲、柴胡和紫草

像一位长者守候他们长大,成材

走进药柜深处

成为救世的良方

交给膝下狍子、马鹿、棕熊、猞猁

把比生命更高贵的自由放逐

在浩瀚和宽广中成为强者

它们是散落在林间精英

知晓天文和地理的隐秘

交给腹内的钢铁、煤炭、云母

让它们在炉火中燃烧

锻造正直的脊背和不屈的头盖骨

以痛击世俗的软弱和不堪

博格达,把自己交给山麓、沃野、河流和草甸

让朴素在山河与空中传唱

让信仰的马达在血液中欢腾

风把博格达围成一条甬道

万物回眸所有的源头

一片雪花正在博格达头顶燃烧

我知道,生命又一次轮回

疏勒城,我在纸上与你并肩作战

把兵器和防御搬上悬崖

把暗箭和视野搬上高处

才可以对抗向上的力量

山体有自己的名字和语言

在半截沟镇麻沟梁村

灰陶、简瓦已沉睡千年

捡起一片陶

连同空气、呼吸和背影

都烙上了汉朝的气息

倒下的是城墙

没有倒下的是人心

风中摇摆的铃兰花

是反方向矫正时间的按钮

我轻轻触碰残砖上的余温

仿佛是疏勒保卫战留下的血热

涧底流淌的麻沟河

一千次转身之后

一千零一次流回

只为诉说英雄过往

在历史的镜头

我看见大雪封山

雪粒堆满半个城墙

水源和粮草断绝

我看见耿恭正在掘井

我看见军士卸下铠甲

把皮革、树根放在雪中煮沸

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交战

城內的战士越来越少

城外的匈奴兵越来越多

终于在坚守六百多天以后

匈奴无奈之下,只好退兵

城中的将士只剩下二十三人

我听见麻沟河在哭泣、咆哮

历史的天空必将铭记

属于英雄的彩虹

眼前不足百米的残砖遗迹

是时光的沙漏留下的证据

硝烟退去

我在纸上与你们并肩作战

呼图壁河

山中的树丛豢养了风

大地和沙石豢养了河流

河流豢养了青葱和众生

你醒来的时候

恰好把自己放在天山北坡

或许是打个盹

一翻身又是好几千年

放大的瞳孔,布满陷阱

只有勇者才可以跨越你以及身后的狼塔

你把床单和声乐铺得缈远

一个喷嚏

下游的芨芨草就吐出春天的预言

柴胡和防风奔走在山腰

车前子露出久违的微笑

剖开生命最隐秘的部分

你们比壮汉更壮汉

迅速集结成群

早已超过水分子的战斗力

你们劫持了人间的摇铃

把声音拴在耳廓

用以治愈失眠的人群和山河

皮芽子兼致新疆大剧院

一位不速之客

老家在亚洲西部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通过罗马人的血液

抵达新疆以及更远的地方

落地、生根,而后成为人们的日常

在新疆有三颗皮芽子

一颗在农贸市场

一颗在灶上

还有一颗在新疆大剧院

皮芽子,掏出心事

多少人会流泪

大剧院就上演了多少悲壮的凯歌

它们成群结队,将气味投射天空

越过我们的掌心,肩膀和头顶

瞬间成为空中唯一的王

刀被俘,早已失去存在的意义

怒放不一定有结果

但它却早已深入人心

就像英雄注定会被历史铭记

落日余晖,给新疆大剧院(皮芽子)涂上金黄

以此对抗逐渐矮下去的暗影

夹道沟胡杨林

“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去千年不朽。”

——题记

我无法准确计算出你的年龄

一如

我们无法用文字叙述你的全部

在三千年生命中

岁月展开了金黄的帆

叶子落下的时候

它的方向、速度、表情

裹挟着英雄的气质

迸射着飞翔的勇气

缓缓落下

在农六师头道沟

每一棵胡杨

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信仰

它们的血液

磨砺着不羁的声音

在世俗中遗世而独立

走近你,触摸着你的呼吸

我看不见生离死别

却看见一种超度生命的奇迹

胡杨孕育着生命的摇篮

蜕去全部的伪装

一座座丰碑

守候着农六师的千年时光

玛纳斯

1

是该为你写点什么了

一直存活于诸神的玛纳斯

是天空的蔚蓝喂饱了玛纳斯的色泽

是凤凰湖的透彻填满了玛纳斯的乳汁

是塔西河谷的冰雪点燃了玛纳斯的密语

还是我的赞美揭开玛纳斯的火焰

2

在裸露的侏罗纪山脉

我仿佛看到了最初的曙光

四千年前那次地壳运动

是谁把生与死抛到了山的对立面

愤怒的山体一翻身

丑陋和不堪就埋在腳下

岁月的法器让玛纳斯

伸手就可以触碰到梦境

几片雪花落下无字的歌谣

山河的呼吸和律动

旋出季节深处的美艳

摇摇晃晃的山体,胜过人间

足以安抚那些不安和虚妄的躁动

四千年以后

在一位诗人的笔下延伸

3

凤凰湖是众神惊羡的眸子

把一生的战栗,豪放,悲凉和欢快

都于子夜之前放生

一颗湛蓝的水晶

浮动在山岚和云际

这才造就了玛纳斯的高贵和血液

凤凰湖,透彻可晰

倒立着玛纳斯的前世和今生

我想这一定是一滴爱情的泪水

才能让凤凰湖在风中

摇响人们心中的和声

4

五道垭,沉淀了五重历史的沧桑

直插云天,一场宏大的开场仪式

五道垭,承载了五把神斧的解剖

山间就有了魂魄和气息

用苍茫和意志垒砌的五道垭

在天上俯瞰人间

当五道垭披上雪的语言

它的身体里就流出活水和生命

然后默默借助气象的伪装

把自己埋藏得很深很深

直到下游的水流发出咆哮

悬在天上的五颗心,终于才安静下来

5

放马南山,放飞梦想的翅膀

南山似禅,不攀不比,不骄不躁

更像是伫立在玛纳斯的软水

任凭光阴走失,岁月物哀与虚余

不计得失,岿然成风

阳光堆满山谷

被白云洗礼

沉默或随风而动,都是生命的一种姿态

6

塔西河谷

我看见一些雪花正在分娩

这是自然界的伦理

它们汩汩的发声

日后将成为玛纳斯的神水

暗藏在耳垂的音符

势必与万物有关联

黄敏,女,1994年生,新疆昌吉州呼图壁县芳草湖人。有作品见于《散文诗》《星星》等文学期刊。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