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在我温柔的小棋局里

谢知言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是我的一个迷茫期,因为见过太多有灵气的作者,那段时间就一直觉得自己不够有天赋而消沉。写这篇文也是为了给自己打气,所以大家现在能看到这篇文,说明勤能补拙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   这篇文献给每一个有梦、还在成长的朋友,希望你们不要放弃,要加油啊。   这是作为古文作者的我第一次过现代文,也是第一次跟小姐妹安安上同一期杂志,真的好快乐。

一、宋音音,你好笨啊

2000年——

烈日炎炎,像是有谁在空气里放了一把火,院子里槐树盘虬卧龙地生长,树冠枝叶繁茂,投下了一大片阴影,还有细碎的光从缝隙间漏下来。

树荫下,小小少年与少女在棋盘前对坐。

穿着白色汗衫的老人躺在一侧的摇椅上,用蒲扇点了点少女的头:“音音,背一下象棋走法口诀。”

“啊……”宋音音猝不及防被点到,大脑却还是混沌一片,啊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少年微微昂起下巴,是有些骄傲的姿态,脆生生地说:“我来吧,爷爷!”

老人轻轻点头,少年清了清嗓子,然后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将军不离九宫内,士止相随不出官。唯卒只能行一步,过河横进退无踪。”

背完,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看了她一眼,故意拖长了尾音:“宋音音,你好笨啊……”

老人瞥了一眼少年,又瞥了一眼自家的小孙女,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同样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怎么迟魏就是聪慧机灵的,而音音跟他放在一块就显得拙朴了。

宋爷爷不禁在心里嘀咕:难道真的是迟家的基因比较好?

宋爷爷带了些恨铁不成钢的心思,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宋音音的脸。

宋音音本来昏昏沉沉的,这下被掐醒了,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肉嘟嘟的脸。

她揉着揉着,忽然嘟囔着说:“我想喝汽水。”

宋爷爷更来气了,恨不得随手从桌上拿颗棋子塞进她的嘴里。

迟魏这回趁着他拿扇子戳宋音音之前拉起她就往外跑,还不忘回头跟他说:“爷爷,我们出去玩,待会儿回来。”

迟魏兜里揣着两枚硬币,到街口小卖部买了两瓶冰汽水。

出了小卖部的门,他看见宋音音那圆得像包子一样的脸,心血来潮,临时使坏,没往她手里递而是往她的脸上贴,激得她眼睛都瞪直了,咝了一声。

迟魏哈哈大笑。

半晌闹够了,两人坐在小石阶上对着喝可乐。迟魏举起瓶子咕咚咕咚地喝,半瓶进了肚,扭头看着拿吸管小口吸的宋音音,不由得嗤笑出声:“喝可乐就得像我这样才喝得爽!”

宋音音皱着眉头没搭他的话,还是小口小口地吸着。过了一会儿,他也没见她瓶里的东西少。

迟魏纳闷,拿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宋音音把吸管咬坏了,吸不上来。

迟魏又骂了她一句“笨”,然后进小卖部,又替她要了一根吸管,最后她可算是顺顺当当地喝完了。

不过是小事,可迟魏记住了她爱咬吸管,从此以后,凡是带着她去喝东西,都提前向店家要好两根吸管。

天要黑了,他领着宋音音回家,路过树下时,却被突然砸下来的死了的蝉吓了一跳。

秋天来了,蝉到日子了。

宋老爷子的病也是从秋天开始的,而且反反复复,去了医院好几次,都没什么太大的毛病,也许就是年纪大了。

谁也没想到,宋老爷子没熬过。

宋老爷子的后事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迟家人帮着办的。宋音音的父母早年间出了车祸,故去很多年了。家里也没有别的亲戚,就剩下她一个。

宋爷爷留下了一些钱,又有迟家人帮衬着,宋音音也就这么过来了。

转眼,两个人已经十六岁了,上了同一所高中。

二、我的小笨猪

2010年——

随着下课铃声响,迟魏的桌子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男生女生七嘴八舌,羡慕又好奇地问:“迟魏,听说你在市里象棋比赛又得冠军啦!”

迟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微笑着点头说“嗯”,顿时又引起一片小小的惊呼——

“太酷了吧。”

“真棒。”

“太厉害了。”

这时,宋音音也已经收拾好走到他旁边:“走吧。”

“嗯。”迟魏应了一声,就要站起来。

忽然,人群里一个男生调笑了一声:“迟魏天天跟她待在一起,不怕变笨啊!”

男生话音还没落,就看见刚才还笑得温柔、疏朗的迟魏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

一下子,男生的领子被迟魏攥在手心里:“你说谁笨?”

男生被吓了一跳,他本来也是隨口一说,见人家要生气,连忙道:“开个玩笑。”

迟魏松开了他的领子,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她不是你能开的玩笑”,然后就带着宋音音走了。

看宋音音没心没肺的样子,迟魏忍住笑,一把拽起她的胳膊开始狂奔:“走了,去买棋谱!再不快点,一会儿集市关门了!”

迟魏带着她直奔书摊,那里有迟魏昨天专门让老板帮他留的棋谱。他正在专心致志地挑,忽然余光一扫。

他看见宋音音蹲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只水晶小猪,她时不时摸一摸,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

书摊的老板感受到他们的目光,解释道:“哦,这个是我闺女的,她不想要了,就被我带来这,看能不能卖点钱。”

迟魏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多少钱?”

“三十,跟你挑的棋谱一个价。”

迟魏从兜里掏出钱,书摊的老板就要拿袋子给他装书,结果被他给叫住了:“不要书,要水晶猪,有没有盒子?”

书摊的老板有些不满:“这书都给你留一个星期了……”

迟魏呵呵笑,对着书摊的老板压低了嗓音:“小丫头今天心情不好,不哄哄,一会儿回家是要闹的。”

书摊的老板瞥了一眼宋音音,他是知道她家的情况的,挺惨。而且迟魏又是他书摊的常客,总是来买棋谱,就这一回没买罢了。

老板找到盒子,递给了他。

迟魏弯腰把水晶小猪从地上捞起来,揣进了怀里。

宋音音发现他没拿装着书的塑料袋,愣了愣:“书呢?”

“买猪了。”

宋音音又愣了一下,随即朝他伸出手:“那把猪给我。”

迟魏睨着她:“也没说是给你的啊。”

宋音音拔腿就走,结果被迟魏揪着领子给拽了回来。

他把水晶猪攥在手里,想着送别人礼物都应该要说点啥,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最后,他索性脖子一梗,装出一副特别欠揍的模样说:“你拿了这只猪,以后小猪笨蛋这种话就只有我才能说了啊。”

宋音音拔腿就又要走,吓得他慌忙地将水晶猪塞到她的怀里,还尴尬地干巴巴地补上一句:“反正你收了,我说的话就算数。”

宋音音忍住不笑,抱紧了水晶猪,说:“好啦,回家吧。”

三、拜师

变故发生在他们俩十七岁的时候。那一年高二,距考大学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迟魏与宋音音的成绩都不算好,要考上本科,学门艺术什么的,兴许能稳妥些。

迟魏想了想,回绝了母亲让他学美术的提议,说:“我想继续下棋。”

家里讨论的时候,家人说他棋下得好的话,多参加比赛,拿奖,有了一定名气和实力就能进省队,进了省队,省队每年有保送的名额。

这条路很少有人走,乍一听有些天马行空。可是,迟魏已经参加好几年的比赛了,前不久还拿过市比赛冠军。

一家人都有些心动,觉得这条路不是不能一试。

可是,如果想进省队,就目前来说,迟魏的水平还是很不够的。他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全是自己看棋谱摸索出来的野路子。他要是真的想走这条路,必须进行系统的训练。

经过多方打听和筛选,他们终于把目标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国内象棋界的泰斗,周鹤周老先生。

正好,他前不久刚刚发布消息,要新收两名入室弟子。

迟家父母工作繁忙,于是由宋音音陪着迟魏去参加考核。到了那儿,两个人惊呆了,人真不少,不愧是高手收徒。

待客的是周老先生的长子——周衡。

原本是一间静室,现在被一群青春期的孩子填得满满当当。终于,等了良久,门被打开了,虚长他们几岁的少年自阴影处走出,身姿挺拔,穿着宽松的、袖子垂到脚的长袍。

周衡面相生得极好,五官淡而锋利,年纪虽小,却不苟言笑,显出一种冷漠的英俊来,看上去就很不好亲近。

他站在那里拢着袖子,淡漠道:“能在我手下过三十招的,可以去见我父亲。”

他没有说要赢过他,甚至没有说过五十招、上百招。

迟魏的眉头皱了起来,一颗心却沉了下去,棋手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比他之前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

有很多人在周衡的手中落败,他们千里迢迢过来,岂止是没见到周老先生,甚至没在这个少年的手下过三十招。

终于到了迟魏,他的手心被汗濡湿。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周衡落下最后一子,冷淡的声音响起:“二十九,下一个。”

迟魏脸色一变,正要张口,忽然被身后的人扣住了肩膀。

宋音音站在他的身侧,对着面前的周衡说:“我要见周老先生,我有办法说服他。”

周衡看着稚气未脱的少女,眉头紧皱:“在我手下过三十招。”

宋音音的声音轻而坚定,将自己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要见周先生,我有办法说服他。”

周衡眉间一抽:“你……”

他正要说什么,却忽然被打断——

静室后的静室,传来老人沉沉的声音:“让她进来。”

少女站起身,走进了那间静室,半晌,里面老人的声音传出。

“周衡,五师弟迟魏,小师妹宋音音。其他人,送客。”

关于那一日迟魏问过她,但她始终语焉不详,被问急了,也只肯说:“我给周老先生看了一本我的祖传棋谱,然后他就肯收我们啦。”

迟魏对此嗤之以鼻:“骗人,周老先生什么棋谱没见过。再说了,你哪里有祖传棋谱!”

宋音音也不反驳,揺头晃脑地说:“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直到有一日课间时,周衡拦住了他们,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我问我父亲为何收你们,他说你给他看了一本棋谱,你到底给我父亲看了什么棋谱?”

她还没说话,迟魏就抢先道:“你父亲都没告诉你的事,就别来问我们啦,这是秘密。”

最后兩个字,迟魏特意拉得很长,如愿以偿地看到周衡的脸色变得更黑了,然后迟魏就心情很好地拉着宋音音走了。

在庭院里,迟魏一把拽住宋音音,眼神发亮:“你还真有祖传棋谱啊!”

宋音音神色微微一僵,随后扭过头继续走:“是啊。”

迟魏绕到她的前面,面对着她倒着走:“有这种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给我看啊!”

宋音音扭过头:“就不给你看!祖传的!”

“给我看看嘛。”迟魏拽着她的胳膊念叨,最后双手合十,睁着眼睛像小狗一样巴巴地望着她,“求求你啦,我真的很想看。”

宋音音终于绷不住,笑出声来:“好。”

宋音音刚给他的那几本棋谱,迟魏看了后,一天吃不下饭,字跟鬼画符一样,他看完了眼晕。

后来,她又给了他几本,字竟然清楚一些了。

迟魏还在宋音音跟前念叨过一次:“合着你们宋家祖先还是个性情中人,好看的字应该就是心情好的时候写的,不好看的字应该是心情坏的时候写的。”

结果,他被宋音音追着打了好久。

四、纯属侥幸

周老先生的确不愧是大师,讲的东西都让迟魏受益匪浅。还有宋音音的祖传棋谱,那布局谋略,每一局都变幻莫测、诡谲至极。

如果说周老先生是教他怎么奠基,那宋音音给的棋谱就是教他怎么布阵。

短短几个月,迟魏的棋艺进步飞快。

如果说在求学的过程中还有什么不如意的话,那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周衡。

他看不上他们俩,认为他们俩是走后门来的,总是对他们多有刁难。

别人抄棋谱抄十遍,他们俩就要抄三十遍。

迟魏也很生气,不过,他毕竟是自己老师的亲儿子,动不得。但是,他的心里又有种微妙的得意,忍不住想:你老子都同意了,你再不同意也没用;你再不同意,你也赶不走我们。

但是,他没想到,周衡的确是赶不走他们,但可以恶心他们。

一日,周衡在课上忽然发难:“迟魏,你过来与我玩一局。”

迟魏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周衡脸上忽然浮现出轻蔑的表情:“呵,废物就是废物。”

迟魏忽然站起身来,沉着脸瞪着他。

周衡坐在座位上屹然不动,冷冷地看着他:“一百招。你若能在我手下过一百招,就算你赢。”说完,周衡又轻声笑了一下,这次话是对教室里的所有人说的。

他神情倨傲:“除了他,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人能真正赢我。”

迟魏被激怒了,咬着牙:“我来!”

时隔三个月的比试,这回迟魏先是在他手下平缓地过了三十招,五十招,九十招。

眼看着就要赢了的时候,周衡的“炮”落下。

周衡轻声道:“第九十八招,将军。”

迟魏一激动,差点掀了棋盘。棋盘上黑方虽有损失,可将、士、象俱在。

而红方大帅已失,士、象、车、马、炮俱殒。山河破碎,国将亡,颓势不可挽。

迟魏拢了一把被汗水浸湿的黑发,咬牙道:“再来!”

一局又开。一样的,当迟魏大滴的汗水滴落到桌面上时,周衡开口:“第九十八招,将军。”

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周衡是故意的,他故意让迟魏之前的招,然后在第九十八招的时候将迟魏。

周衡不仅要让迟魏输,还要折磨他,让他深深体会被控制的感觉。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输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被控制的感觉一旦深入骨髓,迟魏将很难再赢一局棋。

迟魏咬紧牙关,颤抖着说:“再……”

然后,他的手忽然被握住,宋音音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旁边,盯着周衡的眼里似有寒光,语气像是覆了冰雪:“我来。周衡,你不是说这里没人赢得了你吗?”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输。”

一开场,宋音音先走,她走了一步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哪有人先走象的。”

果然,周衡抓住时机吃了她的象。

宋音音再走炮,周衡又吃了她的炮。

开局几招,宋音音连失二子。

这时,她微微一笑,用一枚棋子吃了他的“车”。

周衡眼睛微眯,大意了。可饶是如此,还是他占了上风。他不由得轻笑出声。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又失一卒。

他看向宋音音,这个平时上课都打瞌睡的小师妹,好像并不那么简单。

一个小时过后,女孩清澈的嗓音响起:“将军。”

旁人看着这一局好像下得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可是,周衡……

他抬眼看向宋音音,这个平时看上去乖巧听话甚至稍显愚钝的女孩此时也目光平和地看着他,然后微微一笑:“周师兄,我乱下的,纯属侥幸。”

五、你赢不了

三天后,迟魏拿到了省队推荐入学的名额,是一所非常不错的大学。

但是,迟魏感觉并不好。他的梦里都是周衡那张冷冷的脸,还有那句“第九十八招,将军”。

即使宋音音赢了周衡,周老先生重罚了周衡,可对于迟魏来说,也都无济于事,他深陷梦魇。

学了这么多年的棋,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原本是没有天赋的,而是因为练得太多,所以才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他知道自己不行,知道自己天资不够,一对上天赋异禀的人,就会被牵制得非常惨。

例如周衡,他是天才。迟魏觉得自己永远也赢不了他。

迟魏颓废了两个月,未碰棋。

直到他在电视上看到周衡败给卢成。卢成是当今棋坛青年新秀。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只要他在比赛上赢了卢成,他就能间接地证明他是比周衡强的。

宋音音不想让他去,可是他非将填好的报名表塞到她的怀里,握着她的手:“求你了,能与卢成一战的那场比赛还有最后一个名额。你帮我把表交上去。”

宋音音看了他好久,輕声点头:“好。”

之后,迟魏一直等着组委会的通知,却一直没收到。直到他在电视上看到宋音音对战卢成,整个人都蒙了。

他打电话给组委会询问,却被告知并未收到他的报名表,而是收到了宋音音的。

电视上,宋音音败给了卢成。

宋音音回来的时候差点被迟魏扔过来的瓷碗划伤。

迟魏语气森森:“回来了?宋音音,你好得很。为了自己参加比赛,不交我的报名表。”

她张了张嘴,最后闭着眼睛说:“你赢不了。”

“你怎么知道我赢不了,万一呢?”

“我就是知道,没有万一。你会赢,但不是现在。”

宋音音斩钉截铁的语气再次激怒了迟魏,他朝她大吼:“宋音音,你就是为了你自己。你觉得你赢了周衡一次,你就厉害了,你就想往更高处走。”

她想说什么,却被他粗暴地打断:“滚。”

他说:“宋音音,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六、她的小心思

迟魏没想到宋音音真的走了,离开了学校,甚至没有回他们一起长大的院子。

他站在宋音音的面前,离她非常近,本来想伸手碰碰她,或者是问一堆“你这么多年去哪了”之类的话。

可最终,他轻轻开口:“音音,我赢了。”语气虽然平和,但仔细听还是颤抖的。

宋音音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我知道。我说过,你终有一天会赢的。”

这句话刺痛了他,让他将那些过去的事情都想了起来。霎那间,他的脸上浮现出很清晰的痛楚。

他直直地看着宋音音的眼睛,沉声吐出几个字:“不,我宁愿在十九岁那年输。”

宋音音刹那间睁大了眼睛。

一瞬间,她在他的目光中明白了一切,她轻轻地说:“你知道了?”

迟魏点了点头:“周衡。”

宋音音垂下頭,思考了一会儿,最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像是终于卸下了一个辛苦保住的秘密。

她眼眸清亮地看着迟魏,神情坦荡:“是,我是比你有天赋,可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下棋,但你喜欢。况且,那段时间,你一直都在为周衡比你有天赋的事情烦心。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又为什么要把对于我来说不重要,却会影响你心性的事情告诉你呢?”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