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学长你有理

陈小仙

简介:

暗恋成真系列

高冷学霸VS刁蛮校花

陆真理:“好久不见,学长,哦,不,陈总。”

陈璟:“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天才陈璟,因为天才喜欢追求真理。”

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

这叫礼尚往来。

陆真理很少玩商场里的游戏机,平时打游戏也只是出于无聊。提起游戏机,她就抹不去满是网瘾少年和宅男宅女的偏见,于是她下车拿着张政的伞就准备走。

“兄弟,我没兴趣,谢谢。”

“嘿,你别走啊——”

张政看陆真理要走,赶紧小步追过去拉住她的手,新款乔丹篮球鞋踩到所过之处的水坑,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校服裤:“来都来了,我有办法让你进去。”

陆真理皱眉。

“走吧,回家也是闲着无聊,那里有好多我们学校的帅哥学长!”

好吧。

也是,就算回家,也是一个人,与其一个人无聊地窝在被窝里听雷声看电视,还不如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打发时间。

然而,陆真理跟张政刚进商场的娱乐区,娱乐区的几个人就发出一片嘘声。

陆真理皱了一下眉,听见一个打扮新潮的小哥哥最先开口:“哟,小张,今天带女朋友来了?”

说话的人看起来年纪比他们大一些,他非常友善地看着陆真理。

陆真理连忙摆手:“不——我不是,我是他的学妹!”

“哦——学妹。”那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一脸“我懂,我都懂”的表情。

张政用手机扫码开机,过程非常简单,连游戏币都不用兑换,一套流程,行云流水。

开机以后,两人玩起了赛车游戏。不知不觉,时间到了晚上八点钟,然而这场暴雨一直没有停。

“晚点回去吧,这个点估计正堵车,再开一盘刚好。”

“行。”陆真理也不矫情,几把游戏下来,她和张政很快就熟了。不仅他,还有西林高年级的几个学长,陆真理或多或少都跟他们有了些互动。

认识了更多的人才知道,原来西林也不仅仅有埋头苦读的学生。有时候,所谓的“差生圈”,比那些成天就知道做题目、对答案的同学有趣多了。大家学习之余都喜欢来这里放松。

就在这时,商场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人,那人穿着白色的衬衫,洁白干净,没有一丝褶皱,与这嘈杂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他面无表情地收起伞,整张精致的脸露出来,挽上去的衣袖露出漂亮的手腕。

门口奶茶店里的那些小姐姐在看到他的时候都愣了,似乎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纷纷低下头,补口红的补口红、整理头发的整理头发。

那个高年级的学长对上来人的视线,似乎也是被他的长相惊艳,说話都不太顺溜了:“你……”

“张政在这里吗?”

“呃……”高年级学长一时有点结巴,待回过神来,忙点头,给他指了一个方向,“那边,他在那边。”

隔着几个游戏机的位置,陆真理没察觉到背后不断向自己靠近的男生。

她两只手拿着遥感器,瞪着屏幕,肆无忌惮地大叫:“你来了!你来了!你居然要超过我了!我要把你甩掉!”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在这时闯入了她的视线,按在了她身边男生的肩膀上。张政打游戏的手停了下来,陆真理也跟着停了,跟张政一起转身看向来人,在看清那张脸的瞬间,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这,这不是陈璟吗?!

他怎么也来这里了?难道天才也打游戏?

就在这时,陈璟解开了她的疑惑。他平静的语气里听不出是愤怒或者冷漠 :“你爸在找你,说你不接电话。”

这是陆真理第二次听陈璟说话。

第一次是开学报到的时候他给自己指路,她当时就觉得这个男生说话真好听,清澈中带着变声期特有的磁性,分外有魅力。

张政原本神采飞扬的俊脸在听到“你爸”那两个字后,彻底难看了起来,连带着语气也有几分不愉悦:“他找你了?”

“嗯。”

“你告诉我爸我在这了?”

“他迟早也会找过来。”

“哼。”

“你早点回去。”

陈璟说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真理觉得他朝自己身上瞟了一眼,可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走了。

过了很久,陆真理才戳了戳张政的胳膊。

“你居然跟他认识?”

张政看着她 :“怎么?觉得他是好学生,我是差生,我们认识很奇怪?”

陆真理嘴角抽搐:“没有,我就单纯好奇而已。”

“好奇?”

张政眯了眯眸,若有所思:“你好奇他干啥?也是,我们阿璟可是远近闻名的男神,你喜欢他也很正常。”

陆真理瞬间奓毛:“谁,谁,谁告诉你我喜欢他啦?!我跟他根本不认识好不好?”

“不认识你刚才看着他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啧啧,只可惜校草一般都配校花,如果配你这朵霸王花,那可真是可惜咯……”

“张政,你再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陆真理从小到大没有这么气过。

霸王花,霸王花……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的这个绰号,最早就是张政传出去的,而校长在升旗仪式上使用的那份惊天地泣鬼神的演讲稿,也是张政为了黑她,“特意”请人写的。

自从上次避雨和张政一起去商场娱乐区打游戏,张政就经常有意无意地找她一起玩。

有时候是相约一起逃课,有时候是像上回一样去打游戏。但是高三和高一的课程不一样,所以两个人真正一起出去玩的时间其实也不是很多。

时间弹指一挥间便掠过,几场雷雨下来,这座城市也从初秋到了深秋。

其中有一段时间,张政都没有再找过陆真理,起初她并没有在意,本来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他们也称不上是什么朋友,点头之交后再无联系也是理所应当。

直到,有一天放学。

天色已经暗了,只有路灯在校园门口散发着昏黄的光,陆真理刚路过一盏路灯之下,忽然手腕一紧。她吓了一跳,随后被一股力道拉到了一堵墙后面——

“嗯——”

陆真理第一反应就是要大叫,然而还没叫出口,嘴巴就被对方捂住!

可是很快对方就松了手,“你是……”谁字还没有说出来,借着昏暗的视线,陆真理看到对面的脸,差点吓得心都跳出来!

陈璟!

怎,怎么会是他?!

昏暗光线下的陈璟,少了几分平时看上去的清高和透彻,多了几分冷傲。

“张政在哪,你知道吗?”

“我?”

深秋的季节,女孩围了一条简单的白色围巾,越发衬得她下巴尖细,眼睛灵动可爱。陈璟与她对视一秒,眉毛皱了一下,看向别处。

“我不知道啊,他怎么了吗?”

“他失踪了。”

“啊?!”

这么戏剧性的事情,陆真理还是第一次在生活中遇到:“你怎么知道他失踪了?那现在怎么办?”

她一口气抛出两个短句,陈璟却仿佛没有兴趣回答这么傻乎乎的问题 :“你上次见他,什么时候?”

“上一次……”陆真理认真想了想,“得有……两个星期了吧。”

“我知道了。”

陈璟说着,然后拉了一下肩膀上的书包,眸若寒星:“如果他找你,记得告诉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说完,陈璟拿出一张便条,没等她反应,就塞进了她的手里。

陆真理全程一脸茫然。从张政失踪,陈璟来找她,然后给了她他的手机号。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男生远去的背影,不自觉地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字条。上面一串黑色的数字,字迹清秀,在他的笔下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俨然一个庞大的数字帝国。

为什么,心跳,这么快呢……

张政失踪,仿佛成了她和陈璟之间唯一的秘密。

留下了手机号后,他们一共发过三次短信,一次,是陆真理告诉他自己的手机号,他回了一个“知道了”。

还有一次,是他问她张政有没有找过她,她回“还没有”。

陆真理躺在公主床上,望着天花板,犹豫了好久,还是没能把这条短信发出去。

怎么办……

好想跟传说中的学神借一下笔记啊,下个星期就是期末考试了,爸爸说只有考进班级前十五名才能……

“唉,到底要不要发——”

正当陆真理纠结之中,手指不小心就碰到了按键,还没编辑好的短信直接就这么发出去了!

“有没有搞错啊——”

洗完澡從浴室里出来的陈璟,刚拿起一本英文书准备坐下来看,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动静。

少年的眉毛稍微挑了挑,他的手机号码从来不外传,这么晚,会是谁给他发短信?

——陈璟学长,你好,听说你是西林出名的学神,下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想问你借一下笔记看看,不知道你还留着吗?没有也没关系……

“我这个语气是不是太谄媚了啊?”

“太做作了吧?这么跟男神说话的女生肯定很多。”

“完了,我肯定要被拉黑了!”

就在陆真理内心戏上演了足足一百幕的时候,手机里总算传来了回音。

她哀号一声,颤抖着手点开了短信,另外一只手捂着眼睛不敢看。

回复的短信非常简洁——

抱歉,我从来不记笔记。

陆真理:“……”

从来……

不记笔记……

厉害。

果然学神就是学神,连学习方法都跟别人不一样。

陆真理撇了撇嘴。

然而,就在下一秒,消息提示音再次响起。

陆真理赶紧点开,不点开不要紧,一点开,她彻底吓得张大了嘴。

“如果你答应帮我引张政出来,明天起,我亲自教你。”

陆真理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传说中智商160,脑容量堪比爱因斯坦、中国门萨高智商俱乐部年纪最小的天才男神陈璟,居然要亲自教她复习?

就为了……找到他的好朋友,张政?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真理赶紧把脑子里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的奇怪想法压了回去,这不想不知道,细思还真是极恐……

在西林,谁不知道陈男神从来冷面无情,不近女色,不管多少有才华的漂亮美女给他递情书,他都跟没看见一样。

陆真理不禁又想起那天雨夜他撑着伞来商场里找张政的模样……

人们都说,天才都有点特立独行。

难道……

呸!

陆真理及时遏制了自己这恐怖的思维,起床整理书包,然后一边想怎么吸引张政出现,一边走出卧室。

第二天。

陈璟约陆真理在学校附近一家星巴克见面,陆真理匆匆忙忙赶到,看见二楼靠窗的座位,男生穿着白色衬衫在看书,像一幅画。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陆真理的头发有些湿了,她呆了一秒,快速回过神来,别了一缕湿透的碎发在耳后,挎着书包走进去。

“我来了,你到得好早。”

“先复习哪个科目?”

“啊?”陆真理被陈璟冷淡的声音弄得微微一怔,“哦,数学吧。”

现在就可以开始辅导了吗?她还没有把张政找出来呢。

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陆真理拿了几份数学试卷出来。

陈璟看着卷头“58”的分数,陆真理特别关注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发现他居然平静得出奇,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她实在忍不住好奇。

“你……怎么没反应?”

咖啡厅里人不多,少女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气氛突然有一瞬间的尴尬。

“呃……”陆真理有些脸红。

陈璟的视线从试卷中移开,淡漠地看着她。

“我,该有什么反应?”

“我只考了五十八分啊,你应该很震惊才对。”

陈璟面不改色:“有区别吗?五十八分和八十五分。”

陆真理:“……”

她从这个男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睥睨众生的感觉……

陆真理差点忘了,陈璟可是传说中所有理科加起来扣分不会超过1分的天才。

就像一米八七的男生看一米六和一米七的女生身高没什么区别一样,在他眼里,五十八分跟八十五分,确实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

“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能考出这样的成绩——你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陈璟,陆真理真的可能会以为他在嘲讽自己。

“你确定你是来辅导我而不是来打击我自信心的吗?”陆真理道。

窗外的雨连绵不绝,在落地玻璃上爬出一道道绵延的痕迹,咖啡厅里很安静,安静得像是一个小小的与世隔绝的世界。

封闭、柔软、干净、温暖……

此时陈璟正在做一道几何解析题,平铺试卷,少年握着黑色铅笔,白皙、指节分明的手,非常漂亮。她看着他的手,没忍住走神。

“懂了?”

“呃?”

“我问你听懂了吗?”

“嗯……懂了。”

“那过。”

“等等!”

陆真理抿了抿嘴唇:“其实……不是特别懂,你能不能再讲一遍?”

陈璟的声音混着清脆的雨声,即使讲的是最无趣的数学分析,用的是最平静无波、没有感情的嗓音,也让她想起了《琵琶行》里“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这两句。

陆真理有些接不上他的话,忙伸手指了指 :“这个,辅助线怎么添的?我不太懂。”

辅助线怎么添的?

陈璟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蠢,也有一点……嗯,奇葩。

他侧头转了转笔:“不知道,本能吧。”

陈璟说话的时候,眼睛难得绽放出细碎的光。

陆真理后来想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个表情,可能是笑。

本能。

无形中又被秀了次优越感。

陆真理随手一翻,就翻到了陈璟的笔记本,看样子笔记本上的内容应该是跟数学要不就是跟物理有关的东西,但是上面的公式,她却从来没见过。

“这是什么?”

“纳维叶-斯托克斯方程。”

“什么鬼?”

“Millennium Prize Problems.”

這一句陆真理还是听懂了,她诧异道:“百万数学题?”

“是世界七大数学难题。”

陆真理:“……”

她惊呆了。

“你研究这个干吗?高考又不考!”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肤浅。

果然,她话音落下就已经收到了少年鄙视的眼神 :“闲着无聊,玩玩,不行?”

那一秒,陆真理才开始真正明白原来人和人的命运真的是生下来就注定不同,比如陈璟。

对于他来说,很多时候,完全凭借本能就可以达到大多数人这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而他高智商的真正体现之处,从来不在于考了多少分,也不在于能做多难的题。

而是不论多难的问题,到了他的手里,总是能用最简便的方法解决。于他而言,但凡是能靠头脑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而这世上,大部分问题,通常都可以用智慧来解决。

他从来不畏惧,也不退却。就像一个孤独地独自拼积木的孩子,一点一点,如同玩游戏一般,拆解整个数字宇宙。

当然,即使是科研家,有时也会碰到无法解决的痛苦。

比如,生老病死。

比如,感情。

这一切,都是很多很多年以后,陆真理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看到陈璟被授予菲尔兹奖时,才终于想通的。

这世上的天才其实与怪物无不相同,自己的孤独,只有自己才懂。

期末考试后,很快就迎来了凛冽的寒冬。

在陈璟的帮助下,陆真理这次期末考试获得了极大的进步,考进了前十名。陆振飞十分满意,当即同意她寒假回故乡南京陪外公外婆。

她如此努力考进前十名,只是想要在过年的时候,不用跟陆振飞还有容姨及弟弟一起过。

不必看父亲、继母,还有她那四岁的弟弟一家三口阖家团圆,不用觉得自己是那个多出来的尴尬者。

她还记得,自己十岁那年,母亲因车祸去世,父亲重新娶了一位舞蹈演员做妻子,从此,南京就是她在这个世上仅存的舒适区了。

H市高铁站,以陆振飞的实力,陆真理从到站台到上车全程绿色通道,完全没有体验到春运的可怕之处。

只是在列车启动之前,她看着窗外肃杀的风景,呵出白烟,不知为何,忽然想发一条短信。

这是她五年来,第一次不用看人脸色地过年。

她真的很想谢谢陈璟。

“谢谢你。”简单的三个字发过去,陆真理看着手机不经意地流露出微笑。

张政也在前不久回了家,她想,自己和高冷男神的交集,到这里,也就应该结束了吧。

再见啦,男神。

列车飞驰,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南京算是她的半个故乡,对她来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陆真理的外公是江浙一带极有名望的书法家,膝下只有一个女儿。陆真理的妈妈过世之后,二老就相依为命,尤其是到了年关,更加显得寂寞。

这一次陆真理回家,二老别提有多高兴,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最正宗考究的淮扬菜不说,还开了一瓶颇有年份的茅台,准备不醉不休。

“真真,吃酒不啦?”

陆真理看着满上的白酒杯,赶紧摆摆手。

“外公,我吃不来酒的,您自己喝就好了。”

“女孩子一点也不能吃酒不好,将来出社会要吃亏的。”

向来小家碧玉的外婆这一次总算看不下去站出来数落他了:“自己是个老酒鬼就算了,哪有你这样劝外孙女喝酒的,真是的……”

外公顿时哈哈大笑,三个人的年夜饭,却显得一点都不寂寞。

饭后,陆真理回到自己的卧室。

窗外的夜空很美,南京比起H市,更有一种磅礴大气的古典雅致。陆真理数不清自己是第几个年头没看到南京的夜空了,正看着夜空阵阵发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张政玩世不恭而熟悉的声音:“喂?霸王花,在哪里呢?”

陆真理挑了挑眉,嗤笑:“我在普吉岛度假,怎么,你要来吗?”

“别装了,陈璟跟我说了,你在南京。”

“我也在南京,你收拾一下,半小时后德基广场见!”

“什么?我今天不出……喂!”

“门”字还没说,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该死!

这个张政,还真是阴魂不散!

不过,陈璟告诉他,她在南京……

陈璟怎么会知道的?

市中心。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