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恋爱烦恼生来就是粉红色

从“小甜饼”的书名定下之后,每次都会被人质疑:“你确定是女字旁的她?”

是的,你没搞错,这本书的小甜饼不是女主,而是我们帅气的男主角陆总本人!

谁能想到在别的书里总裁的前缀都是“霸道”,而我们的陆总,前缀是“小甜饼”。

快来看看我们小甜饼到底有多甜吧!

李慕渊:来看看母胎单身的总裁大人究竟要怎么追妻吧……

《她的小甜饼》精彩节选:

“姓名。”

“阮秋伶。”

“性别。”

“女。”

“入院原因。”

“嗯……”

“入院原因?”

“医生?”

“嗯?”

“你每次查房都非要听我被农用小卡车一个急转弯掉头吓到,然后连人带高跟鞋一起摔进路边蓄污池的事情不可吗?还有,我那双高跟鞋真的很贵!一个星期前还有神仙在梦里暗示我,只要我穿上那双高跟鞋就会遇到自己的……”

“阮秋伶女士,我们是按照程序工作,请您配合。”问话的医生像是故意挑事,他胸前挂着“科室主任江浩”的牌子,阮秋伶气得想当场放弃治疗。可眼下,她一没钱,二不确定到底是什么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样就对了嘛。在医院不好好听医生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哦。”似乎是担心阮秋伶不理解,江浩强调道。

见阮秋伶安静下来,他佯装翻开病历,余光却瞟向了查房队伍末尾戴着口罩的新面孔。

那位“新医生”长得似乎有几分好看,高鼻梁、高眉骨搭着小麦色的皮肤,眼睛很漂亮,长长的睫毛下目光格外深邃,遇上阮秋伶的目光那一刻有刹那失神。他站在查房队伍末尾,远远地望了病床上的女孩一眼,往靠近门的地方挪了挪。

该走了,江浩心领神会。

“好了,好了,我们先走了,你好好养伤,别乱动,否则这点扭伤我还得给你再上夹板。”临走前,江浩习惯性地伸手捏了捏阮秋伶包成粽子的腿,又在队伍末那位“新医生”火辣辣的目光下把咸猪手收了回来。他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足以震慑住病人,但只要阮秋伶愿意老老实实地躺着,她那点小骨折痊愈的速度就能加快。

她越早离开,某个“麻烦的人”就会越早让他重获自由。

“虽然伤得不重,但是高跟鞋还是先别穿了。穿上高跟鞋就能遇见王子的事,也先往后挪挪。”江浩临走前特意嘱咐道。

“是霸道总裁!王子哪里比得上霸道总裁?!”

“哈?”

提到自己喜欢的话题,阮秋伶突然来了精神,用力纠正道:“霸道总裁才是每一个适龄少女的梦想。没有总裁就没有少女心,没有总裁就没有好恋情,没有总裁就……哎,你们不要走啊,先听我把话说完。总裁大法好,没有接触过总裁的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总裁的美妙之处……喂!别走啊!”

姑奶奶,这里不知道总裁的“美妙之处”的,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整个医疗团队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深处早已波涛汹涌。江浩强装着笑脸,慢慢向队伍里那位“新医生”靠近。

今天这查房步骤不对。

真要说不对,把受了这么点小伤的成年人安置在骨科特护病房,本来就不是常人会有的做法。

“陆总,您还满意吗?”

“嗯,谢谢。”一同查房的其他医护人员散去,“新医生”缓缓摘下口罩。

口罩下确实是一张能够俘获少女心的脸,墨黑的发丝,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脸部轮廓酷似欧美男模,棱角分明。

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好看,只能是“英俊”。不是柔美,而是英气。与主流的偶像男团不同,他的脸并不精致白嫩,仔细观察甚至还能找到些风吹日晒的痕迹,整张脸略显粗糙。可是,以白嫩为标准来判断帅哥的话,是不合理的。

毕竟就凭这张脸,互联网上一天都能白捡三百个管他叫“老公”的便宜老婆。更何况,这张脸的主人名叫“陆远”。对,就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撑起蓝溪市鼎鼎大名的珠宝公司的陆远。

年少有为的标签,搭配高端珠宝店的光环,一度让“陆远”这个名字成为城内多数适龄少女心中暗自幻想的对象。

他什么都不缺,更不会有女人对他指手画脚。

在他家公司的小卡车撞上逃婚新娘之前,确实是这样的。

《她的小甜饼》番外:

总裁陆远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现了某种特殊的烦恼。

“陆总,怎么了?”寡言的保镖小姐坐在驾驶位,通过后视镜对自己的老朋友兼上司进行了观察。

她敢以自己最傲人的车技打赌,今天的陆远绝对心事重重。因为……他沉稳的西装里,居然出现了不和谐的粉红色领带夹。

“这是秋伶送给我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礼。”也许是为了回应对方的关注,陆远做作地往车后排靠了靠,严肃间俨然还带着炫耀,“資料里说,第一次给女……女方回礼,是非常重要的。”

他刚才是想说女朋友吧?保镖小姐不动声色。

第一次恋爱的“大龄青年”陆远,在如何吸引女性注意上,栽了不少跟头。

他查阅了诸多恋爱图书,也没从自己身上找到一个闪光点。

自觉没有才艺的陆总裁发自内心地感到惆怅,他一惆怅,就连跟着他的帅气保镖和限定版座驾也变得毫无光彩。

“陆总,其实……”保镖小姐欲言又止。

“忧郁的男人是不是更容易被女性记住?”陆远研究着过期的恋爱指南,“还是体贴一点的比较好……嗯,体贴又忧郁?”

于是,在第十二次将自己亲手做的小饼干递给阮秋伶时,英俊爽朗的总裁大人故作深沉地送上了一个故事。

陆远对阮秋伶说,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是甜品拯救了他贫乏的灵魂。

当糖和面粉混合的香气,在烤制过后被充分激发出来,烤箱里奏起了酥脆甜绵的圆舞曲,糖粒犹如泪滴般晶莹。小巧的烤饼干,就变成了神明给予失意者的答案。

他比恋爱指南上写得还有文采。可这些说辞,阮秋伶是不信的,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信。

“陆总,就算您这样说,我也还是觉得您应该控制一下进厨房的频率……”

“哦?”商业老手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犹如受惊的白兔般惴惴不安,“你不喜欢?”

“不是,不是。”阮秋伶紧张地接过饼干袋,“我只是想问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请保镖小姐特意来学校给我送手工小点心。尤其是她从黑西装里掏出粉色小猫图案的饼干袋子,总觉得……怪怪的……”

“很……奇怪吗?”总裁的焦虑,堪比竞争对手抢走了他最得意的新款珠宝设计。

“嗯……可、可能有那么一丁点?”感受到总裁的威压,女孩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阮秋伶一直觉得自己过于平凡。出生在普通家庭,普通地上学,考上大学,再普通地毕业、工作。她的小宇宙,充实得鼓成了一个球形。

可她不明白陆远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又不说喜欢她,还一直给她送小零食,难道是开发新零食拿自己试毒?

而回公司后,坐在价值千万的黄花梨扶椅上的总裁,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焦灼。“再这样下去,很难被她记住吧?”

殊不知,就在他的豪车停在校门口时,学校里的谣言已经漫天飞舞。

“阮秋伶,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争,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肯定是高攀了什么人吧?就你这样的,也成不了气候。”和高年级学姐的意外冲突,更是瞬间把谣言女主推到了风口浪尖。

“你说什么?我才不是那种人!”阮秋伶试图反唇相讥,可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是啊,你要说总裁每天来,只是为了送手工小饼干,谁信啊?

“嘴倒是很硬。那你说出来让大家听听,都快实习了吧,有愿意接收你的公司吗?”

“我……”

“有。”

阮秋伶猛地一驚,才意识到又到了每天的“小饼干时间”。谈起公事来,陆远反而显得从容不迫……且诚实,“但是鉴于你的专业成绩和分数,我给出的实习工资并不会很高。”

“3000也开不到吗?”阮秋伶欲言又止。

“我给出的合理薪酬,是1700。”

这算是哪门子英雄救美啊?阮秋伶虽然气得不行,但无奈总裁句句属实。她含泪签下了名,只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下:“陆远,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刮目相看!”

而明明是去送手工甜点的总裁大人,却意外地带回了一份人事合同。

他亲手将意气风发的大学实习生的实习工资,压到了较低的合理价格,却还是感到异常烦恼。“如果被女孩子注意,也像谈事情那么简单就好了。”陆远忧郁地想。

总裁大人的恋爱烦恼,今天也朴实无华,且枯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