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华元和羊斟

赵宗彪

孟子说,春秋无义战。这确实没错。从严格意义上说,当时分封所建的王国,都是周王室的成员单位,是这个总公司下的分公司,有了纠纷,完全可以通过周王室的协调,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从个人关系上说,这些王国的王們,不是堂亲、表亲、姻亲,祖上就是同僚朋友,非亲即故,完全可以通过非暴力方式解决争端。但是,事实上,各国之间,似乎都没有协商谈判的传统,只相信兵器的硬度和士兵皮肤的厚度,和平的时间反而不多。战争的起因,不过是争资源、土地、权力。但是,有一场战争中的战争,最富有戏剧性,我一直无以名之,想来想去,还是用“个人的战争”来说更合适。

那是公元前607年的春天,郑国因为盟主楚国的要求,去攻击宋国。宋文公刚执政四年,他派出了华元和乐吕两位将军去抵抗。这个华元,在本文中是个丑角,但在历史上,却是个有作为的人物,他曾历昭公、文公、共公、平公四君,是宋国的顶梁柱。

以前的打仗,重型武器是马拉的兵车,将军当然也在兵车上指挥。每辆兵车都有自己的驾驶员,古人称御者,俗称马夫,宋军将领华元的马夫叫羊斟。春秋时期的战争比较君子,大战以前,双方约定时间地点,然后开打。

因为第二天要决战了,华元这天晚上杀羊犒劳全军将士。不知华元是有意还是无意,结果,羊斟居然没有分到一碗羊肉汤。闻着肉香的羊斟只能啃又冷又硬的窝窝头,听着战友们唱歌喝酒,当然不高兴,就向华元反映:“我明天也要去打仗,为什么他们有羊肉吃而我没有?”华元说:“羊肉不多,你只是一个驾驶员,所以没份儿。吃肉的事,我说了算!”羊斟当然生气。也许一个晚上没睡觉,也许早就想好了主意,安然大睡了。

次日清晨,宋郑两军来到了约定地点,各自排好了战阵,战鼓咚咚地敲起来,等待开战。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排在宋军前列的华元的战车,在四匹马的拉动下,突然旋风一般向对方刮去,华元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御者羊斟已将战车开到了郑军的阵中,被郑军瓮中捉了鳖。羊斟这才得意地对华元说:“昨天吃肉的事,你说了算。今天开车的事,我说了算!”将领被俘,宋军立即乱了阵脚,郑军乘机发动攻击,宋军大败,另一位将领乐吕也当了俘虏。

宋军败了。郑国提出了赎回华元的条件:兵车一百辆、良马四百匹。宋国只好答应。当兵车、良马送出之后,华元已从俘虏营逃回了。华元回到国内,让人向国王通报:我回来了。接待他的是叔佯。叔佯问:“老兄的马怎么会在战场上出问题?”华元低头答道:“不是马有问题,是马夫出了问题。”

《左传》的作者对此事恨声不绝,还引用《诗经》中“人之无良”句,认为羊斟以私害公,是“无良”人的代表。当代的一位作家,也将羊斟目为“小人”而严加谴责。这些说法都很有道理,因为他们的预设前提是,在上级与下级有纠纷的情况下,下级必须服从上级。但是,如果我们站在羊斟的立场上,将羊斟当成与将领一样的“人”去考虑一下,也许会有另一种感受。

——作为一个军中最重要战车的驾驶员,是理所当然的战斗人员,在大战前夕的战士聚餐中,居然分不到一碗羊肉汤,心里会好受吗?这不是有没有羊肉吃的问题,而是战士与战士之间,还有没有平等的问题。

——不平则鸣。羊斟向华元反映,希望得到纠正。但是,华元明确告诉他,你没有羊肉,不是厨师的工作失误,而是我安排的,因为我说了算!羊斟面对训斥,还有尊严吗?如果说,原先的失落,只是有点不高兴,而现在的绝望,能产生的,就只有愤怒了。

就算一个不打仗的身边工作人员,既然提出了想吃羊肉的要求,哪怕不符合条件,你把自己这份羊肉分点给他,也不算过分吧?可惜的是,华元在这个选择题中,选择了错误选项。

作为一个社会成员,当然能力有大小、职位有差别、分工有不同,但是,作为一个人,尊严是一样的。作为一个战士,在战场上生与死的概率也是一样的。为什么华元可以蛮不讲理而羊斟必须忍受?华元的敌人是郑军,对羊斟而言,他的敌人恰恰相反,是他的上司华元,因为对他的不公与不尊,都是华元造成的。羊斟的战争,是一个“人”的战争,是为了捍卫自己尊严的战争。

但是,羊斟的这场战争,最后变成了一个人挑战所有社会伦理和道德的战争,在史书和评论中,羊斟输了,他一直背着坏名声。

羊斟的最后结局,无论是《史记》还是《左传》,都没有记载。

孤山夜雨荐自《今晚报》2020年3月12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