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邵远庆

自从去年父亲因病卧床不起,我几乎每到周末都要回老家一趟,嘘寒问暖,略尽孝心。老家距离我蜗居的城市不算太远,充其量也就五六十公里的样子,如果道路顺畅的话,自驾车一个小时足矣。

然而中间有段异常难走的路,着实令我头疼。那路段就在逍遥镇东边的一个十字路口,说起来还是两条省道的交叉口。印象中,在过去没设立“超限站”之前,这个路口的地面尚且马马虎虎,走起来虽然有些颠簸,多少会影响一些前进的速度,但是最起码不至于让车辆停滞。自从有了“超限站”后,这里便彻底成为“水”和“泥”的天堂了。尤其赶上阴雨天气,此地到处是陷阱,遍地是汪洋,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面,哪里是水坑。不要说轿车了,就连来往的大货车,行进起来皆需小心翼翼,否则就会面临搁浅甚至侧翻的危险。

堵车现象在这里成为家常便饭、司空见惯。我已经记不清楚曾经多少次拨打“110”报警电话,寻求交警前来帮忙引导和疏通。

毫不客气地说,就为解决这段崎岖不平的道路问题,我也是挖空心思、使尽手段的。我曾多次将拥堵现场拍摄成网络视频上传到微信群,试图赢得媒体圈的朋友的关注和报道;也曾通过政界的朋友跟当地官员打招呼,渴盼他们能大力筹措资金,尽早把路面修好……可是一切皆为徒劳,路还是坑洼不平的路,水还是肮脏浑浊的水,仍有大大小小的车辆,排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长队,在等候考验司机们的驾驶水平。

每次听到车辆底盘与凸起的水泥、石块“亲吻”时,发出的“滋滋啦啦”的巨大声响,我的心不由便是一阵强烈的阵痛与无奈。

记得有一次,我在朋友邀请下,陪同来自老家的两位领导吃饭。两位领导分别在县交通局和逍遥镇政府上班,刚好都管辖着那处坏掉的路段。推杯换盏之间,我借机向交通局的领导提及此事。领导本来正高兴着,突然就一脸为难了,说,不单是你,我也经常路过那个地方,也知道那里不怎么好走。问题是它属于省道,不在我的维护权限范围,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又对镇领导说,全镇数十万的老百姓,天天要走那段路,很多时候都在那里人仰马翻的。作为镇政府領导,你们不能坐视不管啊!

镇领导更是满腹苦水:唉!那里不仅是我们镇的东大门,还代表着我们全镇人民的脸面,我们连做梦都想改变其现状啊!尽管修路不是我们的事,但是我们仍多次倾尽全镇的财力、人力和物力,光是水泥、石子、砖头就填进去无数立方。可是由于过路的载重车辆实在太密,治标不治本,填再多也无济于事啊。

根据他们所说情况,如果不是省里直接拨款修路的话,这件关乎民生的大事,短时间内肯定难以解决。

有天,我突然接到通知,说是逍遥镇要举办胡辣汤节。为确保活动的规模和档次,由县领导出面,邀请很多上级领导和社会各界名流前去捧场。

我也有幸陪同所谓的“名流”前去参加活动。

路上,我一边驾车,一边为如何通过那个泥泞的路口而犯愁,生怕车辆一旦陷进去,把所有事都给耽搁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极短时间内,那个路口竟然旧貌换新颜,路面修得比飞机跑道还宽敞、平坦。

席间,我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悄声问身边的镇领导:省道的十字路口,咋会在很短时间内修得如此敞亮?

镇领导勾起食指,点着自己的腮帮子说,还不都是为了咱的这张脸吗!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