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芝加哥没有海

Ent


1954年,生物學家F.A.布朗从康涅狄格的海边挖到了一批牡蛎,将其放进千里之外芝加哥一个地下室里的水族箱。他是一个生物节律研究者,知道牡蛎会随着潮水的涨落而起居。

搬入新居的头两个星期,什么都没有改变。牡蛎们依然按照它们正常的规律生活:它们时而缩回去,时而张开壳,捕捉海水里的浮游生物喂养自己,一切遵循着遥远的康涅狄格海岸潮起潮落的节律。

但是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发生了一件难以解释的事情。它们依然像潮水一样起伏,但是它们在高潮期的行为却不再和康涅狄格的潮水吻合。不是佛罗里达,不是加利福尼亚,不是多佛,不符合科学所知的任何一张潮汐表。

经过反复计算,布朗意识到一点:这是芝加哥的涨潮时间。

但是芝加哥没有海。

这些牡蛎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地下室里,生活在玻璃箱的人造海水中。但它们知道海的存在,它们的祖先已经在海边生活了几亿年;它们可以离开海,海却不会离开它们。布朗猜测,也许牡蛎感知到了气压的变化,从中反推出潮汐应来的时间、自己应有的节律。没有任何一只牡蛎是有意识地在做这一切——但在某种深层的意义上,它们正想象着这样的一片海,一片不存在于地球上任何角落的海,想象着那里的潮起潮落,而它们会随着海的节律而开合。

芝加哥没有海,但牡蛎带来了海。

(方枪枪摘自“果壳”)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