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礼贤下士的价格

闫晗


《史记》里的刺客大都对刺杀不在行,却个性突出,擅长行为艺术。比如豫让就是个“金句王”,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到“以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以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句句自带流量,流传至今。从这两个金句中,我们还能总结出刺客、英雄们的一些个性。

首先,他们的自尊心都挺强。著名的刺客荆轲脾气不太好,无论是谈论剑术时被人家瞪了一眼,还是争执棋戏的路数时被对方呵斥了,他都选择立即走人,明显是一肚子的怀才不遇。直到荆轲碰上燕国太子丹,才被当成座上宾,终于得到他想要的“尊重”——天天拜望,供给贵重的饮食,献上奇珍异宝。只是这厚爱的代价特别昂贵,明知必死无疑,他还总催着你快点儿动身。

战国四公子之一信陵君魏無忌是礼贤下士的典范,为了礼交看守城门的隐士侯嬴,他带着车马和随从亲自去接侯嬴,亲自为其驾车。半路上,侯嬴瞎折腾,要求去拜访在街市做屠夫的朋友,信陵君也和颜悦色,拉着缰绳在一边等待,给足了侯嬴面子。随从都在暗骂侯嬴,侯嬴后来对信陵君解释说,我表现得这么“作”,就是为了成全你礼贤下士的好名声,宁肯自己被当成小人来衬托你。信陵君“秒懂”,立刻表示:谢谢导演。当然,侯嬴后来也有别的谋略,并且也把命搭上了,要不然也不值得被司马迁写。

这些“英雄”“义士”常常吃软不吃硬。比如《西游记》里,要孙悟空投降服软不可能,但给他封个“弼马温”这样的小官,他居然就高高兴兴去上任了。《水浒传》里,武松因为打死了老虎得到阳谷县知县的欣赏,被任命为都头,他感激不尽:“若蒙恩相抬举,小人终身受赐。”

武松看起来是个硬汉,一旦遇到有权有势者的欣赏,就把自己放得很低,无论是押送赃款还是做流氓打手,都高度配合。他被发配到孟州牢城安平寨,受了施恩款待,吃了人家的酒肉,心下不安,想尽快显出自己的“有用”,就把醉打蒋门神搞得像一场行为艺术。后来更高级别的官员张都监要收他做亲信,夸他“英雄无敌”,武松就跪下谢道:“小人是个牢城营内囚徒,若蒙恩相抬举,小人当以执鞭坠镫,伏侍恩相。”这话并不是客气,而是发自肺腑。

对于“知遇之恩”的潜在危险,反倒是女性看得通透,往往从第一步就能预知结局。战国的吴起将军替一个士兵吸吮脓液,士兵的母亲听说后放声大哭:“当年吴将军替我丈夫吸吮毒疮,他战死沙场,如今吴将军又替我儿子吸吮毒疮,我不知道他会死在什么地方。”《聊斋志异》中武承休要送给田七郎银子,想结交他,七郎的母亲立即敏锐地意识到:无故得到别人厚赠,不吉利,恐怕是要让你以死相报啊。

茨威格写过一句话:“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林 一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期,肖文津图)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