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旷野的声音 组章

弋吾(甘肃)

抽 芽

想要得到更多春天,从培养一株嫩芽开始。

顶开泥土还不够,从心上抽出一柄锋刃,与世为敌,遇风劈风,遇雨斩雨,遇光断光。

也接受一切馈赠,作为回礼,拼命活着去死。

一粒种子所要走的路,和一个人溃逃的路正好相反,都是从心上开始。

种子抽芽能够成为春天,人抽心会成为一具躯壳,埙一样,在人世中空响。

抬头向着天空

同样是抬头。

同样是抬头向着天空。

一株野草阔大的胸怀和眼界,人比不了,也没有哪一个人能够同野草一样。

锋利时像刀,柔软是像抚摸,在严寒中就是一把大火。

曾经,我也有成为火焰的志向。

后来,才发现我根本没有成为火焰的可能,没有经历过冰雪覆盖的野草,天空一直紧闭着。

抬头向着天空,只是为了不让河流决堤。

经常如此,草能够看见的我看不见,我能够看见的,那不是草的天空。

自卑是心头一根刺,抬头吧,至少你曾看见天空。

草的理想

其实也是我的。

鉴于我是一只蚂蚁,我才不敢说出口,认为那可能是一种妄想。

回头看看草吧。

一滴雨水都不见,草仍旧换新,仍旧举着辽阔的天空。

它们活着,因为深扎的根。

回头看看我吧。

站在辽阔的人世,风一吹,漏底的器皿一滴水都装不住,独奏哀伤。

理想并不是梦,经历过风霜雨雪,野草看见了。

更为广阔的天空。

适者生

冬至一过,山上的草木会硬起来。

冰雪煨在根部,心脉暂时不可表现,像是一种计谋,等一个消息。

春风一吹,像一个命令。

冰雪融化的速度,赶不上嫩芽出土。

父亲也是这样。

弯了一冬天的腰身,春风一吹,葡萄藤一样抬起来,准备为春天添彩。

春天万物生,冬天适者生。

人间就是这样,能熬过冬天的不一定能够在春天发芽。

但,那是希望,一枚可能是春天的嫩芽。

旷野的声音

野草拼命密集。

生長的速度,只有天空才能定义,拔节的志向。

正如只有你才能诞生我。

无法像一株野草一样守住你,活着是春天,为你遮荫;死去是冬天,为你顶霜。戳破冰雪的眼睛,替你看着纯净的人间。

听,为你歌唱的鸟鸣。

清风拂草,仿佛弦音悠扬。

为你的歌唱流水无法模仿,命运是一条河,立起来就是一座山。

旷野辽阔,那是你的江山。

原野光大,却不及一粒粮食的胸怀,对于我。

一枚枯叶落下来

拖着长长的尾音,像一个人的吼叫,落地时就成了呻吟。

一枚枯叶落下来,中间不会像蚂蚁一样,有停顿。

可能只是一片雪花,让大风没有吹落的枯叶,丢开了抓着树枝的手。

飞旋会不会是最后的舞姿。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当年那个一枚枯叶一样从崖边上自己飘下去的女人,为什么放开了抓着人间的手,落地的姿势不敢再看第二遍。

这么多年,总是会听到一枚枯叶落地时的,那一声吼叫,或呻吟。

像一柄刀,深深地扎进冻土中,疼痛并不会立即泛起来。

春风一吹枝头上重新长出嫩芽时,浑身就有了切肤的灼烧。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