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分身术 组章

崔国发(安徽)

雨,又落了下来

在芭蕉叶上再次得到确认:后来它才意识到,前置的雷声

并非多余,

你不要以为,当风又一次擦干暮云,

嘀嗒声会越来越小。

被打湿一次就够了?

叶片上的灰尘,大概不曾料到,雨水如此无情地

激浊扬清。

无所谓爱,或者恨,

雨是摧枯拉朽的,时光之手渐渐松开——

跌落在根上的一阵阵鸟叫。

有时,它带着寒气,

却未必逼人。当然,交谈与唠叨必不可少,

雨,又落了下来,

它忽上忽下,仿佛绿枝间跳来跳去的飞鸟。

夜 色

坐在黑暗中,不经意地,被夜色席卷。

这是否意味着,

陷身于冷静,抑或是悄然等待——

灯火无声的救援?

伸开双手,怎么也抓不住,身边的光线,

整个世界皆茫然而未察觉出

时间的皱纹。

而天地混沌,峰峦绵延,

看上去,它的确有模糊不清的一面。

不曾被我看见的东西似乎太多。夜色,吞吃着

月亮的光焰。

漫无边际的深渊!你不能跳下去,

除了夜色,没有人能屏蔽,飞鸟一路播撒的流言……

又一次看见纷纷落叶

风一吹过,树上的叶子,便化作了一声声

秋天的叹息。

一切都已经过去,而从前的翠绿与鲜嫩,于耗散结构中

遗落成尘土上金黄的记忆。

脉络干枯,身不由己,比如那置身于路旁高挑的银杏,

一片又一片,

不管它愿不愿意,都不可挽回,而终必扬弃,

存在于时光中的一些东西。

灵魂从肉体抽离。

几乎无声,

仿佛落下的不是消沉的宿命。我见过它凛冽的坠落,

雾已散开,心有些忐忑,

而落叶,恍如在梦里,命中注定它在某个地方掉下来,

抑或是,重新崭获的一种安谧?

叶片落尽

秋天里的分身术:不是背叛,

你已经看见了它,

归去而不怀有丝毫的惆怅与迷惘。

风的摇曳,几乎与先前一样,只是悄无声息地诀别,

它真的累了。

小小的叶片,翅膀托付着一份时间的伤,带着心的豁达,

它义无反顾地飘落,从茁壮的虬枝上析出

空無的虚妄……

解构或旋转:黄叶的沙沙作响,

我什么也听不见,

生命的轮回,或是一种新的释然。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