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学 » 正文

大海上灯盏摇荡

北野

在大海上大步行走的人,不是走上了天空,就是走进了传说。

现在我看到的大海,一片云彩也没有,一只鸥鸟也没有,所有的船舶都被未来隐藏。天空那么蓝,那么空旷,像一片无边无际的创世的风景。

一个逃亡的皇帝跳过海堤,突然看见了天涯,这是一个国家的尽头。

他率领的人群,有鼓乐声,有丝竹声,有旧时代城市和村庄的坍塌声,有锋刃的撞击声,但他前面,那片空旷的大海,却是命运的绝途。

一只海鸥看见的天边,逼着它生出了命运的翅膀;它带领的影子,有河流的回声,有花朵的浓荫和森林的光芒。

现在一群诗人站在这里,望海亭做为背景立在身后;而他们思絮的碎片,又停留在了哪一朵飞溅的浪花上?

稻田里的牯牛,海风中的牯牛,尾巴垂向暮晚;尖角戳进鼓皮的牯牛,唇间含着杂草,低声饮着雨水;它们在时光中默默站立,脊背上扬起长鬃。

它们用二十年时间,就演绎完了一生,也许就是哞的一声,就结束了。

等一头雄牛,沿着夕阳飞下山冈,挖出它藏在泥土里的身影,它尘土飞扬、拼命吼叫,我看见苗寨里的那片牛头阵,突然就卷起了一阵风。

棕榈宽大的叶子,在天空摇摆,仿佛是一群幽灵在冲锋。

如果我们斗争,就在開明地主里,选出一个南霸天,这样一来,南中国海,就会怒涛翻卷、风起云涌。

渔霸踱着方步去码头问鱼价,礁石上晒网的老人说:“大海空起来的时候,咱们渔村,就该变为海岛了!”

渔霸说:“潮水洗净辽阔的旷野,芭蕉的花朵,就会从海水里露出头顶”。

浑浊的渔霸,从此变成了透明的乡绅,他开馆阁,收学徒,借着渔火,讲四书五经,孝悌伦理,村规民约;一幢苔痕斑驳的节烈牌坊,像大海深处一道孤独的帆影。

苗寨的光,黎寨的光,吊脚楼的光……藏着姑娘甜蜜的脸庞;蜂腊的光,彩裙的光,酒坛里摇荡的光,都是时间和金银的光。

火塘里的灰是温热的,但楼上的睡床己经冰凉。八十岁的婆婆坐在阴影里,向游人一遍遍喊“摸顶”;她是我的婆婆,但她让我心生寒凉,她本应儿孙绕膝,或一个人生活在山里,那里星月弯曲,流水安详,草木的怀抱如岁月的浓荫,整个世界都会挨近她温暖的胸膛。

今天她和老姐妹们一起来了,她们唱歌跳舞,用别扭的汉语问候远方来者,用瘦削的胳膊和小腿织着黎锦,成了导游员兜售商品的活广告;她们偶尔窃窃私语,相互微笑;阴影中突然闪过的美,仍然是我山寨中光彩夺目的母亲。

龙船树、鸡蛋树、三角梅、芒果、木棉、椰子、龙眼树、桫椤树……都成了南岛猕猴的天堂;我们根本不用在这个时代牧养它们了,它们的家在树冠上,它们的伴侣在白云上。当我们幻觉出现,那里就成了它们飞跃生活的广场。

它们沐浴,恋爱,娶妻生子,群起搏杀,为一个人的后宫添置新娘。伤痕累累的红脸膛汉子,在游人中游荡,它心里藏着王子的愤怒,也藏着盗贼的理想;世上的美女,即使都被霸主占有,它仍然有把森林里的宫廷彻底掀翻的渴望,就像它突然抢走我手上的水瓶,坐在树冠上远远向我吼叫一样。

我曾经在半夜尝试跃过海堤,去捕捉大海上摇晃的月亮;这和它们在井里捞回月亮的心愿是一样的。而成千上万枚月亮,己经挂上树顶,只有它的碎片,仍像金子,洒在夜幕下静静的海面上。

此时,一个沉睡的王国,既使头顶上跳出多少颗新的星辰,也不会改变它甜美的梦乡。

我和你,隔着海浪和风的墙,我和你成为邻居。我们四海为家,在大海上流浪。我们是海浪里的疍家。

我们的竹排可以带走一个城市。我们的浮宅,也可以安下世界上所有深情的新娘。我们的战争,都是在天空中发生的,众神驱使雷霆和闪电的时侯,也把我们驱使。水柱和铁都会跳出火光。

我们的爱情在月亮上筑巢。白云的藤蔓缠紧黄昏的海湾。波浪上有路,涛声里有盐,星辰上的誓词亮闪闪。

官家打死也不上岸,唉呀呀,戏文里唱着呢:“疍家生来逍遥鬼,风里浪里一条船”。现在,我们要在大海中建一座庙,它金璧辉煌,摇摆不定,众神欢腾,上面挂满我们心中的灯盏。

海湾外的浪脊上,暂时无人骑行。海水里的落日一片昏黄,风声从鹅鼻嘴的外面吹进来,把准备入海的潮头推得倒卷如飞。

鸥鸟在滩头鸣叫,钢索桥是悬空的,它用虹霓的梦想,做成了一道斜坡,让风筝、羽毛和空想者的头颅,在那里滑翔。

只有装满沙石的滚装船,突然充满了重量,它不改变航道,一直在漩涡里打转,并且把倾斜的水面变成了耸立的墙。

我摸到的碑石可以勒字;潮湿的、腥咸的、分裂的字。东坡居士,徐霞客,还有许多人都淤集在这,今夜明月清白,江风渔火,都有可以彼此眺望的远方。

海水里深埋着大地的颜色。吊脚楼,芭蕉,雨林盖住山崖,波涛沿着山谷奔走。只有滚进水底的巨石,才能看清头顶上卷起的浪花。

一条河可以接纳许多支流。一条河也可以悄悄地穿越许多国家。如果它意犹未尽,就在晨光中一头冲进远方的大海,而远方永远属于梦幻者的天涯。

我那些年,正在河流上游一个人做牧童、挖草根,把仇恨的种子使劲摁进石头,等着它在春天发芽。直到整个冰川塌下来,草地飞速移动,大海在远处发出怒吼,我才发现自己已在人间悄悄长大。粗大的喉结锁住的闷雷,正在填满唐古拉以南的所有沟谷,幸福的细雨成了祭祀的仪式,突然就覆盖了喜悦的版纳。

渔群翻过春风中的河堤。茶马古道上的铃声,忽隐忽现。竹楼里的每一个王子都青春年少,他们在白云里和天使对歌,身体中堆满了孔雀五彩的羽毛。他们的心里旋转着澜沧江的波浪,而他们的背影已经进入了传说。

热带雨林里,蜂猴在头顶越过。蓝孔雀在金湖上飞翔。铁力木和老榕树,在童话中建起一个密不透风的王国。河流挖出沟渠,带着金沙飞向桥头。两条花蟒生死爱恋,紧紧拥抱着滚下山坡。大象从森林深处赶来,它献给你一朵睡莲,然后又用长鼻子把你抚摸。

大象、蟒蛇、树林、河流、孔雀、蜂猴……只有它们才是大地的孩子。它们尽管在雨林里生活,传宗接代,选择一场飞翔,或飞翔之中突然发生的坠落……

而大海在远处看着这些,大海什么也不说。

暮色涨到你的楼底,我仍然是绝望的。傣家人的窗口,月亮静静伫立,丝竹撩开的绿叶,露出玉旺姑娘的面庞。但我仍然听不懂你的倾诉,天上人间隔着一片树叶的距离。

纺车可以转动一块夏天的草地。云彩可以做成你出嫁的裙裾。雨林中懵懂的小女儿,明天就会出落得亭亭玉立。你在寨门前出现,绿叶上滚下露珠,我可以用雕花马鞍把你接走吗?长长的云路之上,明亮的弯月在上升,虽然我听不懂你的话,但我听见了竹林里孔雀的铃声。

扁担看见竹林,它自己想发芽;石头遇见星辰,剥掉苔衣,它想在夜里开花。

傣家儿女爬上高山,云里雾里安下家。她窗前的凤尾竹,有凤凰火焰里的新生,也有孔雀眼底升起的月色。

只有沉默的寺庙不说话,出家的小和尚守着庙门,偶尔偷偷回趟家,寨子里出嫁的姐姐眼含泪花。

风吹密林沙沙响,时光是烂不掉的树疤,一层层新阔叶,把命运的深谷都盖住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