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葵花盛开(二章)

刘向民

青花瓷写意

这是一次又一次的热爱和感恩,这不仅仅是青花瓷。

是一些记忆,白云,飞鸟,空旷,朗朗天空,风慢慢行走着,不动声色。

错落有致的山石,瘦瘦的韵味,一丛青竹生长,节和骨突出,细细的叶子,沿着风的方向斜飘着。一尾鲤鱼正在竹影里平静地游走,此起彼伏,始终生活在水里。这是鱼的尘世,多么惬意呀。

一位老者正慢慢前行,眼睛不再迷茫。安静,而不孤独。风在时光的气息里弥漫着流动的体温,多么熟悉的一个中午啊,一场小雨刚刚落下。雨过天晴,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空。

这是秋天的时候,天高气爽,无论是近还是远,旷世的沧桑都从前朝一路走来;不论是静谧,还是游走惊涛,都被记载在春秋的册页里。

我在等待一地清霜覆盖,还是等待一场大雪落下?其实,我还要等待一场花事蔓延,让安静的尘世,在菊香里更加安靜。

这是一次又一次的热爱,经历了一次灼火之后,记忆更加深刻。向日葵

阳光直射。向日葵高昂着头。

这种姿势已经保持了很久,风穿过每一个头颅,思绪零乱。

苦难是一场风雨。

鲜艳的黄发出耀眼的光芒,沿着渴望的向往,飘扬着幸福的形象。

阳光灿烂的大地,每时每刻都梦幻着。

这一株又一株的向日葵,始终向着太阳,神情专注,表现时光的辽阔,清纯的气息不只是高傲的头颅。我向往向日葵的境界。

向日葵,从萌芽的那一刻,注定要跟随太阳一生。

(选自《星星·散文诗》2018年12期)

标签: 头颅 青花瓷 尘世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