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春江

是光线慢慢变得羸弱

还是秋日之墙,越砌越厚实

切断我的视线和鸟的啼鸣

阻挡那么多触手可及之物

在透明如记忆的玻璃窗门里

我每天打开它,在风中站一会儿

有时看到一只船在江上缓缓前行

未等它驶出视线

我就转身回到遗忘时刻

有时觉得江上空无一物

但转念一想,在这永恒的容器里

总是盛满了水,每天等着鸟儿飞过

并完整摄下整个过程

却并不在意所有經过它的一切

给它留下点什么

江的另一边是青山

山中的草木一茬茬生长,一茬茬衰败

没有什么生命比它们更持久了

当整座山都被它们的生死

完全覆盖

标签: 春江 玻璃窗 视线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