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现代怒气病,得治!

小田健司


去年春季,日本料理连锁店“弥生轩”进行了一项试验性改革:将添饭从无偿改为有偿。因为据调查,不需添饭的客人认为无偿添饭“不公平”,由此心生不满。

同年,兩名坐轮椅的残障人士当选日本议员,参议会为他们修改了国会开会规则,允许护工在场为其提供帮助。对此网上出现了不少反对言论:“这些残障人士应当自行承担相关费用!”“不要用我们交的税给他们支付看护费!”

这两件事情中,提出批评的人其实并没吃多少亏,可依然对他人的获利感到厌恶。当今社会,这种人越来越多了。狡猾的学生

一位在东京某女子大学任职的副教授至今无法忘却与一名学生的冲突。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不得不放弃与对方沟通,交流过程让我心累,我又不能训斥她,她的想法真是让我哑口无言。”

新学期伊始,一位与他相熟的学生突然对他说:“老师,我想拜托您一件事。”她希望老师通过点名来考核学生出勤情况。副教授则认为,大部分学生都能按时上课,通过点名给他们加分没什么意义。为检验学生对课程内容的理解,他选择为学生们布置小论文作业,根据论文的完成情况评分。这还是在他察觉出这名学生对课程成绩的评定方式不满意后,经过认真思考,才提出的论文考核办法。但他没想到那名学生还是强烈反对。

她似乎认为,倘若出色完成论文的学生获得了高分,自己就没有优势了。副教授进一步与她沟通,她才说出心里话:“那些人不来上课,却能拿到好成绩,这种行径难道不狡猾吗?”副教授没想到学生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他无奈地继续劝说道:“就算有这样的学生,他们也可能是因为有事才没去上课。通过论文获得高分并不是狡猾的体现,而是努力的结果。”该学生无法认同他的观点,一味坚持“上课点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最终她也没有与副教授达成一致,拂袖而去。

东京洞察力心理咨询中心的法人代表大岛信赖说,不少来做心理咨询的人都属于“绝对无法容忍他人获利”“总觉得自己吃亏”的类型,社会中因这种心态而痛苦的人越来越多了。

大岛用“无名怨愤”这一心理学术语解释了这类人的行为。“无名怨愤”是指弱者对强者的积怨心理。大岛从经验出发,指出认真上课却担心成绩的学生是“弱者”,逃课却成绩优秀的学生是“强者”,很多人都倾向于认为“弱者的行为才是正确的”。


1.连锁料理店“弥生轩”尝试将添饭改为有偿。2.国会为残障议员修改开会规则招致了反对。3.红毯外,影迷们争先恐后。他人“投机取巧”获得签名的做法令受访女性感到愤怒。

追星途中的怒火

一位受访的45岁东京女子在讲述她的经历时,忍不住说:“那个人太奸诈了!”她甚至因此而不愿回忆那件本应开心的事情。

六年前,好莱坞影星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在东京六本木之丘出席电影宣传活动。这位受访女子幸运地抽中了门票,与好友一起去了现场。那是仅限400名影迷参加的小型宣传会。皮特和朱莉走过红毯时,不时回应影迷们的欢呼,与影迷合影,为他们签名。两位影星姿态优雅,粉丝们的竞争却异常激烈。尽管现场有安保人员,影迷们还是争相涌向前排,受访女子与她的朋友也在其中。

当时,有位母亲带着自己刚上小学的孩子也参加了活动,她让孩子上前索要签名。这位受访女子说:“估计她是觉得朱莉那么热衷于慈善活动,肯定会优待小孩子吧。”果然,朱莉给小孩签了名,并与母子二人合影。

这件事让受访女子无比愤怒。她与丈夫没有孩子,平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也只觉得吵闹烦心。她说:“正因如此,我才格外生气,对那个妈妈生气,对小孩也生气。”

这种情绪究竟从何而来?大岛认为它们出现的原因在于“优劣的错觉”和“错误的平等意识”。他说:“很多人坚信,在人际关系中,自己属于‘上级,他人属于‘下级,一旦他人获利,就会产生想要抨击对方的情绪。有些人的愤怒或许是出于人人平等的理念,但在这个世界上,要求每件事都平等是不可能的。”

发达的科技让人类自以为无所不能,从而催生出“以自我为中心”的心理,进一步导致了痛苦的产生。

作为宗教学家的西塔公崇,又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呢?他说:“在佛教中,‘苦是指人因事情不按自己的预想发展而产生的痛苦情绪,这与我们谈到的几个事例相吻合。人们以自我为中心,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对于不合心意的事,不仅拒绝接受,还因此发怒,这样下去他们将无法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

西塔还指出:“在宗教学习中,人通过了解自身局限,获得了从‘相对角度看待自身的能力。在宗教弱化的现代社会,将自身视为‘绝对的人不断增多。此外,科技的进步让人类得以把控许多从前无法掌控的事情,这也推进了人类心理绝对化的进程。”发达的科技让人类自以为无所不能,从而催生出“以自我为中心”的心理,进一步导致了痛苦的产生。愤怒引发不当措辞

一位住在东京的32岁全职太太过着缺乏人际交往、过度封闭的生活。四年前,她与相亲对象结婚了。两人刚接触时,对方整洁的仪表就让她产生了好感。步入婚姻殿堂之时,她收到了周围许多人的祝福。

结婚半年后,一名曾和她同在管弦乐队的高中同学,通过手机软件LINE联系到她。两人关系并不是很好,很久没联系过。同学说:“我要结婚了,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当时正好有其他同学叫她一起去,她不好推脱,就答应了。不曾想,这次突然的联络,让她从此有了一个难以打开的心结。

此后,那位女同学时不时就给她发信息:“有空出来喝茶聊天吗?”“我有事想跟你说。”那个时候的她还有工作,经常以工作忙为由拒绝对方,但直觉告诉她,同学一定是想说自己怀孕了。后来,她从别人口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明明是我先结婚的,我那么想要孩子,凭什么晚结婚的她比我先怀孕?”这件事让她感到难过。为了避免看到育儿相关的话题,她不再使用任何社交软件,尽可能避免他人目的不明的联络,就连LINE也仅用于联系家人和朋友。

现在这位女性正在接受不孕治疗。她总觉得自己过得不顺。她说:“别人的幸福让我痛苦。同学怀孕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不上不下的,既不亲近,也不算陌生。我很烦恼。”

心理咨询师大岛特别提到,有些人不仅会因他人获利而在心里默默痛苦,还会突然攻击他人,将心理活动通过言行表现出来,这种情况需特别注意。他说:“人格的崩塌会破坏你的人际关系,让你丢掉许多机会。”

一位35岁的女性在某公司的工作餐厨房工作。两年前,她目睹了一名50多岁的女同事欺负新员工,最终被公司辞退的事。她说:“那名同事总是欺负厨房新人,在她的职场暴力下,约有10个年轻人辞去了工作。”那位同事不论事情大小,都以严苛的语言批评和指责新员工:“你切苹果的刀工太差了!”“你连打扫卫生都做不好吗?”“你的能力也太差了,怪不得没人愿意和你结婚!”

受访女性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成为同事职场暴力的对象。有一天她终于知道了问题的答案:“那些年轻人不论去哪儿都能很快找到工作,一想到这点,我就生气。因为我就没法这样轻轻松松得到一份工作!”

最终,这名同事的不当行为被公司发现,怒气病让她丢掉了工作。

[译自日本《AERA》周刊]

编辑:侯寅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