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儿童色情:恶魔在身边

马提亚斯·巴奇、卢卡斯·艾伯勒等 小妮子


德國儿童色情图像传播、购买、持有、制造案的数量

他们是孩子的父亲:一个是厨师,一个是屋顶工,另一个是园艺师……在网络聊天室,他们写下自己的偏好,交换并讨论他们想性侵的孩子的照片,就像在谈论汽车。他们将孩子提供给聊天室的同伴性侵,受害者常常是他们自己的孩子或侄子女。

秋天,警察逮捕了43岁的约尔格。在女儿才三个月大时,他就第一次对她实施了性侵。他拍摄下自己强奸女儿的过程,和他的聊天对象分享视频。警察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蔓延至奥地利和瑞士的性犯罪网络。调查人员在这些男人的手机、U盘和电脑上找到了85TB的数据资料,并据此不断揪出了新的犯罪嫌疑人。仅仅北威州就有20多名被告,约30个被性侵孩子的图像资料在全网流传。

2019年,德国联邦刑事犯罪调查局受理了约1.4万起儿童性侵案,此外还有1.2万由于“传播、购买、持有和制造”儿童色情图像而发起的诉讼。和去年相比,儿童色情图像相关案件数量上升了约65%。这也和如今警察开始更多地关注此类案件并调派了更多人手有关。

目前,儿童色情图像的泛滥已经成为一个世界难题。根据英国网络观察基金会提供的数据,自2014年至今,世界上包含儿童色情内容的网站数量翻了两番。据《纽约时报》报道,仅2018年,美国就有4500万含有性侵儿童内容的图片和视频上传到网上。

“性侵图像如今以数TB的规模在全网流传。”德国政府性侵案专员约翰尼斯-威尔赫姆·约里格说。它们十分畅销,是恋童癖渴求的商品,必须明令禁止。从数据上看,德国中小学平均每个班都有一到两个受害的孩子,大部分案例未被披露。根据乌尔姆大学医院2017年公布的研究结果,2500名成年受访者中有13.9%在童年时期曾遭受某种形式的性暴力。“性侵达到了全民疾病的规模。”乌尔姆大学医院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诊所所长约尔格·菲戈尔特说。

凶手并非人们一般认为的凶恶陌生男人形象。他们来自各个阶层和行业,有时还有女人犯案,受害者常常是他们的亲戚、女儿的朋友、邻居家孩子或是和自己孩子一起上夏令营的男孩。如果留心观察,孩子们的痛苦就可能提前结束,比如在一个案例中,一个小男孩被他的母亲及其有犯罪前科的男友性折磨,还被他们在网上卖身。“孩子们一再发出求救信号,但常常被忽略。”负责此案的弗莱堡刑事警官皮特·艾格特迈尔说,“这种严重的性侵犯不只发生在阴暗的地下室,而是每天都发生在普通德国人的屋檐下。我担心,我们迄今在调查暗网的过程中所看到的还只是这个罪恶世界的冰山一角。”

联邦刑事犯罪调查局的警官们每天在办公室中浏览数百份资料。“我们看到了最露骨的儿童色情图像,甚至还有婴儿的。”一位官员说。在一些图像中,小男孩和女孩穿着贴身内衣,一些孩子被成年人要求互摸裸露的性器官,案犯(有时是多名)在镜头前强奸孩子,才出生几周的婴儿被绑在镜头前殴打、折磨、性侵,有些甚至还让动物加入侵害队伍。一些儿童色情“收藏家”在他们的硬盘上存储着大量这样的资料。

去年,林堡地方法院判处暗网性侵平台“极乐世界”(Elysium)的四名运营者多年监禁。这个交易平台有8.7万名用户。其中一名运营者是个63岁的图像设计师,曾是一名专业教师。他告诉其他人如何最好地性侵孩子,避免他们反抗。“极乐世界”的服务器位于黑森州一个孩子父亲的车库里。

“我们看到,他们贪婪地追求新奇、极端的画面。”慕尼黑刑事局网络犯罪部门主管马里奥·胡贝尔说。“极乐世界”里设有所有你能想象到的性嗜好和性变态论坛,不同的版块常常设有专门的登录口令,以确保安全。新客刚开始只能看比较老的视频,直到他们拍摄上传自家亲戚或熟人孩子的视频,或是向其他论坛用户提供收费的儿童性服务。


负责打击网络犯罪的黑森总局检察官茱莉亚·布斯威乐说:“大部分性侵都是熟人作案。”罪犯们首先会仔细研究受害者的情况:这个孩子容易受人影响,还是意志十分坚定?可以和他协商,让他保持沉默吗?他们还会诱导孩子打破一些无伤大雅的禁令,比如一起喝可乐,或是玩更大的孩子才能玩的游戏,之后以此勒索他们。

布斯威乐知道,还有数万“极乐世界”用户仍是自由网民,仍在消费儿童色情,有些还可能对孩子实施过性侵。在暗网中,IP地址被掩盖,无法定位到用户信息,警方无法揭露他们的伪装。

性研究科学家克劳斯·拜尔说,在网上,通常的规则机制全部失效,没有喊出“停下!”的权威,作案者相互支持,只能听到赞同的声音,感觉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一些儿童和青少年在上网时缺乏必要的谨慎,可能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来,这一点十分致命。比如一个12岁的女孩被要求:“嘿,发张你阴道的照片过来。”她就真的发了一张照片过去,也许是她从网上找到的。接着,案犯就会回复她:“棒极了,再发点。”通过网络,案犯可以同时找到50个女孩,期望有一个会满足他的愿望。这种人大多有恋童倾向,对孩子身体有性反应。

“每个上网的孩子,都可能遇到这样的案犯,比如在聊天平台、社交媒体软件或网络游戏平台。”犯罪学专家托马斯-加布里尔·吕迪格尔说。而父母常常对这种危险一无所知。案犯可能在网上劝诱孩子进行性行为,或是在真实世界见面然后实施性侵。比如一个常用伎俩是在Instagram或抖音上找到孩子照片,说想挖掘他做模特或足球选手。案犯常常会说,为核实孩子是否合适,需要看他的裸照。之后,他会用这些裸照勒索他的受害者。目前,这种案件的嫌疑人中约1/3?1/2本身就是儿童或青少年。

“儿童色情图像传播罪”意味着什么?2019年10月,在汉堡,一个53岁的男人站上了地方法庭。他在一个交易平台下载儿童色情图像,并提供给他人。检察官用了15分钟时间陈述在他电脑上找到的资料:躺在床上的全裸女孩,大部分是小学生,不得不以不同的姿势满足男人。被告辩解道,他有色情癖是因为他失业了,哥哥又死了,很多儿童图片都是他不小心下载的。

性侵会对孩子造成巨大的精神痛苦,如果性侵过程的影像资料还被传到了网上,就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精神压力。“每次性侵都是对孩子独立人格的一次猛烈入侵。”精神病科医生菲戈尔特说,“当孩子丧失对自己身体照片和极端屈辱场景的自主决定权时,整个人的尊严都会受到伤害。”出现在交易平台上的照片,即使是几十年后也很难从网上移除。

安全部门希望3月13日生效的一项新法律能方便警方进行调查。它允许警方在调查过程中使用电脑生成的儿童色情图片,没有孩子需要为此承受痛苦。这是因为儿童色情平台管理员会要求新客提供所谓的“贞洁样品”,以确定他不是警察。这样,警察就更容易进入恋童癖的聊天室中识别罪犯。

[编译自德国《明镜周刊》]

编辑:周丹丹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