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走进西班牙电竞业

阿尔贝托·帕约 刘梦


在柏林举办的《绝地求生》首场官方比赛吸引了全球超过1亿的观众。

要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并不容易,刻苦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他们每天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还要在队友、老板、教练、营养师和心理学家的配合下,完成各项训练和考核。对普通人而言,玩游戏是一种消遣,但对他们来说,这是一项工作。

近几年,电竞行业在全球的总收入连年猛增,吸引了近两亿粉丝。电子竞技于90年代末兴起于亚洲,在其发展的过程中,行业的专业化程度也在不断提高。如今,靠游戏为生的职业玩家越来越多,想要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举例来说,目前《英雄联盟》的全球玩家人数超过1亿,《使命召唤》有2800万玩家,《炉石传说》有2400万玩家,DOTA2、《坦克世界》和FIFA17都有超过1700万玩家。

在西班牙,顶尖足球联赛有西甲,而最高水平的电竞联赛则有职业电子游戏联赛LVP,也被称为“橙色超级联赛”。LVP由四个不同的比赛组成,其中包括《皇室战争》《英雄联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和《使命召唤:二战》。诞生于2011年的LVP,最初只是个测试版本的联赛平台。但近几年来,LVP的发展势头十分迅猛,其电竞赛事及比赛直播的实时观众已超过1700万人次。如今,LVP的影响力甚至扩张到了许多拉美国家。除了LVP外,西班牙还有PlayStation联赛、GG竞技场等比较重要的电竞赛事。


马德里Movistar电子竞技中心是欧洲第一个高性能电子竞技中心。

那么,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是否需要相关培训?事实上,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并不一定非要经过专门的培训。有些人在游戏方面具备过人的天赋,他们需要训练的只是与队友的配合以及团队协作。选手们会通过战队训练和各种比赛,不断强化自己的实战水平。

目前,西班牙也出现了专门的电竞培训学校,为有志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提供有针对性的培训课程,其中包括制定训练任务、分析游戏策略,甚至还会提供有关营销、社交网络和运动心理学的专门课程。他们会聘请一些职业选手来为学员授课,传授游戏技巧和团队配合的要领,并分享一些实战比赛中的经验。

不过,并非只有成为职业选手才能在蓬勃发展的电竞业中分得一杯羹。马德里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为那些想要专门研究这一新兴产业,或愿意从事电竞管理、传播和营销的人们开设了相关方向的硕士课程。

与电子竞技相关的专业空间也正在涌现,马德里Movistar电子竞技训练中心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欧洲最具创新性的高性能电竞活动中心,它拥有超过1000平方米的开放空间,可以举办讲座、课程和比赛。

西班牙的电竞俱乐部参照了一些韩国同行们的运营模式。以MAD Lions团队为例,他们在马德里郊区拥有一个占地约1000多平方米,共3层的训练中心,另外还有一个约2000多平方米的花园,其中配备了游泳池和网球场。在训练中心的一层,有客厅、会议室、厨房和健身房,二层是俱乐部办公室和游戏室,三层是队员房间,队员们的训练和生活都集中在这栋楼里。


《反恐精英:全球攻勢》是西班牙最受欢迎的游戏。


MAD Lions团队还配有一名专业的电竞绩效经理,制订每位选手的训练计划;一位数据分析师,负责分析和统计选手的各项数据;一名曾为马竞足球俱乐部效力了12年的运动心理学家,为选手提供心理辅导;厨师和营养师,会根据选手们不同的饮食习惯烹制营养餐。除此之外,图像顾问、视频顾问、摄影师和游戏社区经理也是不可缺少的,团队的工作人员多达50人。

MAD Lions俱乐部共签下了35名选手,分成5个团队。进入俱乐部的最低年龄门槛为16岁,但大多数选手的年龄都在18~22岁之间。俱乐部创始人兼商业总监马尔克斯·厄戈约尔表示:“我们非常鼓励选手在训练的同时兼顾好自己的学业。我们俱乐部的选手不仅没有一人辍学,还有人获得了大学奖学金。”

此外,MAD Lions俱乐部不是只有西班牙籍的选手,他们还签下了来自斯洛文尼亚、波兰、丹麦、墨西哥等国的电竞选手。这些选手们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表,就像按时打卡的上班族一样,只不过他们的上班时间是在每天上午11点左右,日常训练主要集中在下午,因为国际上的电竞比赛通常都在下午进行。在密集的训练间隙,选手们也能保有充足的休息时间,以防长时间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


近年来,电竞业诞生了非常多的明星选手,比如光是比赛奖金就赚了数百万美元的DOTA2选手KuroKy。除了比赛奖金外,电竞选手们还有机会拿到团队支付的薪水和赞助商的支持。

在韩国,高水平的电竞选手年收入可达70万美元,进账主要来自比赛奖金。但随着电竞专业化程度的不断加深,电竞选手也能得到除比赛奖金之外的更多保障。在美国,就像其他职业体育联盟的选手一样,参与联赛的电竞选手也拥有最低工资,比如守望先锋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选手每年最低收入分别为5万美元和7.5万美元。

不过,职业电竞选手收入中的厂商赞助、比赛奖金和转会费等,还是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电竞业最具知名度的西班牙人之一、G2俱乐部老板卡洛斯·罗德里格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西班牙电竞选手的平均年薪约为2万欧元,但在国际上,电竞选手的平均年薪约为3万欧元。

据全球调查统计数据门户Statista估计,到2021年,电子竞技将在全球范围内实现17亿美元的收入,而全球电竞游戏爱好者和稳定消费者人数将会达到2.5亿,此外,“偶尔消费者”的人数也将达到3.07亿。

根据美国商业资讯公司的数据,预计到2022年,全球电竞玩家人数将达到8.58亿,占全球总人口数的10%。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增长,主要得归功于像《堡垒之夜》这类的多人在线生存射击游戏,它们能吸引大量玩家,为其提供面对面在线厮杀的机会。

正是看到了电竞游戏在年轻群体中的流行,很多面向年轻受众的品牌都会把广告打在游戏中。到2022年,全球电竞业的广告收益预计将达到22亿美元。在资本的大力支持下,已成规模的电竞赛事将不再每年仅举办两到三次,而会是每周末都有,甚至还可能被纳入各种运动会。


MAD Lions俱乐部的选手们在马德里郊区的训练基地里训练和生活。

事实上,在韩国,早就有民众呼吁将电子竞技纳入2024年奥运会比赛项目。2017年10月,在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国际奥委会也表示:“电子竞技可以被视为一项体育活动,电子竞技选手们进行的高强度准备和训练,并不亚于传统体育选手。”

[编译自西班牙《真有趣》]

编辑:马果娜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