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边界意识, 成年人最起码的分寸感

这篇文章里提到的那些片段,并不是个人的经历,而是网友发来的一些苦恼或者困惑。我们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敢妄议,所以把这些片段摆出来,大家评判吧。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小麦,女,某培训机构讲师,坐标:成都

有次,有个男生在我微博下面留言:一点都不乖!不是让你照顾好自己吗?昨天看到你又凌晨三点发微博,熬夜就不漂亮了,一点都不听话!

Kao! 这可是我的微博啊!是公开的!发这条评论的男生,只是我一次培训课上的学生,我根本连名字和人都对不上号!而看到这条评论的我的闺蜜、朋友,都以为他是我什么人,以为我又恋爱了。

虽说这看上去是条“关心”我的留言,但实在是让我觉得不爽,我跟你有那么熟吗?!

莫愁,女,平面设计师,坐标:北京

情人节,有个N多年没怎么联系的男同学,在我微信朋友圈下面留言:亲爱的,情人节快乐!照顾好自己!

事实上我跟他私下基本上没什么交往,顶多算个“点赞之交”。但这条留言是双方共同朋友都可见的,同学们一定会误会的。于是私信他,这个留言不合适,结果回复说:我就是喜欢你啊,敢作敢当,不怕别人误会!

Come on! 我不想被人误会啊,至少不想让别人误会我跟他有什么,这么发,至少得先看看我同不同意吧?最后我只好刪了情人节那天的状态。

嫣然,女,广告模特,坐标:巴黎

高中毕业十周年的时候,回国参加了同学聚会。十年没见,大家都很开心。喝了点酒,大家都有点疯。班长突然说,嫣然万里迢迢赶回来参加同学聚会,我们一定要让她感觉到家乡同学的热情,我们每个人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不好?

话音还没落,我就被一个男生从座位上抱起来,从一个男生怀里,递到另一个男生怀里——不管我怎么表示不乐意,还是像个抱枕一样,被抱来抱去,女生们则在一旁窃笑,不时地拿出手机,拍下我的各种囧态。

其中一个男生还在我耳边说:知道吗?十年前我就想抱你了……

可是我不想抱你啊!

这个所谓的“家乡同学热情的拥抱”,让我感到的不是热情,而是深深的恶意。被击鼓传花一样递来递去的过程中,当然还夹杂着一些咸猪手——十年过去,很多人都变了,不可能保证每个人都是纯洁的。

当我向班长抗议的时候,居然被男生们评价为“开不起玩笑”——你不是法国回来的吗?那么开放的地方,装什么纯情啊?抱一下就把你惹了?!

现场的女生没一个出手相救,几乎每个人都在拿着手机没完没了地拍照。事后我居然成了她们口中想方设法吸引男人注意力的“妖艳贱货”,被冷冷地孤立了。

我想不明白。我伤害谁了?

花非花,女,瑜伽教练,坐标:深圳

有时候,我觉得闺蜜之间再亲近,也要讲究一个分寸感的。有个闺蜜,本来是我的学员,是个全职太太,有钱有闲,我的课几乎堂堂不落。处得久了,就成了闺蜜。于是她经常带着老公、我经常带着男朋友一起聚会,四个人相处还是挺融洽的。闺蜜的老公是家公司的老板,工作比较忙,所以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居多。熟了,有时候分寸就丢了。

有次我和闺蜜去看演出,男朋友发微信来,问我想吃什么,我回了个“想吃冰淇淋”,男朋友立刻发来个168 的红包,说买冰淇淋去吧。我给自己和闺蜜买了两杯冰淇淋回来,闺蜜欢喜地叫着说:你家男人不错哦,我也给他发了个“想吃冰淇淋”,他也给我发来经费了。

我看了看闺蜜的手机,她写的是“人家也想吃冰淇淋”……

男朋友同样回了个168的红包,写着:去吧。

我跟闺蜜说,差不多得了,别太过啊。

闺蜜却不以为然:这么好的关系,你咋这么小心眼。

我从来不会跟她老公说那些没有分寸的话。她这样让我很不舒服,可是她的反应好像是我小心眼。

大家一起去唱歌,闺蜜来晚了,一进门就冲我男朋友张开怀抱,“来,亲一个”,他俩就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嘴对嘴吧唧了一下!他们的解释是,敢当众这么做,是因为心里没鬼。

我还是跟男朋友分手了,他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小题大做”,但我不想让这两个没有分寸感的人扰乱我的生活。

一个是没有边界意识的闺蜜,一个是不懂尊重感情的渣男。

欢沁,女,时尚编辑,坐标:上海

让我印象最深的没有边界意识的,是我们邻居的老妈。老太太从湖南老家来给刚刚随丈夫落户上海的女儿看孩子。她那个女儿虽说是个全职太太,但没几天就学会了上海女人的生活方式,每天孩子上了学,她就开着车出去喝茶、购物、做头发,从来不带她老妈。老太太在家寂寞,就天天敲我家的门,而且一进来就坐着不走。

我们做媒体工作的,虽然上下班时间比较灵活,但是工作压力一点也不小,我根本没有时间跟她拉家常。实在被打扰得不行了,就忍不住跟她说:阿姨,我工作很忙,可能没办法总陪您聊天……

结果老太太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自己转转”,于是就在我家卧室、厨房、卫生间到处走——还评价我家的照片:你看上去比你老公小很多咯,是二婚不?孩子是你生的不?可一定要自己生一个,最好俩,不然的话争家产对你不利!

我觉得这话挺冒犯人的,不想回答。

结果这老太太居然提出,让我把家里钥匙给她,因为我和先生逢年过节都不在上海,她好“替我们看房子”。

其实真实情况是她女儿家房子太小,她想住得宽敞些。

我没答应,结果老太太就在小区里到处说我是“小三”“小老婆”……

摘自微信公众号“耳语丛林”

面包出炉时刻

/张晓风

我最不能抗拒的食物,是谷类食物。

面包、烤饼、剔圆透亮的饭粒都使我忽然感到饥饿。现代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吃肉的一代”,但我很不光彩地坚持着喜欢面和饭。

有次,是下雨天,在乡下的山上看一个陌生人的葬仪,主礼人捧着一箩谷子,一边撒一边念:“福禄子孙——有喔——”忽然觉得眼眶发热,忽然觉得五谷真华丽、真完美,黍稷的馨香是可以上荐神明、下慰死者的。

我也喜欢面包,非常喜欢。

面包店里总是涨溢着烘焙的香味,我有时不买什么也要进去闻闻。

冬天下午如果碰上面包出炉时刻真是幸福,连街上的空气都一时喧哗轰动起来,大师傅捧着个黑铁盘子快步跑着,把烤得黄脆焦香的面包神话似的送到我们眼前。

我尤其喜欢那种粗大圆涨的麸皮面包,我有时竟会傻里傻气地买上一堆。传说里,道家修仙都要“辟谷”,我不要“辟谷”,我要做人,要闻他一辈子稻香麦香。

我有时弄不清楚我喜欢面包或者米饭的真正理由,我是爱那淡白质朴远超乎酸甜苦辣之上的无味之味吗?我是爱它那一直是穷人粮食的贫贱出身吗?我是迷上了那令我恍然如见先民的神圣肃穆的情感吗?或者,我只是爱那炊饭的锅子乍掀、烤炉初启的奇异喜悦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个杂乱的世纪能走尽长街,伫立在一家面包店里等面包出炉的一刹那,是一件幸福的事。

程瑞摘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