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分寸感, 是一个人最好的修养

守分寸,知进退

李纨评价平儿:“凤丫头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楚霸王是力能扛鼎的,可如果没有两个手臂怎么能做到。意思是说平儿就是王熙凤的左膀右臂。

探春治家那一回里,探春要从自己最亲的人赵姨娘身上开刀。病中的王熙凤派平儿来传话,意思是给赵国基四十两虽违法,但因这是她亲舅舅,就给她一个权限,可以酌情处理。

探春回说:“你主子倒巧,叫我开了例,她做好人。你告诉他,我不敢添减。等他好了,爱怎么添,怎么添去。”这就等于把王熙凤的管理批了一顿。

“平儿见探春有怒色,便不敢以往日喜乐之时相待,一边垂手默侍。”我们知道平儿是王熙凤最得力的特别助理,为人很厚道,每个人都跟她很好。

探春跟平儿平时跟姐妹一样,可是平儿一看探春生气了,知道这时候探春需要摆出总经理的样子,所以立刻规规矩矩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讲。

因探春刚才因为赵姨娘哭了,便有小丫鬟捧了沐盆等物来。“平儿见待书(探春的丫鬟)不在这里,便忙上前与探春挽袖卸镯……探春方伸手向盆中盥沐。”

你看平儿多么厉害,她本来是特别助理,可这个时候插手帮忙,就是要做给大家看。探春也摆出架子,不动手,任平儿帮她一一处理。

这时候有个媳妇回话,一看就是没有什么眼力价儿的人。“平儿先道:‘你忙什么!你睁着眼睛看见姑娘洗脸,你不去伺候着,先说话来。”

探春还没讲话,平儿就骂起来了,你总不能在总经理上厕所时,你堵在厕所门口报告下个月的报表什么的吧?这里面讲的都是规矩。

平儿陪笑向探春道:“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多,哪里照看的这些?保不住不忽略。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二奶奶没行到的,姑娘竟一添减,头一件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件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

有没有发现平儿真的很了不起?她的这番话,有几层含义:一方面是授权给探春,觉得她真是个管理人才。

另一方面也是在维护王熙凤,探春可能查出王熙凤管理中的很多漏洞,所以她在这里先替她的主人做个缓冲。

可见柔软是最高的智慧。她先说我们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好,你们尽管检查、批评,先把自己置于弱势地位,这样别人就没了脾气。

平儿是《红楼梦》里最了不起的一个丫头,在一切都被王熙凤操控的情况下,委曲求全,处理事情一直非常公道。

小心提醒,保持距离

平儿“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抖出一绺青丝来”,女人的头发出来了,对王熙凤这么爱吃醋的人这是不得了的大事。

“平儿会意,忙拽在袖内”,她第一个反应是帮贾琏掩盖。然后“走至房内,拿出头发来,向贾琏笑道:‘这是什么?贾琏看见抢上来要夺,口内笑道:‘小蹄子,你不趁早拿出来,我把你膀子撅折了。”

平儿说你根本误会了我,我如果要告状的话,我干吗帮你藏起来。“一语未了,只听凤姐声音进来”,好紧张啊,简直就像在看悬疑片。

凤姐儿进来,平儿就赶快把头发藏起来,可这个时候“凤姐见了贾琏,忽然想起来,便问平儿:‘前儿拿出去的东西都收进来了么?可少什么没有?平儿道:‘细细的查了查,也不少。凤姐道:‘不少就好,只是别多出来罢?”

你看王熙凤有多厉害,想想看,贾琏所有的心机她都知道。“凤姐冷笑道:‘戒指、汗巾、香袋儿,再至于头发、指甲,都是东西。”

结尾的一段,讲的是平儿和贾琏的对话。贾琏确实是有点儿笨,他不了解平儿性情中的大气。平儿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丫头,她的处境很尴尬,却没有一丝的小心眼。

“最后贾琏还是把头发抢回去了,平儿咬牙道:没良心的东西,过了河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扯谎!”

“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看,贾琏性欲又上来了。照理讲,平儿是他的妾,他们做这件事情完全合理合法。可是平儿夺手跑了,不肯让他碰。

平儿就在窗户外面说:“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平儿的意思是说,我是陪嫁丫头,是王熙凤手底下的人,一旦跟你发生关系,我一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们可以感觉到平儿一直都有分寸。

话音未落,凤姐走进院来,看到平儿在窗外,就问:两个人说话不在屋里说,怎么跑出一个来?凤姐很敏感,觉得这两个人一定在搞什么鬼。平儿就说:“屋里一个人没有,我在他跟前作什么?”当然,这是故意讲给凤姐听的。

凤姐儿跟平儿的关系很微妙,平儿是《红楼梦》里非常重要的角色,很多大事都是平儿出面摆平的,当然她也是凤姐儿一手调教出来的。

平儿身上没有一般女人那些小计较,我们想想看,如果换做是另外一种个性的人,陪嫁过来做了妾,结果这个男人她不能碰,肯定是很委屈的,可是平儿根本不在意,她有另外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夹缝中的求生之道

鲍二媳妇跟贾琏偷情,鲍二媳妇说:“他(王熙凤)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正,只怕还好些。”可见一般人对平儿的印象都比较好,因为平儿比较宽厚。

贾琏说:“如今连平儿她也不许我沾一沾了。”所以对于丈夫,王熙凤是要独占的。以今天的角度来看,王熙凤没有错。可是在过去的社会里,就会被认为是不贤德。

“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贾琏在为平儿说话,其实是平儿她自己不要跟贾琏在一起的。可是王熙凤听到这话,就觉得平儿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凤姐气的浑身乱颤,听他两个都赞平儿。”她也不多想,“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一脚踢开门进去”。

这个时候王熙凤就堵着门骂:“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王八一条藤儿!”说着又把平儿打了几下,打得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

平儿不敢骂王熙凤,只能骂贾琏跟鲍二家的:“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揪住鲍二家的厮打起来。

贾琏又气又愧,见平儿也打,便上来踢,骂道:“你也动手打人!”你可以看到王熙凤的厉害,没有一个人敢动她;平儿不敢动她,她丈夫也不敢动她。

所以平儿就变成了最倒霉的,两个人都打她,打给对方看。“平儿怕打,住了手,哭道:‘你们背地里说话,为什么拉我呢?凤姐见平儿怕贾琏,越发气了,又赶上来打着平儿。”

平儿像个夹心饼干一样被夹在中间。

事情闹得愈发大了,平儿被李纨拉到大观园。“平儿哭的哽咽难抬”,因为她觉得自己对凤姐这么忠心耿耿,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那个委屈是没有办法形容的。

宝钗就劝她,说:“你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他不拿你出气,难道拿别人出气不成?”宝钗总是非常理性,她的意思是:她不打你,难道打贾琏吗?

宝玉觉得平儿刚被打骂过,现在去见凤姐,难免有些难堪,就把她请到了怡红院。平儿觉得一个丫头受了委屈,这么多人都在关心她,心里好受一点。

我一直觉得平儿是《红楼梦》里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丫头。按说,她的处境是最艰难的,贾琏的窝囊好色,王熙凤的威严跋扈,让她夹在中间,受了很多的委屈。

但她没有任何抱怨,做人依然那么正直。王熙凤最厉害的时候,她总是劝她尽量宽厚一點。平儿不识字,几乎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可是却有自己的情操跟品格。

摘自微信公众号“蒋勋”

白鹿

我今天清晨梦见的白鹿来自苍翠英国的哪个乡村民谣,来自哪本波斯书的插图,和我们往昔夜晚白日的神秘区域?

只有一秒钟的工夫。我见它穿过草原,消失在虚幻的金黄色的下午。轻灵的生物,只有一个侧面的鹿,构成它的是些许记忆,些许遗忘。

支配这个奇特世界的神灵,让我梦见你,但不容我成为你的主人;在遥远未来的一个拐角,我或许会再梦见你,梦中的白鹿。

我也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梦,比梦中的草原和白鹿多几天时间。

豌豆摘自浙江文艺出版社《博尔赫斯全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