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多多

高新华

自从多多换了一个新的家,它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多多是王局长在桥洞下捡到的。那时候,它刚淋了一场大雨,得了一场感冒,又饿得眼冒金星。一伙喝醉了酒的中年男人,停下车休息,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指着它说:“多多,你怎么跑这来了,我找你好久了,快,跟我回家!”多多起先不愿意,后来还是经不住那群男人们的追赶,只得跟他们上了车。

多多的新家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一个二百多平方米的大院子,四周种着玫瑰、绣球、铁线莲,阳光晴朗的日子,多多就从东头跑到西头,又从西头跑到东头,闻闻这朵花,嗅嗅那朵花,快乐得不得了。下雨的日子,它就在屋子里,悠闲地躺着,或是逗逗花猫,追追蚊子。家里那么空旷,它想在哪儿睡就在哪儿睡,家里的食物那么多,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渐渐地,多多长壮实了,黑色的毛发也越发透亮。来王局长家的人都夸多多越来越漂亮了。

多多知道,它不是王局长原来的多多。多多原先可不叫多多,它叫小黑。故乡的记忆是那样清晰,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虽然主人对它不错,可吃得很差,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伙城里人,城里人把城市生活描述得天花乱坠,多多就动了心。一天晚上,它爬上一辆从乡里返市里的小货车,跟着来到了城里。

可是,城里生活并不是它想象的那样美好。它开始流浪,最后在破旧的桥洞下安顿下来,白天,它四处找吃的,一天忙到晚,还常常吃不饱,偶尔找到好食物,伙伴们见了还眼红,大家一哄而上不仅抢走它的食物,还把它咬得遍体鳞伤。多多渐渐自卑起来,见了谁都摇起尾巴,极力讨好。

现在,它可是王局长家的多多。王局长是县里赫赫有名的交通局局长,来局长家求他办事的可真多,起先,多多不怎么作声,王局长便使劲地踢它,骂它:“蠢狗,一阵子没回家幺就变傻了!”多多想,好不容易过上了幸福生活,千万不能露馅了,便一边作扑咬状,一边大声嚎叫。后来只要陌生人一进家门,多多就开始大声吼叫,把那些人吓得直往后退,王局长这时笑意盈盈地摸摸它:“多多,乖,别叫了哦。”多多这才停下来。不过好奇怪,见多多狂吠自己,那些人一点也不难过,还赔着笑脸说:“王局长啊,您家的狗真有王者风范!”

客人走后,王局长准会丢些肉骨头给多多,多多尝到了甜头,更加卖力地嚎叫了。一天晚上,王局长家来了一个二十多岁貌美如花的姑娘,多多见了以为又是来找王局长办事的,想在王局长面前表现得更勇猛点儿,冲上去作扑咬状,哪知道用劲大了那么一丁点儿,牙齿一下子就刮破了姑娘細嫩的大腿。王局长跑过来狠命地踢了它几脚,仍没解气,直接开着车把它拉到了原来的桥洞下。

“汪——汪——”多多对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很不服气,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原因。

(冯忠方摘自《团结报》2020年11月28日/图 槿喑)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