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文摘 » 正文

职业的尊严

马步升

日本的本阿弥家族是以刀剑的鉴赏和研磨为祖传家业的,在这个曾经盛行武士道的国度,对宝剑名刀的崇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风气使然,也诞生了一批刀剑鉴赏家,而本阿弥家族则独领风骚。

刀剑鉴赏不仅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更需要高迈的职业道德做支撑,眼力、胆力、正义感、责任感,缺一不可。德川家康身为幕府将军,是天皇面前的重臣,掌握着日本的军政大权,他珍藏了一把短刀,据说是前幕府将军足利尊氏的镇宅之宝,还附有本人的亲笔题款。有一天,德川当着天皇的面,將名人光德招来,让他对宝刀做出评价。光德明知干系重大,可经他认真鉴定后,还是说,此刀被重新浇铸过,不过是一件废品,虽然附有足利尊氏的题款,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他本人不是刀剑鉴赏家,何况在他手上刀还是新的。德川家康在天皇面前丢了面子,尽管不高兴,可光德是全日本刀剑鉴赏的绝对权威,权威的树立是因为他的心中只有刀剑,而没有刀剑的主人是谁这个概念。光德认为,即使在最高当权者面前,要他说出违背自己本心的话,也还不如去死,而德川家康也意识到,手握重权的将军并不等于手握真理的将军,他也没找光德秋后算账,只是不再召见他罢了。

光德的后辈空中斋光甫也遇到过一件事,他在江户浪游时,武士今田四郎左卫门拿出一把插在古鞘中的锈刀,说主人令他以两枚金币的价格出售,可是,没人看得上这把刀,刀子究竟有无价值,想请大师帮忙鉴定。光甫接过刀子仔细一看,虽然刀身的铭文已经模糊,且锈蚀不堪,但他立即判定,这是一把宝刀。他对武士说,你不用再找别人了,你想出让的话,不管什么价格,我都愿意买下。光甫将刀带回京都,经过一番研磨,便光芒四射,谁看都是一把宝刀。他给刀身贴上金币250枚的标签,并在象眼部位刻上“正宗”二字。做完这些,他便以这个价格从今田手中买回了这把刀。

当时日本正是经济起飞物欲横流的时代,满地都是见钱眼开的人,当今田武士明码标价售刀时,任何买主分文不少买下来,都不算是什么坏事,一家愿卖一家愿买而已,虽欠公平,却符合市场交易的基本规则。可在本阿弥家族看来,以鉴赏刀剑为业的眼光既已看出了刀的真正价值,而利用对方的无知进行低价收买,便无异于令人羞耻的掠夺行为。他们也需要靠专业技能生存,但更值得他们珍重的是在职业方面的权威地位,如果为一时之利所惑,使家族的威望受到损害,比死还要可怕。

本阿弥家族的两件事,一件是不以职业的尊严阿谀权力,一件是不以职业的尊严谋取利益,自己对自己的诚实,自己对他人的诚实,这便是一切职业尊严的来源;而且,由于敬业,由于对业务的精通,以此获得了权威的信誉,便应以这份信誉更敬业,更讲信誉,如果借权威的名号谋私利,趋炎附势,那么,这权威就要打折扣,一次次折扣下来,直到一钱不值。

(刘名远摘自《特别文摘》)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