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青少阅读

天外来客

1B0478被两个人送回了房间。她浑身无力,在地上挣扎了好久才坐起来。过一会儿,她会再次被带到研究室,套上各种仪器,以研究她的大脑。是的,B0478是一个外星人。她没有名字,“B0478”是她的代号。她也不需要名字,毕竟,她只是科研院的一个...

2020-03-25
鸡皮疙瘩落满地

鸡皮疙瘩落满地

每年春天,姑婆山年满101岁的小妖都要提着一个小魔袋下山,去捡拾人们掉落的鸡皮疙瘩。“要捡满一袋子啊,要到黑咕隆咚巷子里去,要猝不及防地跳出来!孩子们,把你们的铜铃眼、绿牙齿、红毛爪都武装起来……”出发前,吓破胆爷爷大声鼓励小妖...

2020-03-25

草色童年

竹风也许它不像蒙古草原那样辽阔吧?大人们都叫它“草甸”。据说从我们这里朝西一直走,会走到科尔沁草原去,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知道的是往西走这样的草甸更宽更辽阔。我们这儿的草甸宽有两里,每天上学,都要从中间一条羊肠小路穿过去,还要越过一道...

2020-03-25

捉螃蟹的日子

郑建伟我的故乡在长江边上,年少时的各种童趣,已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时每到农历的三月间,在江边抓螃蟹,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春暖花开,江边的螃蟹就会随着煦暖的春风爬到岸上来产卵,儿时的故乡江边就流传着“三月三,螃蟹爬高山”的...

2020-03-25

青大王

小河丁丁我散步的地方,是一片田地,笔直的水泥路从大街岔进去,这头有座小桥。过了桥,街边的楼房阻隔了车辆行驶的声音,世界就安静了。年复一年,季节轮换,我在水泥路上自在徘徊,有时是白天,有时是晚上。只要不是太晒,或者雨不太大,我看书打字,眼睛累...

2020-03-25

微幽默

考试结束了,我问弟弟考得怎么样,弟弟深沉地叹了口气,说:“这么说吧,在知识的海洋里,我是一条孤独的淡水鱼!”同桌暗示我:“我快过生日了,昨天梦到你送給我一个超大的水果蛋糕!”我笑着说:“太好了!等于给你提前过生日,生日那天不必再买了!”我家...

2020-03-25

花园里的路曲曲弯弯

李德民校园里的这片花园是一篇写景状物的优美散文在花园里延伸着的小路曲曲弯弯着仿佛正在抒情下课铃声响了几个孩子走过来沿着这条小路看着这里,看着那里他们啧啧的赞叹和笑声是对花园这篇文章最好的朗读和注释上课铃声响了这几个孩子跑回教室在他们身后,花...

2020-03-25

无花果

韩佳童傍晚,太阳哗哗掉进水里。火烧云飘起来,像风筝拴在天边。路上满是放学的孩子。村庄,红色的瓦。石鸣背着书包,踢踢踏踏往家走。进门看见爸爸在院子里蹲着。手里拿根铁凿,将地上红砖一块块撬出来。墙根,几粒草芽子,铁锨扔着,一株什么苗苗倚在墙上。...

2020-03-25

爷爷奶奶来了

白雪歌放学赶回家,一进门,屋里冷冷清清。我问妈妈:“爷爷奶奶呢?”爷爷奶奶说好今天从乡下来。妈妈板着脸,“问你爸去!”我拨通爸爸手机,“爸,爷爷奶奶呢?”爸爸半天不吭声。“爸,爷爷奶奶不是说今天来吗?怎么没见人?”爸爸这才说:“爷爷奶奶在酒...

2020-03-25

小院的土皇帝

杨万米小霖放了学,就喜欢躲在院子里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比小姑娘还文静。假期里,爸爸妈妈也曾送他去过兴趣班,什么画画啦、弹琴啦、下棋之类的,因为不喜欢,他总也学不好。之后父母也不难为他了,就随他待在家里修身养性。有人劝小霖的父母说:“现在...

2020-03-25

成了故事的事

买菜籽外公会留菜籽,但有些菜籽他要去种子店买。“这种大叶菠菜叶子很嫩,试试吧。”“鸡毛菜也不错,比小白菜甜。”“要不,选奶油小白菜也行,新品种。”“油叶大香菜呢?”种子店的木柜台前,光线总是很暗。田老板蹲在柜台下,一边说,一边把一包一包的种...

2020-03-25

走着走着就停下来了

毛云尔很多事物都是这样,走着走着,它们就停下来了。比如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它们从天空飘落到大地上,这种纷纷扬扬的飘落持续了大半个下午,可是,就在夜幕开始降临时,它们突然停了下来。我们这些在田野里跑来跑去的孩子,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2020-03-25

等我回家

齐昕筠我出发离家的那天,福州正下着掷地有声、寒气逼人的冬雨,云重得凄风也吹不开,室内水汽爬满了玻璃窗。奶奶用她特地提早熬好的鸡汤煮了一碗热腾腾的太平面给我,又送我到楼下。爸爸妈妈开车送我去车站,看着我检票进站、过安检。到我拖着行李踏上通往候...

2020-03-25

母亲的雪里蕻

张寄寒隆冬时节,大晴天干冷干冷的。妈妈每年在这个时节,要腌一大缸雪里蕻,供一家人半年饭桌上的菜。放寒假的第一天,我和妹妹从小学里领回了成绩报告单。到家时,只见家门口堆满了一捆捆生青碧绿的雪里蕻 ,妈妈正在用三节架,搁着长竹竿,让我和妹妹赶快...

2020-03-25

糍粑

陈静“咚——咚——”岁终年末,在这里那里响起的鞭炮声中,会听到一个个院落、一处处厅堂屋传来浑厚有力的声音。是谁在敲大地的门吗?不。“腊月二十八,家家舂糍粑”,这俗语告诉我们,是大家在舂糍粑,迎接新年的到来。那时候,我们屋场年年聚在老三家的大...

2020-03-25

过年的记忆

孙卫卫小时候,最盼望过年了。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好吃好玩的,还有压岁钱。上午到学校领完成绩单,下午就相约和同学一起写作业。不完全是积极主动爱学习,而是想着赶紧把作业写完,过年时好有更多时间玩。在外面工作的人提着大包小包陆续回来了。他们讲起...

2020-03-25

四季的来历

陈曦春小雪花发誓要保持冷酷它冲锋陷阵般往下砸可一看到麦苗偷偷探出的头心就软了先是慢慢地转了几个圈然后就融化成了春天夏西瓜觉得它比谁都嬌贵红红的瓤里包裹着炫黑的种子它知道自己生来就比蜜甜可一看见那个腼腆的小男孩和他投来的期待的目光就叹了口气自...

2020-03-25

最后一次离别

王苗一小哥尔莘神神秘秘地对尔柔说:“小柔小柔,大姐要结婚了,我们要有一个大姐夫了!”尔柔又惊又喜,大姐也要像胡同里那些女孩子一样,穿着婚纱当新娘子了?到时家里会来好多客人,父亲母亲还会买好多花生、糖果招待他们,热闹极了。但随即,她的心里又有...

2020-03-25

闲云镇

石帆若有连山国,是诺丁兰海东岸的一个古老国度。这里有无尽的山脉起伏连绵、层峦叠嶂。高峰耸入云霄,低谷雾气缭绕。在低谷与高峰间,一座座城市与村镇点缀其中,在云雾中时隐时现。一条条或宽或窄的道路蜿蜒交错,把这个庞大的王国连结成完整的一体。在王国...

2020-03-25

开春时节

韩佳童腊月二十九,福海知道没戏了。昨晚上他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算了一下,要再过了这个年,他来红星楼可就整四年了。四年很快,好像从红星楼一进一出。前三年并不许回家,想家只能自己到一边抹眼泪去。福海原想著今年过年兴许能回去看看,可看掌柜的都这时候了...

2020-03-25

雨水

闫耀明1后来,春妮在作文本里写过这样的话:认识一件新事物,挺难的。但经历过了,不管结果怎样,就不难了。春妮能写出这样的话并不奇怪,因为春妮是个爱想事情的女孩,也是个爱问问题的女孩。此时,她站在村街边光秃秃的大杨树下,歪着脖子,望天空。天空干...

2020-03-25

小灰是小灰

小河丁丁小溪上游住着松鼠小伙子小灰,一身毛是灰色。小溪下游住着水獭小伙子阿潜,捕鱼那是看家本领。阿潜在溪坝一头开了一间铺子,既卖鲜鱼,也卖腊鱼。想吃鱼的时候,小灰就用竹叶做成小船顺流漂下去,正好被溪坝拦住。看到竹叶船,阿潜就会送货上门,雨雪...

2020-03-25

瘸婆

周静1大家都叫她瘸子。大人这么叫,小孩这么叫,我也这么叫。有时早晨卖包子的来了,也让她买包子。“瘸子,去买包子,五个。”五个,奶奶和爷爷去了镇上,不在家吃早饭,三姑、四姑、五叔、我,还有麻豆,没算她。她买回五个大包子,热腾腾的还烫手,装在陶...

2020-03-25

东京将有大到暴雪

顾一灯1上午九点多,保姆就离开了,刚起床的我只从窗口望见她的背影。我想起来今天是正月十五,她要回家过节。上一辈人往往把节日看得很重,但对我来讲,除去冰柜里多出的一袋汤圆外,它似乎和其他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拿着手机下楼,确定张小庆好好地在...

2020-03-25

野馄饨

张吉宙陆小树上六年级了。新学期刚开始,老师给同学们布置了一项作业:研究性学习——寻找身边的老味道。研究方向是美食文化,彰显家国情怀。陆小树琢磨了好几天,一时难以确定研究专题。身边的美食,包括他吃过的美食,那简直是太多啦!哪种才算老味道呢?爸...

2020-03-25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