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青少阅读 » 正文

迟到/已故的爱

By Jackie Kay

How they strut2 about, people in love,

how tall they grow, pleased with themselves,

their hair, glossy, their skin shining.

They dont remember who they have been.

How filmic they are just for this time.

How important theyve become—secret, above

the order of things, the dreary mundane.

Every church bell ringing, a fresh sign.

How dull the lot that are not in love.

Their clothes shabby, their skin lustreless3;

how clueless they are, hair a mess; how they trudge4

up and down streets in the rain,

remembering one kiss in a dark alley,

a touch in a changing-room, if lucky, a lovely wait

for the phone to ring, maybe, baby.

The past with its rush of velvet5, its secret hush

already miles away, dimming now, in the late day.

他们怎样地高昂踱步,恋爱中的人们,

他们的身杆多么挺拔,对自己很满意,

他们的头发油光锃亮,皮肤闪闪发光。

他们不记得他们自己曾经是怎样的人。

就在这一刻,他们是多么像电影似的。

他们变得多么重要——隐秘的,远超

事物的秩序,那令人生厌的平庸单调。

教堂的每一声钟响,一个全新的预兆。

那些没谈恋爱的人们是多么愚钝乏味。

他们衣衫褴褛,他们的皮肤毫无光泽;

他们是多么愚蠢,头发一团糟;他们

的步子多么沉重,来往于雨中的街道,

回忆着在某个黑暗小巷里的一次亲吻,

某间更衣室里的一次触碰,倘若幸运,

甜蜜地等待电话铃响,也许吧,宝贝。

有着丝绒般涌流、秘密寂静的往昔已

在千里之外,正在傍晚时分暗淡下去。评价


杰姬·凯(Jackie Kay, 1961— )是苏格兰现任桂冠诗人(Scots Makar),她的诗作和小说囊括了包括前进诗歌奖(Forward Prize for Poetry)、萨默塞特·毛姆奖(Somerset Maugham Award)和《卫报》小说奖(Guardian Fiction Prize)在内的诸多英国文学奖项。这首《迟到/已故的爱》被苏格兰诗歌图书馆(Scottish Poetry Library)网站的2006年度杂志《苏格兰最佳诗作》(Best Scottish Poems 2006)收录,得到了编辑贾尼丝·加洛韦(Janice Galloway)的高度赞扬:“凯(的作品)极其易懂,能引起奇特的共鸣。这首诗满载着痛苦与幽默,向两者均有倾斜。”

诗作的标题,指向了今昔对比(Late)和恋爱与否(Love)这两个主题。二者在诗作的各个诗节都交织存在。前两段着重描写正在恋爱的人们,以“不记得”暗示这份感情刚出现不久,对于曾长期“平庸单调”的单身者而言,确实算得上“迟到”。第三和第四诗节则分别涉及当下“没谈恋爱的人们”和“回忆”中的“甜蜜”往昔,表明他们的爱情早已逝去(“已故”)。在最后两行,“往昔已/在千里之外”,看似是回应前文由單身至热恋状态的转变,寓意“迟到的爱”,但也在无意间暗示爱情亦会消逝,纵然曾有“丝绒般涌流”,却也终将“暗淡下去”。

诗末的语焉不详,呼应了标题的一语双关,也表明诗人对于恋爱和单身状态并无褒贬之分。此前关于“恋爱中的人们”和“没谈恋爱的人们”的分类描述,也展现了这种中立态度。他们的身姿、衣着、发型和肤质虽有天壤之别,不过是每个人在不同时期都有的经历,并非其想象的那般卓越(“远超/事物的秩序”)

或不堪(“愚钝乏味”)。数次重复的“多么”(how)一词,既暗讽了情侣们的自以为是,又批评了单身者们的自暴自弃。教堂钟响的婚礼“预兆”,固然是爱情的幸福终点,但也是下文展开单身评述的起点,有暗示离婚之嫌。这一起承转合,进一步印证了诗人的观点,即恋爱与单身状态皆有始有终、可交替出现。这一情感状态的转换,将失恋的苦痛与热恋的甜蜜奇妙地融为一体,逼真地刻画了时喜时忧、喜忧参半的人生实况。

1. late: 迟到的,近来的,已故的。本诗同时涵盖了这三种含义,即对于长期单身、刚刚坠入爱河的人们而言,爱情是“迟到的”且“近来的”;对于刚结束亲密关系、重归单身生活的人们来说,爱情则是“已故的”。

2. strut: 趾高气扬地走,高视阔步。

3. lustreless: 没有光泽的。

4. clueless: 一无所知的,一窍不通的;trudge: 步履艰难地走,疲惫(或费力)地走。

5. velvet: 似丝绒(或天鹅绒)般(光滑柔软)的东西。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