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青少阅读 » 正文

英文的中性TA

曾泰元

2019年3月上旬,惊蛰刚过,春分尚远,我在“英语语言学概论”的课堂上和学生们一起探讨英文代名词的性别问题。课前查阅资料时赫然发现,OED刚刚增收了两个中性的TA,自己蛰伏一整个冬天的心境也因而惊醒。

OED是《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简称,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权威性最高的英语词典。OED目前以“季度更新”的方式在线修订,固定于每年的三、六、九、十二月下旬逐批公布增修后的新词新义。时间未到,新词表还没揭晓,而我却在检索时意外地先睹为快,提前发现了隐藏于词典正文的“新成员”,觉得格外惊喜。

这次刚从OED新鲜出炉的中性TA有两个,一个是zir(读如zeer,韵同beer“啤酒”,意为“宾格TA”或“TA的”),另一个是hir(读如here“这里”),意思与用法同zir。以zir为例,这个中性TA横跨代名词与形容词两个词类,OED的定义可综合如下:

Used as a gender-neutral third person singular objective pronoun/possessive adjective (determiner), corresponding to the subjective pronoun ‘ze[用来作为中性的第三人称单数宾格代名词/所有格形容词(限定词),对应的是主格代名词ze。]

传统上英文的第三人称单数代名詞有三个,即he(他,变化从略)、she(她,变化从略)、it(它,变化从略)。近数十年来,性别中立(gender neutrality)成为英语世界的时代思潮,去性别化(degendering)成为语言使用的指导准则,“以阳性代表全体”的语法概念受到挑战,“泛指he”被批评为性别歧视。

在这样的思潮下,英语尝试以各种方法进行自我调整,避免反映在代名词上的性别有所偏颇。在性别不明、不想明示性别、男女皆可或男女兼有的情况下,第三人称单数代名词出现了“he or she”(他或她)、“s/he”(他/她)、“单数they”(复数they不论性别作单数用)、“泛指she”(阴性she作男女皆可的泛指)等策略,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除了在既有的框架下变通、挪用之外,英语中也不乏另造新词的种种努力,各式的点子百花齐放,zir和hir就是OED最新认可并在2019年3月正式收录的两个词。

OED指出,zir是由ze(读如zee,韵同bee“蜜蜂”)和hir各取一部分缩合而成,ze是2018年6月OED新增的TA,是个中性第三人称单数主格代名词。ze的首字母z未见于其他代名词,可巧妙地避开不必要的联想,ze的末字母e同he和she,有着第三人称单数代名词的共同特征。此外,ze这个新词也受到德文sie(读如zee,意为“她”“他们”)的影响,第三人称代名词的色彩鲜明。

至于hir(“宾格TA”或“TA的”),这是由him(宾格“他”)和her(宾格“她”)掐头去尾缩合而成,意思与用法同zir;在时间上,文献表明hir出现得比zir早。

OED收录的ze、hir、zir真的有人用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正是有了充足的语料证据,OED才会基于描述语言现状的职责,决定将其收录纳编。OED对于这几个新词还精选了几条有代表性的书证(quotation),附上书证的详细日期和来源出处,以此作为佐证。

关于zir,OED引用了2018年7月25日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的一条推文(tweet),“推客”(tweeter)的昵称是@TopHat8855,内容如下:

My kid forgot a water bottle for camp today so I had to go buy one. When I handed it to zir, I said, “You owe me $1.25.”(我孩子今天忘了带水壶去营队,所以我只好去买了一个。把水壶递给TA时,我说:“你欠我1.25美元”。)

社交网站的文字成了OED书证的来源?是的,媒体的形态日益多元,语言的载体也在改变,OED对于语料的采撷也必须与时俱进,跨出传统的书报杂志的范畴,才能够掌握语言的最新脉动。

比zir略早的ze和hir,OED引用了加拿大《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2016年7月14日的一则报道,文中提到了跨性别(transgender)人士波代斯基(Podesky)不愿定于一的想法:

Mx. Podesky, who passes as male, talked about hir decision to keep hir feminine name, Emma, because ze felt that it would force others to think about what an Emma could look like.(被视为男性的波代斯基君说道,TA之所以决定保留TA的女性名字Emma,是因为TA觉得这样会迫使其他人去思考Emma这个名字可能是什么样的长相)。

至于这几个中性TA的前景,OED引述了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2016年1月10日的一篇报道,进行总结预测:

It seems entirely possible that in my daughters lifetime, gender-specific pronouns will sound as archaic as ‘thee and ‘thou, supplanted by ‘ze or ‘zir or some neologism of the future. [在我女儿的有生之年,性别特指的代名词听起来将会像thee(“尔”)和thou(“汝”)一样古老过时,ze、zir或未来的某个新词将会取而代之,此发展看来似乎大有可能。]

对于这几个中性TA的新词,我对其未来持保留态度。人称代名词是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ze、zir、hir或其他类似的新词看似合理,不过它们的异质性太强,违和感过重,恐怕难以让广大的母语人士普遍接受。

另外,常用的“he or she”和“s/he”累赘拗口,为人诟病已久。“泛指she”原本是女权主义对“泛指he”的回敬,模仿旧时“阳性he指称两性”的做法,虽有一定程度上的流通,却复制了he曾有的问题,而且容易让人误解,也不理想。

我倒是看好自古即有的“单数they”(其他变化从略),这是个旧单词、旧用法,虽然仍有批评它“不合语法”的杂音,不过相较而言,其遭遇的阻力明显小了许多。OED的书证表明,“单数they”的用法首见于1375年,使用历史迄今已有600余年,其间未曾中断,在当前性别中立的思潮下更显活力,在英语世界日益普遍,就连中小型的英语词典也都予以收录认可。

语言的发展难以预测,关于英文的中性TA,最后究竟谁能胜出?《华邮》的预测还是我的判断?我们姑且拭目以待。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