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沉默战友”

昭昭

亲人,就是在你欢欣愉悦时分享快乐,在你难过失意时不离不弃的坚强后盾。我的父母的学历都不是很高,这么多年來也都是靠俩 人勤勤恳恳地在厂里打工才把我和姐姐拉扯长大。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时常唠叨我的学习、生活,而父亲总是坐在餐桌西面,静静地听着我和姐姐说学校里的趣事,还有每周五放学开着面包车来学校接我去补习班学数学。

在所有科目中,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数学。我与数学的“爱恨情仇”那是几天几夜也说不清,道不完。在奋战高考的过程中,数学必定是个躲不开的坎,父母也没有办法,只能像别人一样把我送到补习班。从下午六点到晚上九点,从晚霞铺满天空到三三两两的星星挂上天幕,对于坐在教室里听着数学老师的精彩讲课的我来说,这三个小时只恨太短。但对于爸爸来说,就只能去周边散步,或者找门卫大叔唠嗑,再或者在车上呼呼睡一觉来打发这三个小时。当我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出补习班大门,迎接我的或许是一份香气四溢的烤冷面,或许是一袋热气腾腾的糖炒栗子,接过袋子的一刹那,不仅暖了我的手,还温暖了我的心。在回家的车上爸爸很少说话,偶尔会跟我说说当天的见闻,哪里有表演,哪里的广场人特别多……在车子颠簸中,困意悄然袭来,不知不觉我就会睡着,一路无言。

除了第一次带着我去找补习班老师,爸爸后面就再也没有踏进过补习班大门。有一次,妈妈也跟着爸爸来接我去补习班,妈妈本想跟着我一起去看看,却被爸爸拦了下来,“别的同学的父母都是年轻人,咱们都这么大年纪了,就别去给她丢人了。”妈妈默默地收起脚步,我假装没听到继续闷闷地往前走,泪水却蓄满了眼眶,眼前的路变得模糊不清,“啪嗒、啪嗒”,泪水不受控制地一颗一颗掉到地上。爸爸妈妈自以为他们见识浅薄会让我在其他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可是我从未如此想过。人有所知亦有所不知,只是所处的圈层不同导致的,一些庄稼农活的知识虽看起来质朴,但也是古人经过代代试验而传承下来的智慧结晶,同样值得我们虚心学习与发扬传承。

晚上回到家后,那句话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重复播放,我低头看着刚月考完的数学卷子,这次的成绩又因为数学拉了不少后腿,本该跻身班级前十的我也只好在中游游荡。无论我怎么努力,仿佛对数学就是不开窍一般,想到这些我不由感到一阵颓废,内心开始焦躁起来,扔下笔,没有丝毫做题的欲望。这时,爸爸的呼噜声响起,我望向客厅,爸爸嘴巴微张,胸脯随着呼噜声的节奏一起一伏,电视屏幕的光映在爸爸脸上忽明忽暗,黝黑皮肤上的一道道皱纹显得更加明显,鬓边的白发也显得格外扎眼。我的内心感到一阵酸涩,现在爸爸妈妈张开他们的翅膀为我遮风挡雨,让我站在他们的肩膀上看到更大更精彩的世界,可他们终究会老去,我不努力,考不出好成绩,等他们头发花白之时,谁又来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呢? 想到这里,我焦躁的心恢复平稳,重新拾起被我丢弃的笔。

人们常说,子女只有自己到了中年时期,经历了生活的艰辛以及人生的种种不如意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父母的爱与养育的不易。但对我来说,父爱如山,高峻雄伟又沉稳敦实;母爱如水,温柔灵动又沁人心脾,父母的爱一直环绕着我,是我一直往前走的最大动力。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我也害怕我还没有长大,还没有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父母就老了,我怕自己跑不过时间,所以我会更加努力鞭策自己,在父母老去时可以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标签: 补习班 爸爸妈妈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