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 » 正文

邂逅在唐朝

梅玉荣

有一种古典,最诗意,最中国,在缤纷的文化长廊中,最夺人眼目。它的名字叫唐朝。唐朝是一条繁华雍容的街道,是一条芳香四溢的花径,是一道狭长未知的水路,是一个荒凉无人的渡口,充满了各种人生际遇。

最深情畅快的当属李白与汪伦的邂逅。天宝十四载(公元755年),李白从秋浦(今安徽贵池)前往泾县(今属安徽)游桃花潭,遇到当地人汪伦,从此交游甚欢,汪伦常酿美酒款待他。临走时,汪伦又来送行,李白感动不已,遂留下千古名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汪伦怎会料到,他一介农民,竟因诗仙一诗而扬名千古呢?

最禅意深远的邂逅是李白与蜀僧的相遇。“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峨眉山下的僧人,挥手之间,琴韵悠悠,与松涛相和,与钟声相闻,荡涤胸怀,俗念顿消,使人回味无穷。

最令人感伤的邂逅,是杜甫与李龟年的江南重逢。被蘅塘退士评为“少陵七绝,此为压卷”的四句诗,人们早已耳熟能详:“岐王宅里尋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杜甫比李白小11岁,未能像李白那样走运,完全生活在大唐鼎盛时期,而是经历了唐朝由盛而衰的过程。两个苍颜相顾的糟老头子,面对落花,感慨时局,沧桑之感溢于言表。

最百感交集的邂逅是刘禹锡与白居易的扬州初逢。唐敬宗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刘禹锡罢和州刺史任返洛阳,同时白居易从苏州归洛,两位诗人在扬州相逢。白居易在筵席上写诗相赠,大意是为刘鸣不平,表达劝慰之意,刘禹锡当场便写了《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来酬答他。刘禹锡胸襟开阔,虽有抑郁不平之心,最终却化为乐观开朗之态。一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已成千古名言,不知激励了多少后来人。

最浪漫凄婉的邂逅篇章,当由崔护来执笔。“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书生崔护在都护南庄遇到的那个面如桃花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她后来到底有什么样的境遇,千年之后,不得而知。然而,故事的浪漫,结局的凄婉,尽在无穷想象中。

最同病相怜的邂逅当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诗人白居易落魄之际,巧遇一琵琶女,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乐声,那“弦弦掩抑声声思”的愁情,怎不让江州司马泪湿青衫?一曲天涯遇知音,优雅伤怀唱到今。

最勾人乡愁的邂逅,出现在岑参的《逢入京使》诗中。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是在天宝八年(公元749年),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入朝,岑参被奏请为右威卫录事参军,到节度使幕掌书记。本篇即作于此次赴边疆的途中。“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一句“报平安”道尽天下游子离人的共同心声。

(选自《洛阳晚报》,有改动)

★赏析:

在古代,或因为游历,或因为宦游,或因为军旅,人们经常奔波在外。于是,或是在繁华雍容的街道,或是在芳香四溢的花径,或是在狭长未知的水路,或是在荒凉无人的渡口,充满了各种人生际遇,或深情畅快,或禅意深远,或令人感伤,或令人百感交集,或浪漫凄婉,或令人同病相怜,或勾人乡愁,种种不一。唐朝是诗歌的国度,种种相遇种种感受与体验,发而为诗,充满诗意的浪漫,让千载而下的我们寻得一份旷古幽思。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