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 » 正文

双皮奶

自幼酷爱诵诗书、写诗文,亦是歌迷一枚,常以文章自娱,已有十余篇拙作见刊。闲时最喜发呆,让思绪天马行空,自诩“行者”。路漫漫其修远兮,唯愿径往心怡文墨之处,上下而求索。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您的阳光对着我的心头的冬天微笑,

从来不怀疑它的春天的花朵。

——泰戈尔《飞鸟集》

她,心里有点乱。

桌上,堆着一叠叠课本,几个被揉成球的草稿纸团在电风扇“嘎吱——嘎吱——”的風里滚动,显得格外可笑。桌角散摊着几张卷子,卷了角,零星且潦草的几个黑字,与那大而醒目的红叉叉摆在一起,格外不搭调。“刺啦——”手中的笔倏地划破了作业本的一页,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囡囡乖,连希腊国旗都认识了,比阿姊聪明。明天买双皮奶给囡囡吃,好不好?”不经意间,外面阿爸称赞小妹的话,从那紧闭的门缝中挤进来,传到了她耳里,字字嘹亮。这不中听的话使她挑起了眉毛,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

这是她跟阿爸阿妈拌嘴的第五天。

五天的冷战,不过是故意对他们视而不见,将门关得震天响,不让小妹进自己的房间,还有将原先因为怕小妹传染病毒,而禁止放置房间里的小白——一只洁白如雪的仓鼠,也搬到了自己的房间。但对此,爸妈似乎视而不见,好像与先前的她无异,无非过了三五天,又会牛皮糖似的往他们身上黏。而小阿妹呢,照常从托儿所回来,拿着一颗糖,递给她,说这是自己表现好老师奖的,然后就被她一下拍掉了。她关门进了房间,上了锁。“贿赂!”看到小妹那张笑眯眯的小脸,她赶忙将目光投向窗外,恰好看见一只没了尾巴的蜥蜴似的小动物匆匆地爬过,不禁心头一颤,恍若见到什么妖魔鬼怪似的。

她抬头望了望窗外阴沉沉的天空,淅淅沥沥的秋雨,恼得人心烦,丝毫不像刘湛秋《四季的雨》里的秋雨那般端庄且沉静。不久前窗台上枯死的植物盆栽,在雨水的浇灌下,变成了邋遢的一团,看上去黏糊糊的。她不由得匆忙丢了笔,客厅里传来的笑声格外刺耳,饭菜香却诱惑着她那不争气的肚子在咕咕地叫唤着。

索性起身。一回头,一双反射着灯光的眼睛撞入了她的眼帘——一只半人高的小熊玩偶,笑得一派天真,西装革履的,就那样在床头懒懒地靠着。她轻哼一声,一把提起熊的耳朵,往地上狠狠一掷,“王八蛋!”小熊趴着,它不会说话,还是那笑嘻嘻的模样,只是在她看来,这笑容却笑得她有些发毛。

这只熊是她曾经很要好的闺密、现在的“死对头”在她生日那天送她的。当初友谊决裂时,她什么都扔了,唯独留下了这只熊——一段失败友谊的见证。而这次拌嘴,这只熊可谓是导火线。呵,什么都占有一份呢,她想着,思绪不知不觉地飘到了那一幕……

那天她拿着一张70来分的卷子,心情格外低落,回家就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摆弄着这只小熊,崩溃似的紧紧抱着那熊,任由脸上的泪水肆意滑落。就在这时,小阿妹非常不合时宜地进来了。平日,她就非常忌讳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更何况小阿妹还直接相中了她的熊偶。急火攻心,再加上小妹一声声“熊熊,囡囡要熊熊”更无异于火上浇油。盛怒之下,她将小妹推出了房间……那天的事,她只记得那么多了,父母嘟囔着什么已记不清了,小妹断断续续的哭声恍若来自另一个时空。也不知怎的,自己就吼叫了一句什么,随后就冲出去将小白连同笼子一起抱回来。然后,又是习惯性动作——重重地关门,上锁。

思绪忽然断了。她看见窗外有几个放风筝的孩子,下意识地想起很久以前,一家三口踏青去放风筝。

原先那满腔的火不知何时灭了,她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床上。

窗外渐渐暗了下来,如血的斜阳将最后一抹光晕洒在窗棂上。偶有几声鸟鸣,是那落了队的孤雁。

她重重地扯上了窗帘,盖住了黄昏的景色。然后,坐回桌边,思索着老师布置的作业。手松松地握着笔,咬着笔杆,对着目视之处一行行字思忖着。对于一看到密密麻麻的小字就头疼的她来说,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并不能让她将烦乱的思绪暂且搁在一旁,反倒是愈发像奶奶每年织毛衣时搓的那个毛线球,愈来愈大。那一个个字如一个个蹦跳的音符,跳跃着,在她眼前渐渐模糊了。

她忽然想起早晨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的情景。

班主任小叶老师是一位很年轻的姐姐。比起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师的健忘和絮叨,小叶老师的活泼与热情更让她钟爱。小叶老师那总是年轻的一身宽松牛仔裤的形象以及她的心理也更贴近他们一班同学。

大多数时候,小叶老师总是如沐春风,脸上一笑带出的两个梨窝显得格外温柔可人。但是,今晨小叶老师找她的时候,那严肃的表情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她的小叶老师吗?没有笑容的小叶老师,让她添了几分莫名的不安与惶恐。

“若曦,老师一直知道你是一个很有灵性、很聪明的孩子。你看,入学考成绩班级前五,足以证明你的优秀……”

“但是,最近有很多任课老师反映,你课堂上没有特别专注,作业十分潦草,还经常不写。马上就要月考了,老师希望你能早日找回原来那个状态……”

“如果有什么困难,老师会帮助你的,好吗?若曦……”

……

小叶老师一直看着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最后拍了拍她的肩。她低低地嘟哝了几声,迅速逃离。

……

她思忖着,低头望了望身上穿着的校服,那校服的衣角仍微微向上卷着。早晨,她一直听得心不在焉,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衣角。这些话,其他任课老师也都说过,于她只是老生常谈。

更何况,她真的有困难,老师怎么帮得上?她自嘲地笑笑,摇摇头。

肚子开始不听使唤,有气无力地叫唤着。腹中空空如也,如同她此时虚浮的心。

一把抓起零钱包,也不披件什么外套,就这样径直冲出去了。不知怎的,一见小妹她心就不那么舒畅了,而且就连餐桌上家常菜的香味,也在诱惑着她的鼻子和嘴巴。

小跑在黑漆漆的街道上,不远处那一束光亮在摇曳着的地方,便是她要到的小吃店。点上一份五块钱的蛋炒饭,凑合地使着那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油光的好像从来没有洗过的筷子。若在家中,从不会这样,干净的碗筷以及喷香的饭菜,惯得她吃这些点心时常是如同嚼蜡,不知其味。

心神不宁的,她敷衍地吃了几口,便嫌弃地不想再吃,抽身离去。

空旷的巷子里时不时传来几声诡异的猫叫,在阴影里凝望着那一幢幢楼房的她,倏尔感到心底有些落寞——那种沉沉的感觉,压得她幾乎喘不过气来。

淡淡的茶香从不远处一家小店飘来,再度勾起她肚里的馋虫。那熟悉的味道,使她加快了脚步。

那是一家名叫“茶事谙”的奶茶店,店主是一位很年轻的哥哥,约莫二十岁吧,店里设有紫檀木的桌椅,平添几分古韵。这地方让她有莫名的熟悉感,却又记不起、抑或不想记起是何时曾路过。她点了一份双皮奶,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淡淡的茶香散发出暖暖的气息,使这个秋夜的寒意微微散去了一些。店员端上了双皮奶——它盛在小巧的白瓷碗里,乳白色的奶豆腐,极好的光泽,如一汪春水,谁也舍不得触碰,怕是惊扰了这份难得的静寂。几颗饱满的红豆,在漂浮着的一层奶雾里若隐若现。

……

“乖乖先坐这儿,阿哥买好东西给囡囡吃,好不好?”一个少年牵着一个小小的扎着一根冲天辫的可爱的小女孩,走进了“茶事谙”。少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示意她先坐好。但小女孩却从座位上跑出来,嘟起嘴,“不要不要,囡囡要阿哥牵!”小女孩仰起圆嘟嘟、粉嫩嫩的小脸望着那少年。少年不禁失笑,从店员手里接过一碗用白色的小瓷碗盛着的双皮奶。他一手端着,一手牵着小女孩的手:“囡囡乖,回家有得吃啰!”出了店门,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

不知怎的,她的眼中淌出了泪水。那个少年,那个她一直以为忘却的少年——她的表哥,此刻又再度从上了枷锁的心门后跑出来。那个会陪她笑,陪她哭,任她闹的少年,那个无论自己做了什么都笑眯眯待她的少年,在半年前一个阳光灿烂得让人眩晕的夏日,搭上了一架飞往国外的飞机,从此开启了崭新的大学生活……

“服务员,再来一份双皮奶,打包的!”

她回到家的时候,繁星已经给夜的天鹅绒幕布镶上了一层花边,路灯也已亮起,一点点昏黄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平和的夜。她知道这个时间点,小妹还在闹腾地要吃喝,要看少儿频道的七点档,而阿爸阿妈一定陪在一边,像她小时候一样,哄着。想到儿时的乐趣,她攥紧打包的袋子,手不由得紧了一紧。

方才在“茶事谙”的袅袅茶香中,她回忆起了好多好多。想起那时候无忧无虑、很天真地以为自己就是童话中的那个公主,有父母和表哥来做勇敢的骑士;穿上现在想都不敢想的公主蓬蓬裙;吃上一碗用白瓷碗盛着的双皮奶;在父母和表哥的宠溺下,任情肆意地撒娇,撕过表哥的作业本,涂过父母的课外书……那时的她比现在的小妹要淘气得百倍千倍,但父母和表哥依旧对她包容宠爱,尤其是表哥,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流露过现在自己对小妹的脸色。他向来春风满面,阳光灿烂,无论她怎般撒泼,他依旧将她放在心尖尖上宠着。他也只不过比她大了五岁,却早早地懂得关心她。家里人总说,表哥小时候特别懂事,惯得她不像一般老家的那些孩子,金贵得很。如今她和小妹相差了十余岁,却还是像曾经一样我行我素,未免太过于任性。她知道,妹妹就如当年的她,一定会和她一样喜欢甜甜的双皮奶和很多很多的公主故事,然后乖巧里带着任性。

“囡囡,看阿姊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一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招呼。

小妹跑了过来,她注意到小妹身上是她过去穿旧了的小短衬,“来,阿姊抱抱!”小妹抱着她的腿,一阵温热。她下意识一抖,克制住内心的不适,然后从背后变戏法一般,将那个装有双皮奶的打包盒放入小妹手中。“给囡囡吃,囡囡有双皮奶吃咯!”她努力想扬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囡囡真乖,比阿姊乖多了。”她放弃了微笑,终于开口。

她坐在书桌前,记着日记,自从小妹出生以来,她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她想起刚刚读过的卡尔维诺的《分成两半的子爵》,自从小妹来到这个家,她突然就觉得自己成了边缘人。

过了一会儿,她停了停笔,缓缓地站起身,将那个住着小白的笼子抱到自己的书桌上,望着那个小家伙,不由自主地扬起一丝微笑。她伸出手,轻轻叩叩玻璃笼子,被惊动了的小仓鼠,呆呆的,盯着她的那双豆子大的乌黑光亮的小眼睛,显出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好像被她意外地打扰惊了清梦。

“小白呀,你说,为什么我可以把你当作妹妹来看,可是却难以亲近小妹?”

“小白呀,我突然发现,表哥以前也这样宠我,其实很不容易。真的,如果小妹撕了我的作业,我还会像哥哥那样坦然吗?”

……

“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听不懂。”只见那只白色的小仓鼠不再用那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注视着她,而是专心致志舔着自己的爪子,她不由得轻叹一声。虽然今晚着实是给小妹捎来一碗双皮奶,但也是一时兴起,她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冷却了热情。以她飘忽不定的想法,往往上一秒还是阳光灿烂,下一秒就阴云密布,连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自从表哥走后,她就越发觉得自己在悄悄地改变——更加喜怒无常,有时被父母训斥一顿后,好几天都会心情阴沉。也许她也知道,那个一直以来甘心为她做保护伞的那个少年离她远去,那么外界的风雨也开始淋在自己身上了。对于一向好胜心极强的她而言,小妹,只是惊蛰中的一场春雨。将来,会有更大的雨打湿她的双翼,让她负重难飞。

现在的她,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份小小的双皮奶,一个小小的巢。

黎明时分,红日乍起。曦光给床上少女柔美的睡容,镀上了一层金光。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指导老师:金庆伟)

创作感悟

不知不觉,文字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初始时,本以为它会经不住岁月的侵蚀,没想到能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每每翻看幼时的文集,总为那稚嫩的天真而不禁浅笑。最初的喜欢纯粹是为了好玩——竟有那么一種神奇的东西能展现我所有的情思。于是,渐渐地就喜欢上了这种名为“文字”的东西。信手一写,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我本是一个任性的人,喜欢无拘无束,肆意挥霍自己的笔墨。即使现在亦是如此。于我而言,稚嫩的笔迹就是用手勾勒想象的模样,编织起彩色的泡泡,学会与练习试卷的现实抗衡。文字,是我信赖的另一方天地。

彭子淇访谈录······

Q1新作文:你对写作的看法是什么?

彭子淇:于我而言,写作是一种释放。很多时候,纯粹是自娱,以求内心的平衡和自由。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最大的幸事,莫过于看着自己笔下的人或事逐渐丰满起来,成为自己所想象的样子。

Q2新作文:在写作中,你最大的感悟和收获有哪些?

彭子淇:我的最大收获和感悟,就是在写作的过程中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影子。经常写文章可以让我的才思更敏捷,也更容易发现生活中的美好。同时,写作可以释放自己的情绪,或悲或喜,这点滴的记录就是永久的纪念,也是人生的一笔财富。

Q3新作文:平时喜欢读些什么书?有没有最喜欢读的书?最喜爱的作家?

彭子淇:我本人看书看得比较杂,什么书都喜欢看,但最痴迷的就是中外长篇小说了。最近几乎疯狂地迷恋上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常常读得泣涕涟涟,它再现了中国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陕西百姓的生活纪实画面,有着厚重的历史感。

Q4新作文:对同样喜欢写作的人,说点什么吧?

彭子淇:像我们这个年纪,写作最重要的就是写实。虽说写作三分实七分虚,但这一切都是基于生活,然后再高于生活。有人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我觉得这话说得很对。当务之急,就是要学会从身边最平凡的事物入手,让它散发出不平凡的光芒。当然,这就需要我们留心观察了。别忘了,日常的阅读和积累也十分重要。

Q5新作文:想对《新作文》说的话。

彭子淇:读小学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新作文》,很贴近我们的生活,是我们成长的良师益友。上了初中,对《新作文》的热爱仍旧未改,非常感谢《新作文》这次能给我这个展示自我的平台,将我的拙作和与我一样喜欢的文字的朋友分享。祝《新作文》办得越来越好!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