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 » 正文

麦芽糖和头发

琦君

每次梳头发梳得不顺心,梳到右边偏偏翘向左边时,就只想拿把大剪子,咔嚓一下,把不听话的一缕头发剪下,也马上想起了甜甜软软的麦芽糖来。

麦芽糖跟头发有什么关系呢?是我贪吃麦芽糖,把它粘在头发上了吗?不是,是因为小时候,我常常剪头发换麦芽糖吃。

每回听到卖糖的“咚咚咚”摇着拨浪鼓来了,我就急急忙忙跑到后屋,在母亲装破烂的篾篓里掏,掏出破布、旧牙膏壳、玻璃药瓶等塞在口袋里,再急急忙忙跑到门后大树下,统统交给卖糖的老伯伯。他一样样当宝贝似的收下,然后用那只粗糙的手在筒子里摸两块麦芽糖递给我。糖薄得跟纸似的,一放进嘴里,就贴在上颚的“天花板”上,慢慢融化。我的眼睛总是盯着那个大筒子,舍不得走开。看他竹篓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用糖换来的。

有一天,我问他:“伯伯,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换钱呀!都是有用的东西啊。破布可以做拖把、搓绳子,蜡烛头也可以熔了再做蜡烛,玻璃瓶卖回工厂去。”他摸摸我的头说,“头发和猪毛我也要,猪毛做刷子,头发结發网。”

这下我有主意了。每回母亲梳头时,我都耐心地在边上等,等她梳完头,我就帮她把梳子上的头发一丝丝理下来,用纸包好,等着换糖吃。母亲看我变得这般勤快起来,还直高兴,岂知我是另有用心呢。

可是母亲的头发并没掉多少,要积累好多次才能换来一小片糖。我老是问:“妈妈,你怎么不掉头发?”母亲奇怪地说:“你这个丫头,难道你要妈妈快点老呀?”我连忙说:“不是的啦,是因为……”还是不说为好,怕母亲觉得不吉利,母亲的忌讳是很多的。

于是我想起自己一头猪毛似的头发,又粗又硬,拨到东边,翘到西边,好难看啊。就躲在房间里,对着镜子从里面剪下一撮,再把外面的盖下来,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一次次剪多了,短头发就像茅草根似的冒出来。母亲看到了,觉得好奇怪,问我:“你的头发怎么了?”我结结巴巴地说:“太多了,好痒,剪掉一些。我看二婶也是这样从里面剪的。”她大笑着说:“傻瓜,二婶梳头,嫌头发太多不好梳。你是小孩子短头发,怎么能这样剪呢?再剪要变成瘌痢头了。”我只得供出来,是为了要换麦芽糖吃。母亲想了想,说:“不能再剪头发,我来找东西给他。”于是找出我小时候的旧衣服、鞋袜等,包在一起交给我,我好高兴啊!

卖糖的又摇着拨浪鼓来了,母亲叫我把东西给他,自己却又捧了满满一大碗的米,走到门前大树下送给他,说:“再给我一片,我要供佛。”老伯伯说:“小妹妹这一包东西就很多,不要米了。”母亲说:“要的,要的,这是大米,熬粥给孩子们喝才香呢。”

老伯伯摸了三大块厚厚的麦芽糖给我们,高高兴兴地走了。母亲望着他的背影说:“那点破旧东西能换几个钱呢?看他好辛苦啊!”

我咬了一口糖,另两块捧到菩萨面前供。想起老伯伯接下母亲那一碗米时脸上快乐的笑容,觉得嘴里的麦芽糖格外香甜了。

发稿/小静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