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作文 » 正文

医院绑架案(五)

秦艺菲

前情提要:绑架案嫌疑人阿瓦姆被警方抓获,维克托警长在审讯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阿瓦姆最终交代:绑架案有幕后指使者,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同时,警方并没有完全排除奥格的嫌疑。


咔嚓。

“谁?谁在那儿?”哈特警惕地坐起来,朝门口问道。

一名清洁工走进来。

脸上戴着一只蓝色的清洁口罩,手上戴着黄色橡胶手套,身穿深蓝色工作服,推着一辆金属清洁车……

没什么异常。

哈特重新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畢竟他的伤口仍一阵阵疼痛。

很快,清洁工就打扫到哈特的床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哈特感觉脸被什么东西猛地捂住了,紧接着,一阵古怪恶心的味道钻入他的鼻子和嘴巴,他还没来得及叫喊……

没有知觉的哈特被扔进清洁车的麻袋里。

哈特猛地惊醒,潮水般的黑暗包裹着他,他的后背一阵冰凉,剧烈的头痛提醒了他———他是人质。

哈特异常紧张。“出去!出去!”强烈的求生欲一次次冲击着他的心脏和大脑。紧接着,哈特发现,自己被紧紧地捆在一把椅子上,无法动弹。

哈特疯狂地扭动身体,尽最大努力活动胳膊和腿。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的他感觉胳膊和腿上火烧火燎的,就像被放在太阳暴晒后的柏油马路上摩擦一样。

不过哈特已经顾不上了,毕竟比起活命来,这点“小伤小痛”算不了什么。

也许是哈特用力过猛,也许是他扭动幅度太大———“砰!”椅子直接向后翻倒了。他的双手由于被绑在椅子背上,直接被压在了椅子下面。椅子翻倒的瞬间,哈特发出了一声尖叫。他强忍着每移动一下都会传来的剧痛,一点儿一点儿向外挣脱着双手,并趁机把捆住手的不太粗的绳子在地上摩擦着。

过了一会儿,哈特感觉手腕上的束缚感减轻了许多。他两手往左右一挣,绳子便彻底断开了。哈特立刻觉得轻松了许多,再加上刚刚扭动时,身上的绳子已经松了些,他便两手抓住绳子,身体向下一使劲,从绳套里挣脱了出来。

哈特揉了揉疼痛的双手,用那双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仔细打量着四周,很快发现这个房间地板上唯一的一扇活板门,无论他怎样拼命推拉捶打,门都好像被死死地钉在地板上一样,纹丝不动。仅有的一扇窗户也被封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缝隙。哈特刚刚燃起的希望的火苗被绝望的冰冷的海水浇灭了。可是,求生的欲望仍填满哈特的心。“不行,再怎么说我也要试一试!我怎么会被一扇窗户打倒?”

哈特用仇视的目光死盯着那扇窗户,铆足了劲,一拳打过去。窗户没什么动静,哈特的手却撞得生疼。但为了逃出生天,他使劲甩了甩手,不顾疼痛,咬着牙再次挥拳。窗户上震落下来许多灰尘。看到这一拳起效果了,哈特更不顾一切,一拳接一拳地打在窗户上。

“吱,嘎吱,吱呀呀。”窗户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哈特也越来越拼命地击打着。“砰!哗啦啦———”坚硬的窗户竟然就这样被哈特用拳头打破了!此时哈特的拳头已经异常青肿,有些地方甚至变成了紫色,还有好几处绽开了血口子。

他顾不了那么多,准备赶紧从窗户爬出去,可猛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发黑。他意识到,这么久没吃没喝,又消耗了如此大量的体能,自己恐怕要晕倒了。

这时,他竟然听到爸爸和乔的对话声。是幻听吗?不,这声音那么熟悉,那么真切!

“爸爸!乔!我在这里!快来救救我!”哈特拼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

(未完待续)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